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老无所依》中象征手法的运用


□ 李 川 刘 青

  《老无所依》是一个猎人、杀手和警察的故事。故事的社会背景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美国西部,猎人意外发现了一箱美钞,却让他成为杀手的目标。杀手受雇踏上寻找美钞、追击猎人、肆意而无规则的杀人的行程,年迈的警察,一生的信念就是缉拿真凶,他追查着杀手和猎人,但每次都是迟杀手后一步赶到。追逐的游戏在三者之中展开,但是,结局不是传统的以暴制暴、英雄战胜邪恶,也不是邪恶布满全局,而是从人性的角度描述在死亡面前,杀手、警察真实的选择,一种现实的生存状态:猎人死了、杀手伤了、警察退休了。影片在观众的诧异和失落中结束了。
  整个影片的结构由三个人,三条线索互相穿插进行,但从开篇就不具有逻辑性,情节上有很多缺失的地方,而这些缺失的地方都需要观众用情绪与思考连接起来。这不是一个传统的暴力惊悚篇。影片的主旨通过影片中蕴含的象征寓意,来引发人们的思考。
  
  一、象征的涵义
  电影语言中的象征,类似于一个设置给观众的谜语,是感性与非感性的重合。艺术家通过运用象征的手法,使得所表达的与想表述的形成一种比拟,而这种比拟通常会在观众的脑中行成一种抽象的理念,会因为观众不同而理念不同。而我要探讨的是在《老无所依》中,导演是如何运用视听语言的各种手法来表现象征的。
  
  二、运用多种视听语言手法孕育象征
  1.用人物造型、道具来演绎象征。导演科恩兄弟从一开始就用幻灯片式的镜头,把观众带入西部的荒野,一幅幅静止的画面荒蛮、凄凉得让人发怵,紧接着是由贾维尔•巴登扮演的杀手奇古出场,其外形和杀人工具都让人不寒而栗。一张类似中东人的脸,牛眼圆睁,裹尸布般的发型,暗黑色的着装,似笑非笑,这些无不令人联想到死神。当他用气瓶杀人时,就好像圣职者以十字指于教徒的前额,象征的意味表露无疑。一系列的造型和道具布置都不仅为以后的叙事即奇古的无故的杀戮埋下铺垫,当观众之后一看到奇古,一看到气瓶就会立马绷紧神经。
  2.流畅叙事——融合象征。独具匠心的镜头语言,行程简练含蓄的风格。导演所孕育的象征都不是强假定性的。整部影片没有让你觉得突兀的地方,也没有不理解的地方,以往的电影表现象征总是在缺失的前提下让观众费解,而科恩兄弟则是在观众理解的基础上缺失情节来表现状态。这种镜头叙事也非传授式的,它需要观思维的介入,这是吸引住观众、让其精神紧绷的一个很好的手法。很多类似题材的影片,热衷与使用闪回把各个片段串联起来,《老无所依》没有。这又是科恩兄弟的一个高明之处,他们通过具象和情境让观众产生联想,让闪回发生在观众的脑海里,而不在银幕上。举个例子说明,“血迹”这个具象最早出现在猎人追逐被射伤的鹿的时候,有一个特写。而后,在旅馆外杀手射伤猎人后,也出现了特写。先是杀手跟着血迹找猎人,在猎人占据主动的时候,还是根据血迹追踪杀手。当警察赶到凶案现场,最先注意到的就是一团血迹。这个具象让观众把三条线联系在了一起,同时也隐喻着之后出现的依据血迹追踪的场面于开篇别无二致。人与人在追逐的过程中沦落为猎人和猎物的关系——杀与被杀,捕与被捕。并且,角色是互换的。
  3.交叉蒙太奇——体现象征。本片中的剪辑干净利落,暴力与恐惧随着凌厉的剪辑和音效体现得淋漓尽致。片子里长于10秒的镜头很少,一旦出现长镜头,一定是强调荒凉或者是积蓄爆发前的张力,而影片中真正动手的一刻,往往是猝不及防,人死以后,镜头又立即转到下一个故事或者支线,绝无拖沓。而本片中人们期待的高潮部分是用交叉蒙太奇来表现的,深夜,贝尔来到已被查封的旅馆,车灯将贝尔的影子放大在墙上,一种莫名的恐惧迅速袭来,镜头快速的切换在两个人脸上,那是屋内与屋外的对峙,画面的张力由此突显,反复的切块更加深人们的悬念,观众期待一场象征着邪恶与正义的拼杀,然而影片并没有将这种气氛的较量变为真枪实弹的血拼,因为,贝尔与齐古任何一方的死亡都会破坏影片一直维持的均衡态势。科恩兄弟做了一次完美的折中,两人都在自己意义上得到了生存,但贝尔沮丧的选择了退休,那是一种逃避的象征,而齐古则在一次车祸后竟没有动杀念,那是一种宽恕的象征。逃避和宽恕都需要勇气,前者是绝望而后者是“觉醒”,绝望与觉醒之间,两人不约而同的否定了自我,而传统的正义与杀戮也就此被颠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