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不是后马克思主义者,我是马克思主义者”


□ 王 杰 徐方赋

  特里·伊格尔顿(Terry Eagleton),1943年生,英国曼彻斯特大学艺术、历史与文化学院“爱德华·泰勒讲座教授”,英国学术院(The BritishAcademy)院士。伊格尔顿是英国当代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家和文化理论家,先后在剑桥大学、牛津大学任教,曾任牛津大学“托马斯·沃顿讲座教授”,他的著作已有10种中译本,其中《马克思主义与文学批评》、《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理论》、《审美意识形态》、《理论之后》等在我国学术界有广泛影响。伊格尔顿的近期著作包括:《生活的意义》(2007)、《怎样读诗》(2006)、《神圣的恐怖》(2005)、《英国小说:一个导论》(2004)、《甜蜜的暴力:悲剧的观念》(2002)、《文化的观念》(2000)、《后现代主义幻象》(1996)以及《文学理论导论》第三版(2008)等。2008年5月2日,正在曼彻斯特大学从事访问研究的南京大学文学院王杰教授和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外语系徐方赋教授在伊格尔顿的办公室对他进行了学术访谈,应《文艺研究》编辑部的要求,现将访谈整理发表,以飨读者。
  
  王 杰 伊格尔顿教授您好!首先,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访谈。我想从您的著作《理论之后》在中国的影响谈起。一方面,您的这部著作在中国学术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我所工作的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级研究院2006年先后邀请了三个著名的外国文学理论研究专家盛宁、王宁和张旭东前来讲学,他们不约而同的议题都是您在2003出版的《理论之后》。我很想了解您写这本书的主要意图。另一方面,中国文学理论和美学界自2006年以来开展了一场关于“审美意识形态”与马克思主义关系的讨论。很有意思的是,这个讨论涉及到对Aesthetic ideology这一概念的理解,这个概念也是您1990年出版的一本书的书名。我是这本书的汉译者之一,但有中国学者认为我把书名给译错了。我想请您谈谈aestheric和aesthetics这两个概念的区别。
  伊格尔顿 我认为从意识形态的观点看,美学是一个很含混的概念。它既能服务于统治者的权力,也能够表达艺术作品的力量,能够表现某种解放了的未来。因此审美意识形态不仅仅局限于马克思主义,但我可以说关于审美意识形态的著作大多属于马克思主义范畴。至于aesthetics和aestlleric的区别,我想两者并没有像你刚才所说的那样有很大不同。aesthefics通常指艺术研究或关于艺术的科学;而aestheric可以作形容词,比如aesthetic experience(审美经验)。就作为名词而言,两者经常可以通用,谈到美学研究或者艺术研究时,我们用aesthetics;但如果谈到一个人关于艺术的观点,则可以用his aesthetic,即他的艺术观念。我想这是两者惟一的区别所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