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地书》中有一个真实的鲁迅


□ 刘绪源

  (《文汇报》社,上海200041)

  2005年版的《鲁迅全集》,对《两地书》中的鲁迅原信有新的处理方式。对此,倪墨炎批评说:“《两地书》不但每封信的内容前后交叉,不可分割,而且在成书过程中,两人共同编辑、抄写、修改、发稿、校对,版权页上贴许广平印花等等,是一部典型的合作著作。……但是新版全集书信部分的‘定稿专家’……将它作了‘粉身碎骨’的处理:‘粉身’,将鲁迅、许广平的信拆开,剔弃许广平的全部书信;又将鲁迅书信‘碎骨’:逐封按时间先后分插到写给其他人的信件中。这样,在新版全集中,已无法找到世上存在过的《两地书》原信本。”(见《(真假鲁迅辨)序》)这话说得有点刻薄,但问题是确实存在的。我还有一个担心,今后的读者(尤其是读书匆忙的硕士、博士)发现全集书信部分既有鲁迅这些信,况且还是“原信”,就不再细读《两地书》了。我以为这是得不偿失的。因为在我的眼中,《两地书》是研究鲁迅的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如果说,最能反映本真的鲁迅内心的书,第一要数《野草》,那么,第二,就非这本《两地书》莫属了。

  人们不会忘记,在《三闲集》里,有一篇《怎么写》,鲁迅在此中批评了那些把“日记”“家书”印行出版的做法:“《板桥家书》我也不喜欢看,不如读他的《道情》。我所不喜欢的是他题了家书两个字。那么,为什么刻了出来给许多人看的呢?不免有些装腔。幻灭之来,多不在假中见真,而在真中见假。”不要以为鲁迅在编《两地书》时忘了自己说过的这段话,这话虽写于1927年,但编《三闲集》却是1932年春天的事(4月24日编讫),也就是,比编《两地书》(1932年夏开始抄改『日信)只早了三四个月时间,几乎是编完这本不久就编那一本了。所以,鲁迅不可能忘记自己刚刚编好的书中批评别人把家书印给许多人看的做法。既不忘又要印,作为一个异常认真的人,就只能有一种解释了,即他相信自己这本书决不会像那些前人一样“装腔”。他在《两地书》的序中说:“如果定要恭维这一本书的特色,那么,我想,恐怕是因为他的平凡罢。”又说,“给将来知道我们所经历的真相,其实大致是如此的。”平凡,也是真实的另一表述法。作者是用各种方式,反复强调书中有着自己的“真相”。

  这里再补充一点,我看重鲁迅当年悉心编辑改定的《两地书》,甚于后来出版的那些原信、原本之类。我的眼光也许有些可疑:既要了解本真的鲁迅,为什么反而不看重当初所写的原信呢?其实把原信和鲁迅的编定本对照一下就会明白,鲁迅删去的有不少是纯个人的调侃和情话之类,这些在他看来,的确是不必“刻出来给许多人看”的,否则他就和那些被他批评为“装腔”者没有多少差别了。后来的编者或子孙们有的却并未深谙他的苦心,或者只想着这些东西一印出来就会有很大的销路吧,于是大印特印。真正有心的读者,对此是不会感到快慰的。当然,更重要的是,原信在当初即写即寄,多年后由鲁迅本人郑重地抄改一过,其实就是对当初的思想笔墨作了再次的确认。因本来是写给最可信任的人的私信,所以把自己内心真相谈得极为坦率;现在又经再度推敲,这就比他其他文章书稿更为可观。这里的“当初”与“现在”,横跨了鲁迅的“前期”与“后期”,我想这也足以证明,“后期鲁迅”对于前期的自己,显然并不觉得有多么不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学术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学术月刊 Tags:鲁迅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