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江暖小小说三题



  尴 尬
  
  老杨与我是中学同学,很多年不来往了。中学同学无论男女,都是可交往一辈子的人。那个年龄,实在是最纯洁的年龄,还没学会虚呢。
  我因为装修房子,要找个中转暂住的地方。母亲的意思还是住平房。于是,就托好几个人找,没想到三下两下竟被介绍到了他的院子里。
  乍一见,我几乎认不出他了。
  我们最后一次见,是十年前的同学聚会上。聚会就设在老杨开的饭馆。那时的他挺拔,潇洒。那饭馆少说也有二十张桌子,且吃客满满,不用猜也知道钱挣得相当可以。要不然他哪儿来的这般英姿?
  不少人和他调侃:小杨,纳妾了吧?
  他并不回避,自自然然地说,金屋藏娇也不错啊。说完,扭头看了一眼收银台里坐着的女子
  我把眼望去,那女子虽是低着头,也可看到是位颇有姿色的。她似乎察觉了,赶紧就把脸趴了下去。
  老杨特意放着“蓝色多瑙河”,这音乐虽说与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场面不怎么协调,可也不能说人家老杨没品位
  总之,老杨是春风得意的。我回家就和先生说,看人家老杨……
  
  这次再见老杨,让我吃惊不小。只见他虚胖,肚子重重地往下垂着。脸色紫黑,也许是浮肿,眼袋几乎把眼睛封上了。比实际年龄要足足老十岁,与十年前判若两人。
  我关切地问,你……很忙吧?
  他神情尴尬,挤出来点笑容,模糊不清地啊啊着。
  我又问,生意可还好?
  他依旧不哼不哈,恰这时我先生推门进来了。我忙介绍说,这就是我常提起的老杨。
  我先生这人不会掩饰,当场愣住,脱口而出,不是英俊小生吗?
  又一阵尴尬掠上老杨的脸,我忙把先生推进屋。
   下午四点,大门外进来一个女人,直奔北屋。从后影看,衣装相当入时。她进屋后,就传出一阵阵干活声儿。但凡女人一听便知,这活儿干得利落,轻快,有条不紊。这期间,老杨的儿子放学,吃饭,然后又归于安静。那孩子开始温习功课了。女人将衣服搬出来洗,都是贴身穿的内衣,一律白色,件件用手洗。洗得透亮,看不见一点发黄,不一会儿就晾了一院子。
  母亲看着一院子的衣裳说,衣服洗得多展映,这女人可是个有数的。
  老杨的老婆我没见过,现在我很好奇,很想看看她的脸,她仿佛知道我在注视她,打定主意似的始终没有转过身来。
  早上,天刚亮北屋就有动静了。一会儿,就看见老杨的儿子干干净净,打着饱嗝出来了。还没出街门,那女人追了出来,低着嗓子说了声,忘了拿苹果了。
  在她转身要进屋时,瞬间我看见了她的脸,五官相当平常,皮肤很白。
  八点半,我上班。走到院子中间,不想那女人也正推门出来,我们都是一愣。我先说,是嫂子吧?她似乎对这称呼不太习惯,眼睛愣愣地看着我。
  我又赶紧自报家门。她“哦”了一声,没有话说。有些尴尬了。我抬头,见她化了浓浓的妆,看不清本来的模样。
  我们一前一后往街上走。我又搭讪,您在哪儿上班?
  她扬起头说,我不上班。
  这话让我好生诧异。看她冷得脸上挂着层霜,只得说,我要晚了,您慢走。便匆匆逃离了现场。
  后来才知道这女人千篇一律地早上八点半走,下午四点回来。她不工作,干什么去了呢?
  到了星期六,儿子在家,八点半女人也没有走。十点半时,大门外进来个男人,手里提着两大包食物,直直进了北屋。
  接着,屋里就响起了儿子,女人,那陌生男人的欢笑声。
  午饭后,儿子,女人,陌生男人走了出去。回来的时候把我从梦中惊醒,听见那儿子意犹未尽地说着:下回我唱叔叔唱的那首歌……
  第二天是周日,大约十点,女人搂着儿子走了。又是留下了老杨,他只能留下。
  这回,儿子是午后回来的,当然是吃过饭了。整个下午北屋里一片寂静,儿子要做功课,所以安静是合理的。直至下午四点那女人一个人回来了,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了家门,屋子里立刻响起了做饭,收拾屋子的声儿。
  他们的日子就是这么过着。
  显见,老杨是这个家庭生活中的配角,基本上没他什么事儿,出局了。怎么成了这样?我替他着急。隐隐地觉得老杨一步步向黑暗走去。
  有一天,母亲说手切了个口子,去北屋寻创可贴,屋角里的一张窄窄的小床上坐着脏兮兮的老杨,手里紧攥着酒杯,已经醉得听不明白母亲说的话了。
  
  一年后,我们搬走了。
  步入中年的人爱聚会。同学又聚在一起。这次没有老杨。
  聚会上,在和老杨走得近的同学那里,我才知道老杨家事的原委。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