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江暖小小说三题



  尴 尬
  
  老杨与我是中学同学,很多年不来往了。中学同学无论男女,都是可交往一辈子的人。那个年龄,实在是最纯洁的年龄,还没学会虚呢。
  我因为装修房子,要找个中转暂住的地方。母亲的意思还是住平房。于是,就托好几个人找,没想到三下两下竟被介绍到了他的院子里。
  乍一见,我几乎认不出他了。
  我们最后一次见,是十年前的同学聚会上。聚会就设在老杨开的饭馆。那时的他挺拔,潇洒。那饭馆少说也有二十张桌子,且吃客满满,不用猜也知道钱挣得相当可以。要不然他哪儿来的这般英姿?
  不少人和他调侃:小杨,纳妾了吧?
  他并不回避,自自然然地说,金屋藏娇也不错啊。说完,扭头看了一眼收银台里坐着的女子。
  我把眼望去,那女子虽是低着头,也可看到是位颇有姿色的。她似乎察觉了,赶紧就把脸趴了下去。
  老杨特意放着“蓝色多瑙河”,这音乐虽说与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场面不怎么协调,可也不能说人家老杨没品位。
  总之,老杨是春风得意的。我回家就和先生说,看人家老杨……
  
  这次再见老杨,让我吃惊不小。只见他虚胖,肚子重重地往下垂着。脸色紫黑,也许是浮肿,眼袋几乎把眼睛封上了。比实际年龄要足足老十岁,与十年前判若两人。
  我关切地问,你……很忙吧?
  他神情尴尬,挤出来点笑容,模糊不清地啊啊着。
  我又问,生意可还好?
  他依旧不哼不哈,恰这时我先生推门进来了。我忙介绍说,这就是我常提起的老杨。
  我先生这人不会掩饰,当场愣住,脱口而出,不是英俊小生吗?
  又一阵尴尬掠上老杨的脸,我忙把先生推进屋。
   下午四点,大门外进来一个女人,直奔北屋。从后影看,衣装相当入时。她进屋后,就传出一阵阵干活声儿。但凡女人一听便知,这活儿干得利落,轻快,有条不紊。这期间,老杨的儿子放学,吃饭,然后又归于安静。那孩子开始温习功课了。女人将衣服搬出来洗,都是贴身穿的内衣,一律白色,件件用手洗。洗得透亮,看不见一点发黄,不一会儿就晾了一院子。
  母亲看着一院子的衣裳说,衣服洗得多展映,这女人可是个有数的。
  老杨的老婆我没见过,现在我很好奇,很想看看她的脸,她仿佛知道我在注视她,打定主意似的始终没有转过身来。
  早上,天刚亮北屋就有动静了。一会儿,就看见老杨的儿子干干净净,打着饱嗝出来了。还没出街门,那女人追了出来,低着嗓子说了声,忘了拿苹果了。
  在她转身要进屋时,瞬间我看见了她的脸,五官相当平常,皮肤很白。
  八点半,我上班。走到院子中间,不想那女人也正推门出来,我们都是一愣。我先说,是嫂子吧?她似乎对这称呼不太习惯,眼睛愣愣地看着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