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月珠


□ 冯 慧

  古城民间传说,容家院地下埋藏着数不尽的金银财宝,特别是那个价值连城的明月珠,至今还藏在容家院的某一个角落。公元二十一世纪,开发商金毛看中了这地段,容耀宗高低不肯搬,成了著名的钉子户。容家最终能否守住自家大院呢?
  
  一
  容耀宗家是旗人,祖上是正红旗。老祖宗从遥远的科拉沁草原跟随着满人入关,最后留居在中原。据说容家的祖上好像还沾着点皇亲国戚,家底殷实在古城颇有名气。到了容耀宗父亲这代,虽说不能跟祖上比,但靠着祖上的积荫,就是扫扫家里的墙旮旯,日子照样也能过得滋润。只是容家有个遗憾,容老爷年近半百,一直膝下无子。容家大太太整天在家求神拜佛吃素念经,喝神水贴黄符神经兮兮的,也没见肚子鼓起来。容老爷子五十岁的时候对大太太彻底死了心,就纳了一个小妾。这个妾叫小喜,是个汉人,原本是戏班子里学艺的一个小戏子,还没有正式上过台。小喜长得眉清目秀,浅浅一笑两个酒窝。有一次容老爷去戏园子看戏偶尔看上了,就跟班主商量买下了。那时小喜才十六岁,但发育得很饱满。小喜的名字是过门后容老爷给起的,下人都喊她小喜太太。大太太看见老爷把小喜太太娶进门,就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任何人不见,连吃饭都让人送。她一个人在屋里哭哭笑笑,把家里值钱的东西东掖西藏,把金银首饰往墙缝里塞,把珠宝藏在地砖下,再后来把送来吃的东西也朝被窝里掖,等东西烂得流了水发出了难嗅的气味才让下人发现。容老爷去她的房间,她神情怪异地哭哭笑笑,让容老爷毛骨悚然,于是容老爷便去得更少了。第二年的农历小满那天,小喜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容府上下像过年一样热闹高兴。而就在这天晚上,大太太用三尺白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容老爷五十多岁才得了这么个儿子,那种喜悦是无法用文字表达出来的,容老爷给儿子起了耀宗这个名字,他期待着这个孩子以后能光宗耀祖。容耀宗小的时候就是让家人给宠坏的。他还在手里抱着的时候,来人必须先叫他跟他打招呼,否则再叫他他就把小脸扭一边去。容耀宗小时候要看戏,容家必须包一排座,因为容耀宗不肯让外人挨着他坐。容耀宗是小满那天生的,乳名叫小满儿。恰巧前街有个姓黄的掏粪工家里也有个儿子叫小满。容耀宗听见街上有其他叫小满的就不干了,他跟他父亲说,我叫小满了,他凭什么也叫小满,就他家那臭大粪味儿也配叫小满?我叫小满他不能叫小满。
  于是容老爷就赶紧派人找到黄家商量,他家儿子能不能改个名不叫小满。黄家人不满地说,我儿子比你们儿子大,小满是我们先叫的,再说现在是民国了,小满这名字又不是犯了皇上的忌讳儿,凭什么我们不能叫?要改也得让你们改。容老爷子只好暗下使了几个钱给黄家说,只要不当着容耀宗的面叫就行了。这才摆平了此事。
  容老爷毕竟年纪大了,在容耀宗十岁那年忽然生了场大病,没有挺过去。容老爷在快咽气的时候拉着小喜太太说,喜儿,我走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满儿,他还没长成人。这个孩子自小没有吃过苦,我怕以后生活有变故,他会受罪。我已经给你们娘儿俩想好后路了。我把家产都买成了房产,以后你们娘儿俩就靠出租房产吃瓦片也能过一辈子,就是以后再难也不至于让容家的后代流落街头。小喜太太攥着老爷的手哭得如雨打梨花,说,老爷呀,你不能就这样甩下我们孤儿寡母呀,你走了我们靠谁呀。可人生在世就如一盏灯,在这个世界上或明或暗地亮着,人死如灯灭,容老爷那盏灯在风雨飘摇中熄灭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