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党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敢问路在何方


□ 陈益品

  我生于1974年,是一个生在大巴山,长在大巴山上的农家子弟,高中毕业就回乡务农,1997年经群众推选成为西方沟村委会主任,2005年任西方沟村委会支部书记至今。
  西方沟村位于宁强县毛坝河镇的西北南,有7个村民小组,139户541人散居在海拔1100米以上的三沟四梁里,曾经是一个山高坡陡,水、电、路不通,土地瘠薄,非常贫穷的村子。空手去毛坝河镇赶集,需要绕几十里山路,单趟就得3个小时,如果再买点油盐酱醋等生产生活用品往回背,一天时间也就浪费在路上了。那些年,村民喂头肥猪需要“八台大轿”才能抬下山,一般都是杀掉以后分块去卖肉,乡亲们生活真是太苦、太不容易了。因为信息闭塞,群众思想僵化,小农意识极强,“放牛耕地,养猪过年”,“烤的疙瘩火,吃的洋芋果”,“男人围着牌桌转,女人围着锅台转,老人围着火炉转,成天妇女骂架一大片。”这些就是当初村里生活的真实写照。一个500来人的小村,上交各种税费款高达15万元,各种欠款8万余元,村“两委会”班子长期处于瘫痪状态,更谈不上公益事业,村内矛盾重重。
  1997年,西方沟村被列为县上整顿的后进支部。当时,我刚从学校回来,年仅22岁,就被群众推选为村主任,有很多不信任的眼光盯着我、议论我,说“一个学生娃娃,能干个什么名堂出来?”但还有更多的人满怀期待的眼神说:“青年人,看你的了。”当时有朋友介绍我到外地去发展,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这么一个烂摊子,我有这个能耐搞好吗?如果能干好,就会取得群众和组织的信任,如果干不好,那将名声扫地,还耽误了我外出发展的机会。对我来说,这将是两种不同的命运。是自己干自己的还是带领乡亲们一块致富呢?我想了很久,突然心头一振,想起小学学过的一篇课文,童弟周有句话:“别人能办到的事,我只要努力,也一定能办得到。”西方沟村需要一个脱贫致富的带头人,我决定拿出男子汉气魄,甩掉书生气息,在农村大干一场!面对这个矛盾错纵复杂的贫困村,我认真分析了贫困的根源,得出的结论是:理顺干群关系,首先从树立群众信心、赢得群众的信任和支持做起。要取得群众的信任和支持,首先得干几件让群众看得见的实事。可是要干事就得要钱,钱从哪来?西方沟村当时一分钱的积累也没有。那时我刚结婚,我知道妻子有点私房钱,就对妻子说:“我想解决村上的电,能不能把你的钱借给我,到电站协调拉通本村的照明线路。”这事得到妻子的支持。我拿着妻子的1000多元钱做路费,多次上门找电力部门的领导,终于达成协议,自己首先带头集资,再动员群众集资,不到一个月全村就集资15000元,拉通了5个小组的照明线,尽管还有两个小组不通电,但西方沟村第一次通上了电,从此,群众看到了希望。
  1998年,我提出对村上破旧不堪的学校危房进行加固和维修,想给孩子们创造一个好的学习环境,这事得到很多群众的赞成,当时村上没有公路,所用材料完全靠肩挑背扛。学校维修是好事,可是需要钱,我绞尽脑汁,四处想办法,突然想到我在党校学习时,认识信访局的局长,就试探着求他帮忙,让他给点支持,请他帮我协调几吨水泥,用于学校维修。这位局长看到我年纪轻,干事业的决心又这么大,就满口答应给我解决5吨水泥。第一次得到了上级组织的支持,为我壮了胆子,增添了力量,更激发了我干事业的信心。群众看到上级这么关心和支持我们脱贫致富,就主动下河背河沙,并把一袋袋水泥背上山。为了节省资金,我和群众一起背运水泥,和建筑工人吃住在工地。当学校粉刷完,我也学会了瓦工,就这样,不到半月,学校6间房子全部粉刷一新。同时,又新添了10套课桌凳。
  办成两件实事,全村群众更加信任我这个年轻的村主任了,这也给了我无穷的力量,使我干事业的信心倍增。
  西方沟村三面环山,村口是悬崖,过去有“摔倒麒麟跸死猴”的说法,西方沟村之所以贫穷,主要原因是交通不便,是村口的悬崖绝壁挡住了我们发展的道路。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村上要发展,群众要致富,首先要改变“人背背篓猪坐轿”的交通状况。但要把公路修进西方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村口数百米高的陡峭峡谷石岩,让一些来村里勘测道路的专家断言这里没法修路,然而,面对大山不服输的我,下决心一定要打开绝壁,修通到本村的公路。道路不通,我们西方沟村永远也改变不了贫困落后的现状。于是,我一个人多次到岩边上勘探,在陡峭山崖边上寻找最佳路线。有一次我坐在岩石上画修路图,附近一个村民以为是谁想不通要跳崖自寻短见,就叫了几个群众悄悄走到我身后,一看是我,惊奇地问我在这儿干啥,我说来看看能不能从这儿修条公路,要是能从岩口上钻个洞,打一条路上来,西方沟村今后就有发展的希望了。当时,那几个人就冲我大笑说“你小子说梦话,公路还修到岩上去了不成”?“老鹰做窝的地方能修路”?“人都不得去能施工”?我把我勘测的线路指给他们看,并说明怎样施工。他们仔细一看后,认为有道理,此事很快在全村传开。父母听到后强烈反对。说:“孩子,你疯了?千古万年的明岩能修路吗?我们就你一个娃,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有好日子过吗?”我知道,父母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可任凭他们怎么说都没有动摇我修路的决心。修路的事一敲定,我就和村支书组织召开群众代表大会宣传动员,拿出筹资筹款方案,制定安全协议,要求全村户户上劳,人均集资100元,当时有很多人不愿签协议书,更不愿交集资款,我带头第一个签,并拿着我家集资的500元挨家挨户说服动员。同时我们又发动村上的积极分子开进工地,先动起来。崖悬岩陡,老百姓的生命大于天,探路、打炮眼得把人放在箩筐里往下吊,凡是有危险的作业我都头一个上,然后才让群众去。群众看到我带头干,这才打消了顾虑纷纷上劳,从腊月十六一直干到大年三十。正月初五刚过,我们又带上被褥、锅碗,吃住在岩洞里。村民挖山不止的举动感动了县上好多部门,他们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县扶贫办给了20吨水泥,1吨炸药;交通局给了2吨炸药;水电局也给了半吨炸药;县工会在财力十分紧张的情况下也给予资金支持。他们的援助,大大鼓舞了全村群众修路的信心。四川万家乡乡长带着群众来到工地,看到施工场面,拉着我的手说:“小伙子,你真胆大,敢干这自古以来想都没人敢想的事呀!你能把这么多群众组织修路,让我们感动,我来学一学西方沟人的精神,你们能战天斗地,精神可嘉。”临走时,他掏出了500元钱给我,让给大伙买杯水喝,并说:“通路别忘了通知我,我还要来看。”就这样,全 村上下齐心协力,只用了短短50天时间,就修通了两公里长的悬崖路。随后我们又用了两个月时间,打通200米崖口上的洞子。今天到西方沟公路,从峡谷底绕着峭壁而上,然后钻过一个200米的石洞子,就上了顶。我们用自己的双手,用钢钎和大锤,箩筐加绳子打开山门,打通了一条让西方沟村改变贫穷走向富裕的路。我知道,修通这条路,全体村民和我一道是冒着风险、吃了苦头的,我的心和全村群众的心始终贴在一起的,他们的苦是我的苦,他们的累是我的累,为了改变贫穷的面貌,我们互相理解,共同努力,战胜自我向困难挑战,我们共同经历了最艰难的日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