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图时代电影影像与剧作的关系


□ 北京 艾 冰

随着读图时代的到来,视觉图像作为人们感知和认识事物的一种方式,一方面在表达质量上日新月异,另一方面也使人们“看”的能力和对“看”的依赖性极大地加强。但这并不意味着读图时代一味的视觉追求会使电影的文学剧作退居其次。恰恰相反,影像与剧作之间开始以一种新的互文、互为修辞的方式出现。具体表现在,影像造型在视觉新鲜感上做更深入的探索,以满足读图时代观众对视觉愉悦的要求。另一方面,剧作也开始转向追求电影叙事的“细节感”,而不再仅仅局限于在情节剧的冲突律上做文章。修辞是一种表达方式上的补充和修饰,其目的是为了使信息传达更准确、生动,并具备特定的感情色彩。

剧作用细节说话

读图时代电影剧作的主要特征是,细节碎片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被大量地编织到情节中去,甚至在有些影片中还作为前景内容被放大表现,而激烈的戏剧冲突反而被稀释在了影片对细节的铺陈之中。比如在《泰坦尼克》中占去影片近一半篇幅的沉船景象。《八月照相馆》中主人公临死前琐碎的生活细节。《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的空中球赛。《十面埋伏》里的游戏——“仙人指路”,也包括电视剧《大长今》里的韩国料理制作工艺。在这些影视剧中,细节甚至开始以段落的形式出现,情节发展被悬置一旁。对它们而言,细节与情节同样重要,叙事结构服务于对细节的呈现。
太阳之下无新事。在如今信息时代则更是如此,再难有什么能让观众感到新鲜的故事了。如今的电影似乎在有意识地超越故事阶段,而把精力集中在对情节主线上的细节场面进行“活灵活现”的展现,把这些细节所具有的情绪效果,或者所可能展示的视觉想象力放在第一位。前者如《孔雀》对人们在那个特定年代下的种种生活细节的描绘,后者如《功夫》等商业类型片对追逐打斗场面不厌其详地铺垫和极具想象力地渲染。甚至像《座头市》、《情癫大圣》等影片,以及以《太长今》为代表的韩剧,所讲述的都是一些老掉牙的故事。但正是一个个极具情绪表现力和视觉想象力的叙事细节,使得这些本来司空见惯的故事主题依旧可以被讲述得生机盎然。姜文在担任戛纳电影节评委时就曾经做过一个比喻:“评价一个厨师厨艺好坏的标准,不在于他是否用了高级材料,而是看他对材料怎样加工。”因此在读图时代,宏大叙事可有可无,但“用细节说话”却是一定要的,细节感成为电影剧作的一大特征。但如何做到细节独特、细而不腻,并且怎样用一个有层次变化的情节主线贯穿这些细节,使影片散而不乱,倒确是这种剧作形式对编剧提出的新考验。许多时候,结局并不值钱,道理也不值钱,过程中的细节才值钱,因为电影真正有感染力的地方正在这里。事实上,“用细节说话”也是最费劲的。

影像追求视觉新鲜感

剧作是对电影在时间维度上的把握,而电影影像则主要是从空间中寻找力量。读图时代要求电影影像必须不断刷新其视觉新鲜感,来生动地呈现剧作所提供的细节,以突破观众对这些细节常态的、缺乏想象力的视觉印象。因为影像较之文字,在提炼世界、将其转变为精神的情感对象方面,似乎是一种更为可靠的形式。因此,读图时代的电影画面在追求表现效果方面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其中,对电脑特技的借助自不必说,基于传统技术的造型手段也是层出不穷,比如降格抽帧、反向变焦、瞬时升格降格、同一镜头内的多画面等。它们在追求影像视觉新鲜感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特征有如下三个:大视觉、形式感、浅阅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