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同年同月生说起


□ 史奇山

  生活中经常会听到这样一句话: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以此来表白情人或者朋友之间那种超凡的友谊。历史上也确有过为求得同死,而演绎出的感人肺腑的故事。
  同年同月生是自己无法控制的事,父母也无法做到,况且做爱的最终自然目的,虽然说是为了物种的延续,但生活中绝大多数的做爱并不是为了生儿育女,现代人更是如此,这多少与自然目的有些相悖的味儿。但这自然目的的异化,也有它本质上的原因,人活的寿命长了,成活率成倍增加,要是人类还死抱着那原始性的目的,地球恐怕也会吃受不起。事实上新的生命大多是在父母的不经意中产生,何时出世为人的权利,不由自己掌管,而死只要自己铁了心,作一次不懈的努力,还是可以做到,历史上也有先例可觅。
  当你走进这里的渔村,稍加留意就会发现,年龄在三十岁以上的人群中,同年同月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特别是几个人口较多的渔村,倒是一个常见的现象,仔细排摸一下,还可以排摸出同一年同一月同一日里出生的男女。
  那个年月,渔民在出海前讲究的东西不少。延兴村的阿得,心中一清二楚,也是最讲究的一个。其中一个做法——在上船出海前他必用红糖水洗身,大多的人只是冲泡一些淡淡的红糖水,擦几下后便用淡水“咯吱咯吱”洗个痛快。阿得却会让妻子冲上一大盆浓浓的红糖水,洗得一丝不苟,指缝都要洗到,别说那裆间的宝贝了。说是不能带着晦气和不洁的身子上船,不然船舱上供着的“船龙爷”会不高兴,海龙王也会不高兴,一不高兴那麻烦就大了,想鱼不来鱼,想虾不来虾,满怀信心而去,空空然而归!细想想,不知阿得是认识到还是没认识到,这种洗也是有它的内在道理:那时他出海少则十天半月,多则一两个月不回家,所抓的鱼,在海上就卖给冰冻大船。在海上这些日子里,海风海浪沐浴得你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是咸渍渍的,太阳好的日子,脸上、身上能结出盐花,汗毛上也是白皙皙的,像是微型的雾凇。船上又没有淡水可供你把胴体大洗一通,只能胡乱地擦几下完事。所以出海前爽爽快快地洗刷身子也就有他的客观需要。
  当阿得载着满船的收获渐渐接近港口时,上岸的心情也越来越急切。收获多的时候他会让船员大放鞭炮,收获差的时候便一声不响地溜进港湾,悄然靠岸。那长长的缆,终于挂着了码头上的缆柱,说到这缆,渔家女常被喻作是那长长的船缆,渔家汉子像似那冲天的篷帆,这是一种文明的说法,说得狂浪一点就有点黄,说是渔家女子那宝地上的一根毛毛就抵得过一条缆绳,吊得了一艘大洋船,何况你一条渔船了,任你帆怎样的气势,一根缆便可以将它那船紧紧系住。老公从海上回来时,急着回家抱一抱妻子的欲望不好直说,用这种迂回曲折的话来表达,无论是黄也好白也罢,多多少少还是表现出了人的自然属性的一个侧面。那船还未靠岸便降下那道棕红色的风帆,他真想丢下一切往家跑,去温一下自己的妻,这是他上岸时最强烈的一个念头。
  然而,为了生存,他必需克制这个念头,要把收获的鱼虾们先处理了。船员们早早把一框框的鱼虾,从舱里搬到了舱面,船一并上码头,早有汉子迫不及待地架起了跳板,也用不着老大来吩咐,那一筐筐鱼有条不紊地被排列在岸上,一帮鱼贩子当即蜂拥而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