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竹剑飞小小说两篇


  五味子

  五味子是一名乡下土郎中。五味子不是他的真名,但当地人都叫他五味子。也许他姓伍,又是郎中,跟中药有那么一点关系。他在当地可有名气,而且生在一个郎中世家。他上面至少有三代做郎中。在这方圆几十里的屯子里,从牙牙学语的婴儿到白发苍苍的老人,哪个没登过他家的大门?甚至外乡人都从大老远慕名而来,只要提起五味子,就会想到本地的郎中,就会有一些热心人引路,一直到他家门口。有人叫他爷爷,有人喊他大哥,也有人喊他贤弟,但更多的人都尊称他为先生。

  五味子大多时间都坐在家中,一只手端着茶壶,轻轻地吮一口茶水;一只手搭在病人的脉搏上,仔细地听。好像这个浑浊世界在他的把脉中能够左右逢源,变得清新,日子也过得平淡而舒心。他开的方子常常是药到病除,病人不会再来第二趟。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鬼子大举侵占东北,也侵犯到这个民风淳朴的屯子。随着日本兵的侵略,还有大批的日本侨民。一时间,县城、小镇、乡村都会听到叽里咕噜听不懂的声音。当然了,这些日本人也会生病,而且还由于水土不服,就非要跑到五味子郎中那里去吃几服中药调理。来人穿着和服,彬彬有礼,一个劲地鞠躬致谢,大概也是慕名而来。五味子也忙起身还礼,样子很可笑。有村民看见了就很鄙视,说,这五味子真不是个东西,居然给日本人看病,还这么客气。你是个郎中吗?随便弄点什么药,他们一个个一命呜呼了,他们还敢再来,还敢侵略咱们?

  五味子听了直摇头,说,你们不懂,我只是个郎中,到我这里来的都是病人,我要为他们负责,也要为自己。有人就说他忘本,忘了自己的老祖宗,不是个中国人。五味子没话可说,只是手里拿着一些中草药看了看,他明白这药既可救人,也可杀人。没话可说也是一种淳朴的民风。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治病救人,为别人也为自己。

  一天,保长赶过来,不怀好意地对五味子说,我说五味子啊,他们都说我是个汉奸,可我也是为了保一方平安,曲线救国。保长抓了一把中草药,放在鼻孔下闻了闻,然后放回去,说,我跟你一样,治病救人,嘿嘿。

  五味子瞪了保长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将保长闻过的那些中草药从匾中拿出,随手抛弃在墙角落。

  保长见了,随口说,你这是干什么?不能这样啊?咱俩要团结。

  一日,一个日本军曹在保长的陪同下来到五味子家中,说,你,五味子,现在就带领村民马上赶到前线,参与抢救皇军伤员。皇军正在和东北抗日联军作战。军曹态度很傲慢,不容五味子有半点讨价还价。

  保长低三下四,在一边鼓动说,五昧子啊,乡亲们都集合完毕了,专等你发号令昵。

  看来这一关是很难逃过了,五昧子心里想,如果不去,那乡亲们的生命就很难说,自己倒是无所谓。五味子淡淡地看着他们。日本军曹和保长,看着太阳慢慢地落山。他看见明晃晃的刺刀,看见日本军曹那一脸的横肉,也看见保长低头赔着笑的脸。这一刻,他居然看到了很多,看到了一生中所能看到的全部内容,但他最熟悉的还是那些中草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