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老“黄迷”的倾诉


□ 沈鹏年

一个老“黄迷”的倾诉
沈鹏年

黄裳在1981年发表的《题跋一束》中写道:“前些日子,好久不见的‘Z’来访(按:正如他在文章中写黄宗江为‘w’、写黄宗英为‘Y’一样,写我的本名凝华为‘Z’)。过去我们是很熟的,不过,从二十多年前开始,就不曾再遇见过。因此,实在可以说是久违;也因此,可以说明我们的开始认识,是在三十多年以前,也算得上很久很久了。”还说:“z是我的一位老读者,又喜欢书,第一次介绍他来的是风子,即著名的新文学版本学家和《书话》的作者唐弢。”该文最初发表于香港《新夜报》和北京《读书》月刊,先后重复收入《翠墨集》、《过去的足迹》、《黄裳文集》等多种单行本,可见黄裳对《题跋一束》的爱重。
确切地说,由于我早在上海树民中学熟悉的唐弢的热心,他在寓中特设便宴,邀请黄裳、陈钦源和我共三人,席前主人作介,筵中相互交谈,我们开始建交,迄今六十余年。

一、我是当今“资深”的老“黄迷”

黄裳在文中写道:我是他的“一位老读者”。确实如此。因为从1938年8月4日他以“宛宛”笔名在《文汇报·世纪风》发表小说《玲玲》以来,我几乎搜集和阅读了黄裳的全部作品。读后苦心保存。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寇进入租界后挨户查抄抗日报刊,我特地购买了不少日寇出版的《大陆新报》和《新申报》,把发表黄裳文章的《文汇报》、《大美报》、《正言报》等抗日报夹在中间,混过了敌伪的耳目。抗战胜利后,黄裳在《文汇报》发表《旧戏新谈》、《金陵杂记》等专栏文章和《三审周逆作人》等长篇报导,我又全部搜集保存。《文汇报》被反动派查封后,我把它藏在工作单位永大染织厂郊区的纱布仓库中。1957年黄裳被“错划”右派,我因黄裳揭发也受到牵连审查,组织上命令“上交右派书籍”。我的习惯:凡是喜爱的书必购复本,一本阅读,一本珍藏。我除被迫上缴了几册复本应付外,把所有的黄裳著作装箱后由爱人专程运到家乡洞庭山中的老屋,深锁密藏起来。
因此,黄裳“惧祸”而自毁的书籍、图书馆漏藏而缺失的报刊,由于我及时转移珍藏,躲过“文革”动乱中祖龙之厄,得以保存下来,迄今已有七十年了。
知情者宋涛兄、许爱兴兄、俞元龙兄都说我是“黄迷”——“爱读黄裳作品到了痴迷的程度”。
黄裳写道:“十余年前(按:指‘文革’期间)抄家声里,风鹤频惊。满眼‘封资修’都成祸水,书稿更成身外之物,一夕,并自著书复本多种论秤尽付废品站。书去之后,顿有‘不亦快哉’之感。时移世换,不意又见z君所藏此本,且是黑绸面精装之册,感其辛苦护持,不胜惭愧。”(见《过去的足迹》人民文学版第331页)又据黄裳写给我的亲笔手迹:“……十年前抄家高潮中并此书数十部皆付废品收回站,无少留恋。不意十年后又得见此精装本,以视凝华辛苦护持,滋愧恧矣。一九八一年九月廿九日黄裳记。”两种文字略有增饰,意思则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