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陪读(报告文学)


□ 胡传永
陪读(报告文学)
作者:胡传永


  “陪读”一词究竟生于何时?陪读一事到底始于何年?我不知道。然而,眼下在中国的大地上,大家伙儿在没有商量没有约定的情况下,从悄悄地进行到突然间就成群结队浩浩荡荡轰轰烈烈地行动起来了,他们形成规模形成气候形成一股大潮,涌到学校附近绕在孩子身边,为孩子洗衣做饭恨不得代孩子吃喝拉撒睡的家长们硬是将“陪读”一词演绎得意味深长、枝节横生。它带给人的震惊和困惑,尴尬和无奈,几乎要超过我们能够去冷静思考的极限——
  
  孩子上了高三,就像是鬼子进村了!
  
  中秋节,外甥打电话让我去他家吃午饭。去了,结果登门不见人影,这让我很是生气。本来准备打道回府,想想外甥是个孝顺诚实的人,他不会无缘无故地造成如此差错,于是拨了他的手机号。
  回道:“五姨你不要动,我马上让人开车来接你。”
  开车人把我带到一中附近一所简陋的楼房前,向我指了指二楼。进了屋,看到外甥媳妇正在桌子上摆放丰盛的饭菜。
  见我发愣,外甥这才拍拍头笑道:“忘了告诉五姨,上月底我在这里租了套房子,为了孩子上学近些……”
  吃惊。他们在城里是有房子的啊,而且那座别墅式的套房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前年新造下的,无论是四周的环境还是里面的结构,都是这所简陋的房子远远不能比的。住得好好的,搬个家容易吗?仅仅是为了孩子上学近些?能近多少?越来越大的孩子竟变得连多一点的路都不能走了吗?
  外甥媳妇见我数落她丈夫,就走过来打岔道:“五姨,您可能还不知道吧?你的大侄孙子上高三了!我们在这陪读哩!”“陪读”一词被她说得理直气壮。
  于是“陪读”进入我的脑海。
  不善言辞的外甥扳着手指向我算了一笔账:孩子是走读生,一天六趟,无论是坐公交还是骑车,5里路程一趟按15分钟计算,路上的时间加起来最少是90分钟,一个半小时。这一个半小时,能让孩子多睡45分钟的觉,还能挤出45分钟的学习时间……
  见我苦笑着摇头,外甥媳妇叹声气道:“这个高考啊,搞得中国人神经都要出毛病了……孩子上了高三,就像鬼子进村了……”
  我忍俊不禁,笑她作了这样风马牛不相及的比喻。
  她也笑了,然后向我解释:
  “真的———凡是家有将要参加高考的孩子,没有一个不高度重视高度紧张的,一天到晚就跟要打仗似的……心都吊着!像我们这样的情况还算基本正常,有好多外地的,乡下的,他们为了陪读,背井离乡,妻离子散,还有家破人亡的……(见我用手势要制止她,她哈哈一笑)我吓着您哩———有好多乡下人,母亲来陪读,父亲在家种地或外出打工,留下老人看门守户,这还不叫背井离乡,妻离子散?有在前方的,有在后方的,有挖战壕的,有埋地雷的,有运送炮弹的……这跟抗日战争又有什么区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