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B大校园的火光》讨论三题



《读者导报》编者按:
《B大校园的火光》(《长江文艺》2003.6)在校园引起了轰动。
这是一篇关于情与爱、灵与肉的故事,自然也是一个恒久的话题,古老而又新鲜。传统与现代的碰撞,磨擦出不同的价值观念,孰是孰非?本期“阅读版”刊登一组上海大学和河北大学新闻系师生的讨论,以期引发广泛的思考,形成一条思想的发现之旅。

《B大校园的火光》故事梗概

小说写的是一个名叫杨梦尼的女大学生,是B大校园公认的大美人,曾经在大学生时装表演上荣获“校园模特”的荣誉。这样的校花自然会成为众多男生想与之“亲密接触”的对象,但是,她在爱情上却一直不为任何人所动。尤其是不像有些女孩子那样轻易献出自己的处女之身。由于她几乎成了B大校园惟一的处女,故人送绰号“杨处长”。后来就有些男生要处心积虑地拿下“梦尼高地”,于是成立了所谓“爱情工作室”,专门策划了一些圈套,由一个叫林猛的研究生扮演一个刻苦读书又有绅士风度的好学生,终于通过几个看上去很偶然的小小的事件,打动了杨梦尼的芳心,使她心甘情愿地与林猛发生了男女之事。“爱情工作室”精心设计的“红石山剿梦记”大获全胜,这一胜利成果自然马上被发布到网上,杨梦尼这才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于是她想为自己失去的贞操讨一个说法。可是,这样的事情不仅在学校没有办法用纪律的手段来解决,而且连法律对之也无能为力。最后,杨梦尼只好在一个晚上,自己爬到宿舍楼顶,用自焚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在她身边的一个小铁盒中,留下了一张纸条,写着:“爱情不容亵渎,贞操不容践踏。”

贞操大于生命?
● 郝 雨

傅爱毛短篇小说《B大校园的火光》讲述了一个女大学生为了坚守“纯真”的爱情,或者说仅仅是为了坚守女子的“贞操”,而残酷自焚的故事。这样的故事不仅让人触目惊心,更重要的是极其发人深省。
那么,小说让人深省的又到底是什么呢?对此,不同的人在思考的方向上肯定会有很大的不同,因而对于这样的一个故事也就有了从理论上讨论一番的必要。
首先,我觉得需要提出的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是,一个如此年轻的生命,一个在现代文化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有知识的青年人,却以这样的方式告别世界,永远离开了那么多真正爱她的人们,包括我们的读者们。这是怎样的一个悲剧?
而紧接着的问题也就不能不提出,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值得一个女大学生用生命发出的全部火光来呵护和召唤?又是什么东西这么高于人的生命的价值?
难道就是那个小小的铁盒里所留下的两句话——所谓“爱情不容亵渎,贞操不容践踏”。这就是小说中的主人公用自己的宝贵生命而且是用让生命燃烧成冲天的火光所要维护的东西吗?
我只能认为,这样的做法,顶多是在重演杜十娘等人的悲剧,尤其是那许许多多古代“烈女”们的悲剧。然而,我更感到可悲的是,历史已经到了21世纪,为什么还会在我们的大学校园出现这样的一位“当代烈女”?
其实,从小说中所发生的全部事实来看,在男女主人公之间始终并不存在什么男女在政治身份和社会地位上的不平等问题。小说中的全部矛盾和冲突,归根结底所表现出来的无非就是对于爱情的态度,尤其是对于女子“贞操”问题的价值评价问题。这里需要特别澄清的一个问题是,如果主人公的自焚完全是出于对“纯真爱情”的呵护,如果其中没有搀杂着什么维护“贞操”之类腐朽观念,那么,在“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的价值砝码上,主人公的献身也许还是有些正面意义的。但可惜的是,主人公自焚的动机最终是建立在了“贞操不容践踏”这样的心理基础上的,于是,其全部的献身行为,就毫无疑问地陷入了一种蒙昧和盲目之中。这里实际上必须区分出两个方面的理性内涵:其一是,“爱情”与“贞操”并不是等同的;其二则是,维护女子的“贞操”,与争取男女的社会平等,就更不是同一个性质和同一个层次的问题。
在我看来,一个女大学生为自己的“贞操”而付出生命的代价,这绝不能说是在用生命的火光来呼唤什么女权主义,更不能说是在维护什么男女平等。它实际上的意义却是恰恰相反,因为,这样的对于“贞操”的以命相守,正是表明了这一主人公的骨子里还残存着那种严重的男性中心主义的封建文化遗毒。所谓“贞操”,从根本上说是男性对女性肉体全部占有的腐朽意识的体现。在封建主义时代,女性之所以要不顾一切地保全自己的贞操,归根结底就是要为自己的必须从一而终的“夫”而留全肉体,而且这就是每一个女子必须严格遵守的“纲常”和“妇道”中,最为基本的前提和条件。女子只有终身保全了“贞操”,只有“把一切献给‘夫’”,包括其“夫”死后也要终身为其“守节”,那才是“好女人”。而如果女人一旦失去了“贞操”,那她就立刻成了“破货”(这是封建观念中对失了女贞的女子最常用的说法),甚至是“下贱”、“不守妇道”。而这样的判断标准,不全都是从男性的角度制定出来的吗?说得更透彻一些,这被称作“贞操”的东西还不最终是为男性而保留和奉献的吗?如果说,维护了女性的贞操就等于是在维护女性与男性的平等,那不就等于是在说,守住了“贞操”的女性,其人格和人身的价值就是尊贵的,就是能够与男性处于平等地位的;而一旦失去了“贞操”,其女性之身包括其人格,就已经成了“污秽”之物,就被“脏污”了,因而也就不能够再与其他人处于平等地位了吗?这样的价值标准难道是现代文化观念的题中应有之义?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