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在路上流逝


□ 曾 哲

那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郁闷的初夏,我肩挎一个背囊、怀揣几百块钱,独自从北京到了内蒙边境。放羊、放马一个多月后,告别草原向黄土高原走。沟沟峁峁过去,走戈壁、通天河;然后走天山北南,翻昆仑进雪域高原;藏北、藏南、藏东;入川西邛崃山、大凉山;之后是泸沽湖、滇西北、阿佤山、勐腊;黔东南苗岭、侗寨;最后,一叶小舟到了广西,九万大山、大瑶山……走迷过,走丢过,愉快过,半死过。在好客的民族村寨,我常常要住些日子。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生命在路上舒畅地流逝。我管这叫漂泊,把我写下的文字叫漂泊文学。开始把散文称漂泊笔记;小说称漂泊小说或笔记小说。后来发现叫什么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写作让生命流逝得舒畅。
走着,我常常回头,幽静空荡没有人。我常常疑惑:自己是不是这条路上的最后一个?更多的时间,我把上路叫赶路,把路赶得乱跑,东一条西一条。不管多少,我只选择面前的这条。左右分岔出去的,看也不看。当然面前的这条,不一定是阔达的,不一定是平坦的。心思不定,平也不坦,阔也不达。
路这家伙其实比我走得快,有时晃晃悠悠摇摇摆摆;有时颠颠跳跳一路小跑;有时伤心得千疮百孔;有时一览无余平铺直叙;也有时一闪而过距离远了,细细的看不清楚,可山口一转弯又见到。路有时湿淋淋,像一个恸哭的孩子,泪花闪烁,汪着淌着。只有风只有阳光,才能让它慢慢舒畅。路有时仰起疙疙瘩瘩的脸,和你对话,你攀爬的腿脚就会酸痛,呼哧呼哧喘着气地缓下速度。但你尽管记住,有上坡就有下坡,慢慢来,甭急。路可以青春不衰,路能往复来回。低去了你去,高上了你上,山岭峡谷由你凭你。路因为自由,所以神往,所以天助。路的脚印重叠,厚厚一层,有向前的,有去后的。路也有突然夭折,突然阻断突然不知所向茫茫然的时候。路有悲欢离合,路有分道扬镳。路熟悉天熟悉地熟悉每一块岩石每一棵青草,每一条江河每一座峻岭。路似乎没了家。
我一直不停地赶下去,把路赶得扭来扭去;赶得丢出了视野。赶得我去找,却像路一样不知所以;赶得我找见了却又丢;赶得我丢了又去找。好几次,想多几条路,让自己选择一下,可你脚下偏偏就这么一条。
到广西北部湾海滩时我突然领悟,不是我在赶路,是路在赶我。那是北回归线以南的一个炎热的夏季。掰开手指算算,离开北京,一年有余。
故事就在这里发生。从时空上讲,我是先进大瑶山,后到北部湾的。而那个战争更比我先到——战争总在我们想象之外地先期而来。所以故事就这样编排下去。编排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残存在人们心里的那种战争状态。
《香歌潭》的雏形出现在1992年,那时只有几千字,10页不到的稿纸,一直积压在心头,我时不时地翻看其中的某页,但都不曾拿掉。这次再看,已经变黄,还散发着一股怪味道。
十几年来,我一次又一次走上高原,一次又一次走进西部。就是脚板与身心在荒瘠的海拔4500米的高度揣摩,一天要走40多公里时,那种战争状态,也会时隐时现地困扰我对安居的心情。......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