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孔子和坛记》的西夏译本


□ 聂鸿音

  《孔子和坛记》是中古时期在我国西北地区产生的一部道家俗文学著作。其汉文原本已佚,唯西夏译本尚存。前人已经发现该书的叙述线索套用了《庄子·渔父》,本文则进一步指出其汉文原本的撰成时间应在唐代中叶以后,内容为佛、道两家思想的杂糅,且作者的文化水平不高,这是唐宋西夏时代佛教与道教世俗化的反映。文章最后利用西夏译本对相应的汉文底本进行了构拟,希望能为西夏学和古代河西俗文学的研究提供基础资料。
  关键词:西夏 翻译 道教 俗文学 庄子
  
  上世纪30年代,聂历山从科兹洛夫所获的黑水城文献中发现了一部用西夏文写成的俗文学作品,题为《孔子和坛记》,记录的是孔子、子路和一位“老人”之间的问答,老人用道家思想批评了儒家的主张,最终使孔子折服。聂历山正确地指出了这部书并不是西夏人自撰,而是从某部现成的汉文著作译成西夏文的,只不过相应的汉文原本没能保存到今天。从那以后,学界再没有得到有关这部著作的任何消息,直到2000年,克恰诺夫才公布全书的照片并进行了详细的研究。他在研究中进一步发现,《孔子和坛记》套用了《庄子·渔父》的叙事线索,两者间有一些相似的情节和思想内涵。本文的目的是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略作补证,希望能为西夏学和古代河西俗文学的研究提供基础资料。
  
  一
  
  据克恰诺夫介绍,《孔子和坛记》1909年出土于内蒙古额济纳旗的黑水城遗址,今藏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圣彼得堡分所写本部,编号HHS.№3781。全书一卷,为蝴蝶装写本,首缺,现存部分凡72个半叶,纸幅7.5×13.5厘米,无边栏,每半叶5行,行8至10字不等。西夏字为楷体,前后两部分并非一人所抄,后一人书法不佳。原件保存不善,入藏后虽经修复,但有几叶的残字难以复原。卷尾最后一行的日期已经缺损,克恰诺夫据现存的几个字将书的抄写年代考为西夏元德四年(1122),可以信从。
  这本书的卷尾保留有完整的书题,西夏字写作“孔子和坛记”,对应的汉字是“孔子和坛记”。聂历山和克恰诺夫都把其中的“和”译成了“和解”(HpHMHpeHHH),给人的感觉是孔子和老人在学术主张上的矛盾得到了调和,这恐怕与书的主旨略有不符。《庄子·渔父》开篇说:
  孔子游乎缁帷之林,休坐乎杏坛之上。弟子读书,孔子弦歌鼓琴,奏曲未半。
  成玄英疏:
  坛,泽中之高处也。其处多杏,谓之杏坛也。琴者,和也,可以和心养性,故奏之。
  显然,“和”在这里指的是琴,所以西夏书题的实际意思应该是“孔子琴坛记”,也就是记录了孔子在杏坛上弹琴时所发生的事情。
  在考证《孔子和坛记》汉文原本的成书年代时,克恰诺夫注意到书中提到了楚国诗人屈原,他由此认为汉文原本的出现时间应该晚于屈原在世的公元前3世纪,有可能是汉朝初年(前206-220)。在我看来,克恰诺夫显然把《孔子和坛记》汉文原本的成书时间定得过早,这大概是因为他在研究中利用的主要是《庄子》的俄译本而非汉文古书,而事实上西夏译本里已经为我们提供了一些线索,如果将这些线索与古籍中的相应记载对比一下,就可以看出其汉文原本的成书时间不会早于唐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研究 Tags:孔子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