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究竟不敢说


□ 吴 俊

  短篇小说之所以难写的一个主要原因,当然就在一个“短”字。一般要在数千字内,交代出“完整”的故事和人物。通常以为,短篇小说并不写出完整的故事,而是只写出一个片段。其实,任何一篇好的短篇小说,最费琢磨的还是如何貌似“片段”地写出一种“完整”来。“片段”是技术性的,“完整”却是目的。这个完整的目的,又不尽然是指故事的完整,表面上看,故事倒是并不完整的,而是暗示着短篇小说往往也有一个核心的理念,以前,我们将之叫做中心思想。不管是理念还是中心思想,也就是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说是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比理念或中心思想的说法要更准确。因为所谓意思,往往有些模糊性和暧昧性,这种模糊性和暧昧性就生出了小说的文学性及其准确性;而理念之类,却常会受到理解方面的局限。
  范小青是短篇小说的高手。在两三年前的一次会上,我说相比于长篇小说的写作,范小青更明显的是已经完成了她的短篇小说艺术。无论从片段的技巧,还是完整的写作目标来看,范小青的短篇小说水准都已经相当稳定;我们期待的是意外的惊喜。
  《你要开车去哪里》的小说篇名,好像与小说主要情节的玉佩故事不太相关。但因为子和太太的车是用玉佩变卖得来的钱买的,玉佩的故事就和小说篇名(或小说题旨)发生直接关系了。子和的玉佩本来是很灵的,至少它对子和的心来说是很灵的。可是,自从子和太太拿它出去估了价后,即便知道了它的不菲身价,子和却在身心两面都觉得它不再灵光了。这块玉佩不再是子和的贴身贴心之物了。直到有一天,玉佩终于被遗失了。有点像是贾宝玉失了那块通灵宝玉人会变得失魂落魄一样,子和也开始恍惚起来。特别是在他得知古玩店的无数“山寨版”玉佩的真相后,更是感觉到完全无望了。这也就导致了后来玉佩虽然失而复得,但子和的幻灭感却再也无法消除。他对它的信心已经丧失且再也无法建立了。满世界标了价的赝品彻底摧毁了子和心里无价的真。最后,玉佩变成了子和太太的小汽车。不过,有点残酷的是,建立在小汽车上的幸福生活并没有延续多久,由此引发的一场车祸倒是加剧了正常生活的毁坏。当初的玉佩折磨过子和,现在,轮到小汽车使子和太太精神失常了。那辆象征幸福生活的小汽车被风吹雨打太阳晒,终于锈得面目全非了。现在再来看小说的篇名,你要开车去哪里?开着这辆锈迹斑斑、面目全非的破车,我们还能去哪里?作者看来是颇有些悲观的。她让我们明白,精神的纯粹性是如何地离我们远去,我们的真情、理想和我们的生活本身,是如何一步步深陷坠落的。所谓幸福,曾经的幸福,不管是子和还是子和太太,原来都是脆弱之极。
  作者长于描写日常生活的情状,能够深入到人物的心理中去。这在子和夫妇的言行关系中都能看得异常分明。作者的叙事又是平和的,冷静的,有点像是在谈家常。但作者的心机却也无处不在。玉佩的故事缠绕着俗世的人情世故,一路走来,清清楚楚,仿佛没有曲折,没有波澜,却又实在并不平静。其中有对人心的揣摩,也不乏想象的事理逻辑。短篇故事的进展尤其需要作家巧妙的构思。像范小青这样的写法,在一种戏剧性的情节即车祸的推动下,小说轻松地实现了叙事的转折,陡然间故事就走向了尾声。但一切又显得那样自然。作家的许多小说都采用了类似的蓄谋惯技,这其实也是短篇小说的一个秘密,只是对作家会有些挑战,一不小心,便会露出吃力不讨好的生硬马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