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年导演需要国家资助


□ 李芝芳

青年导演需要国家资助
李芝芳

新的一年刚开始,国家广电总局便出台了对青年导演拍片给予资助的政策,今年将对徐静蕾、张扬、贾樟柯、陆川等16位青年电影导演每人给予50万元作为新片的制作费用。尽管50万元不算多,但作为启动资金对于年轻导演寻找其他资金有着很大的促进作用。据说,国家广电总局正在计划设立青年导演基金,拟每年资助8至10位青年导演,这一举措对于发展国产电影无疑是大有益处的。
一个国家的电影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年轻导演的创新,世界电影发展史上“法国电影新浪潮”、“美国新电影”等许多史实不止一次地证明了这一点;而国家对青年导演的资助也一直存在于各国电影的创作之中。当年正是德国“青年电影基金会”承担了资助青年电影导演创作的任务,才使得“德国新电影”得以形成发展。今天,韩国等亚欧国家在政策上同样对青年导演大力倾斜,尤其是在电影生产机制发生了根本变化的中国和俄罗斯,这一点尤其突出和难得,这是因为:
第一,电影创作机制改革后,国家投资往往给予资格较老或名声颇高的老导演,年轻导演却很难得到,俄罗斯上个世纪90年代国家对电影的投资几乎全给了德高望重的老导演。
第二,电影成为产业之后,青年导演的创作一下子很难赢得票房,他们拍片的资金来源也就成为一个难题。尽管有个别例外,如俄罗斯青年导演兹维亚金采夫拍摄的投资40万美元的《回归》在威尼斯获得两个金狮后,在国内外获得了760万美元的回报,而我国青年导演宁浩去年用低投资拍摄的影片《疯狂的石头》也获得了很好的票房;但是大多数青年导演的作品却既没获奖也难以收回成本,这些导演在寻找后续拍片的资金方面难上加难。
第三,表现现实生活,是青年导演创作的主要题材。在我国如此,在俄罗斯也一样。就我国而言说,统领电影票房的,除了冯小刚的贺岁片,基本上是古装片或武侠片;而青年导演的创作大多关注现实。尽管他们开始创作时,题材多为非主流,表现的是边缘人物,但是他们正在进入主流,如贾樟柯的《三峡好人》等;而这正是国家提倡的和观众期待的。
正因为如此,国家对青年导演的创作给予政策上的倾斜是必要的。俄罗斯的这种政策是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开始实施的。据俄联邦文化电影署国产电影发展局局长拉扎鲁克介绍:目前,俄罗斯导演的电影处女作是在国家资助下拍摄的。尽管在这方面承担的风险很大,也有很多失败,但政策依旧优先考虑处女作者。从90年代末开始,俄罗斯已有150多个青年导演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长故事片,而短片的处女作者人数则更为庞大。
资助青年电影导演的另一个原因是青年导演在电影语言创新上的活力。最近几年,俄罗斯能参加国际电影节的,除了欧洲人喜欢的导演索库洛夫的影片之外,几乎全是青年导演的作品。不仅仅是《回归》,许多处女作同样获奖频频,诸如彼得·波波戈列波斯基和鲍利斯·赫列勃尼科夫导演的《科克杰别里》,在莫斯科国际电影节获评委会特别奖;安德列·费奥多尔琴科的《最初在月球》,在威尼斯电影节获奖;小格尔曼(老导演格尔曼的儿子)的《最后一班列车》,在大小不同的电影节获得多个奖项;安德列·克拉夫丘克的《意大利人》,被俄罗斯推荐追逐奥斯卡外语片奖;阿尔焦姆·安东诺夫的《暮色》,在蒙特利尔获奖;谢尔盖·洛邦的《灰尘》,在莫斯科电影节引起极大关注;安娜·梅利克扬的《火星》,在柏林电影节放映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