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案情


□ 张贤春(土家族)

  那天傍晚,夕阳镶山,透进办公室的阳光,还是那么滚烫。空气好似凝固一般,电风扇开到最高档,吹出的风也还是热乎乎的。

  刚处理完打架斗殴案件回来,最不希望听到的110电话,又急促地响个不停。上午,土地乡报告:一家五口昨天深夜被炸,三人遇难。下午,金钱乡村民报案:放学的小孩,在路上捡到水果糖,吃后两人死亡。加上前两日发生的案子,全局能出动的警力,已全部出动,连实习生都已满负荷用上。

  我希望这是一个骚扰电话——这种虚惊一场的事,在我们110时有发生:人车赶到报案事发地点,却是风平浪静;再赶往报案的公用电话亭,已是人去机空。这一现象,直到后来安装了监控,才有所改观。此时,我却是多么希望对方问:“你是119吗?”

  很遗憾,来电显示,是我老家所在管理区的车载电话。

  “喂,公安局吗?……找岳月强。”我刚抓起电话,对方喘得像刚跑完百米赛,在那边喊着。

  “我是月强。你找死呀?私人电话也打110!”我有些气愤。“二哥,是我……我是月盛。”

  “听出来啦。死人啦?火急火燎的。”

  “易婵死啦!”

  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寡言少语的少妇形象,但无论如何都无法与死亡联系在一起。我急切地问:“怎么就死了,上星期我回家不是还好好的吗?”

  “被人强奸后,用被子捂死的。你快回来看看。”“保护好现场,我们马上就来。”

  放下电话,我拨通了分管局长的手机。他指示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立即组织人员前往。我又通知大兴乡派出所,先去维护好现场。副大队长一行准备就绪,我们在街头吃了两碗米粉,给每人拿了一包香烟,坐上闷热与汽油混合得令人有些窒息的吉普车,匆匆开往大兴乡。车轮转起来后,从窗口挤进来的凉风,使人清爽了许多。他们在说什么,我无心去听,我也沉默着不答话。过去的事,一件件零乱地在头脑中闪现。

  易婵是月盛的妻子,月盛是我二叔的独儿。月盛上有一姐,下有一妹,都相差三岁。前后中间本来还有一哥一妹,都因生病,一个三岁时死于脑膜炎,一个两岁时死于出麻疹。月盛小时极得二叔宠爱,只差要星星不会给月亮了。寨上的果子没熟,月盛就上了树;谁家的猪羊瘸了腿,十之八九是他所为;时常将火炮用拇指和食指掐着,点燃后甩出,或任其在指前爆炸。每每听到,二叔就说:那崽崽,就是胆子大,要整着哪儿怎么办!

  有两件事,按二叔的话说,险些使他断了香火。

  月盛五岁那年初夏,一连两天不吃饭,时而还呕吐。二叔抱他找了土医师,不行;又急忙到十五公里外的大兴医院。化验结果:食物中毒。一问,最近吃的东西,除了自家的饭菜,只有坎上那家的花红。

  二叔从医院回来那天中午,二娘说,坎上那家花红确实洒过药,前几天那女的在院坝高声吆喝:我的花红洒了敌敌畏哟,各家把小孩儿管好。二叔一家当时在吃午饭,没有很在意。二叔说:她家那花红是金子!二娘说:人家熟了也可以卖几个盐巴钱。二叔就对月盛说:不要去摘人家花红!月盛当时就“嗯”了一声。后来一想,要不是吃时已洒过两天,药已开始失效,二叔吵架时,就再不能粗声大气地骂无儿户是“断尾巴”了。

  二叔越想越气,血往上涌,浓眉倒竖,两眼圆睁,抄起一根竹竿,骂骂咧咧就朝坎上那家走去。“老子操你先人,你狗日这花红值几个钱?吃了该多少你问老子要,犯不着害我儿子。我家月盛就是我的心肝宝贝,老子受苦受累不吃不穿都是为了他。我月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一家也不要活了。惹老子犯毛了,一把火把你这庙房烧了。”二叔一边骂,一边绕着院坝那株茂盛的花红树乱打。一树灰绿的花红,满树黛色的树叶,随着竹竿挥舞,花红朝院坝四周跳去,树叶纷纷飘落在地。先前一片浓荫地,此时铺满了残枝败叶,残枝败叶上,是斑斑点点的阳光。那家人,可能自知理亏,也怕身似李逵且是亡命徒的二叔,忍气吞声,没有出屋。二叔也在我父亲的劝说下,一路骂着回了家。

  俗语说: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多在阵前亡。月盛在读小学二年级时,出了另一件事,使他的野性大为收敛,变得乖起来。

  那天,月盛放学回来,从他舅舅家牵来喂养不久的黑狗,蜷曲卧睡在院坝边的柿子树下。月盛把裤子脱到脚弯,朝狗撒尿,那狗惊醒,龇牙咧嘴瞪着他。他一脚踢去,黑狗飞起来,朝他命根子咬了一口,他惊叫两声,晕倒在地。

  二叔从堂屋跑出来,见此情景,抓起一根扁担,朝狗飞奔而去。那狗惊恐着,跑过四五栋房子,又朝寨外跑去。二叔从寨中追到寨外,又绕了几根田埂。前面是狗在狂奔,后面是人在猛追。狗累得吐出长舌,人累得汗如水泼。那狗跳进一条干河沟,头触在石头上,一时未能翻过身来。二叔跳进河沟,抡起扁担砍去。不知是狗命太长,还是人软无力,那狗惊叫一声,向他猛扑过来,扁担已无用武之地。二叔丢下扁担,双手在狗扑向他面部的瞬间,紧紧掐住狗的喉咙,猛烈将狗头向石头上撞去,直到狗爪停止在他脸上身上乱抓,渐渐地抖动、抽搐,二叔才无力地躺在沟里。也就是一瞬间,我父亲后面赶去帮他时,他又翻身起来往回跑。

分享:
 
更多关于“案情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