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说出轨的都是坏女人?


□ 积雪草

  精品男人让我无路可逃
  
  那时候,我和周子恒结婚快三年了,我们像两只勤快的工蚁,在都市里一刻不停地来回奔波,可是仍旧没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
  最初的浪漫和激情被捉襟见肘的生活磨砺得粗糙起来。有时候为了一点小事儿,我会和子恒吵闹个没完。娇纵、任性、掉眼泪是我最有力的武器,每次子恒都会缴械投降,低声下气地给我赔礼道歉,然后对我说,亲爱的,抱一个。
  每次吵架的愤懑都会在子恒的拥抱中化解,所以精神上的快乐还是多过物质上的匮乏。有道是“贫贱夫妻百事哀”,道理是有,但也不尽然。我和子恒的目标只有一个:挣钱,挣很多的钱,买房子。为此,我不断地跳槽,换工作,期待挣很多很多的钱,然后买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按照自己的意愿装扮我们的安乐窝。
  我跟朋友去参加一个私人派对,遇到了秦川,他在一群人中远远地看着我,微微地眯着眼睛。朋友附在我的耳边说,他是一家私营企业的老板,生意做得很大,是化工业的骄子。我忍不住回头看他,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年轻、沉稳。我们还在为一间房子省吃俭用,奔波操劳,而人家已经功成名就。
  他见我看他,就举起手中的杯,冲我点头示意,我受宠若惊地报以一个明媚的笑脸。
  之后,我又一次跳槽,竟然跳到秦川的公司,除了意外,还有一份惊喜。以秦川这种企业家的气魄,必会人尽其才,让我充分发挥特长,让我多拿奖金,以加快我买房的步伐。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安排我做一份办公室文秘的工作,轻松悠闲,但薪水少得令我意外,我有些失落。
  秦川有应酬的时候,总会带上我一同前往。我拒绝,他便笑,有加班费的啊!没办法,我只好去。其实即便没有加班费,老总叫我去,我敢不去吗?除非不想做这份工作了。好在和秦川相处令我感到非常舒适,他不会强我所难,也不会勉强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儿。逢到有客户敬酒,他亦会帮我巧妙地推掉,实在推辞不了,他便帮我代劳。好感就那样一点一点在心中滋长,终于疯狂如野草,什么都不能阻挡,越过了最后的底线。
  我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儿,我和子恒是大学同学,相识相恋到结婚,前前后后也有十年的时间了,彼此除了爱情还有一份亲情,可是我竟然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儿。
  面对子恒,我心虚得不敢看他的眼睛,用加倍的好对他,以最快的速度辞职,换了新工作。子恒疑惑地问我,做得好好的,怎么又换工作?我闪烁其词地说,薪水太少,这样下去猴年马月才能买上房子。子恒不再追问,我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秦川并没有因为我换了工作而放过我,打电话、发短信,甚至在我下班的路上等候我,火辣辣的情话和那种不管不顾的劲头,像个多情的少年。我除了害怕也有一点感动,终于抵挡不住,答应见他最后一面,他欣喜若狂,在电话中竟然结巴起来。
  都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也包括男女感情上的事吧!我和秦川像一曲华尔兹中的舞伴,他进,我退。退到没有退路的时候,我只是想和秦川说清楚,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真的没有必要纠缠在一起,我不想受伤,也不想别人受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八小时以外》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