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后一位萨满神鼓王


□ 巴音博罗


正是收割季节,焦枯的苞米叶子呈现出深褐的土色,这和沟两边偶尔碰到的乡民脸庞一样,平实地涂在起起伏伏的坡梁上。孩子们一律脏着小脸,呆立在路畔不动。狗会惊恐地吠叫,做出凛然不可侵犯的姿式。而忽然堵住道路的羊群呢,会像那个一脸和善的牧羊人一样,憨憨地咧开嘴,露出被青草染绿的牙。
路上的石头是越来越密集了,整条大沟却才走了不及一半。我和报社的几位记者已经不知第几回问那位乡里派来的向导了。但黑红肤色的向导总是不紧不慢地安慰大伙,快了快了,马上就到了⋯⋯直到车子彻底抛锚,众人又弃车而行,翻过一道矮矮的山坡,眺见半山腰几棵密密匝匝的山核桃树下,几间土坷垃似的草房,心才山雀子似的落回窝巢里。
萨满是通古斯语的音译,即巫的意思。在古代,北方——尤其是我的故乡辽东一带的乡民,大多都是旗人,都信萨满教,驱病祈祷必请神。萨满跳神在民间也称“烧香”,还叫“耍单鼓”,多在秋后农闲时节,表演形式十分复杂,经过漫长而微妙的千百年间的演化过程,广泛吸收了其它姊妹艺术的营养,如二人转,大鼓书,皮影戏,民歌小调等,已由最开初单纯求神祈祖的一种祭典,变成了现今自娱自乐的艺术。香主(亦称坛主,即请神儿人家的户主)在秋后冬闲请香,往往既不是因了生病遭灾而祈神还愿,亦不是为了敬祖酬神办置红白喜事,简单地说吧,就是为了一个娱乐和热闹,所以开鼓时,几面大小皮鼓一响,亲朋睦友,街坊邻人,过路的宾客,三屯五里的男男女女,皆扶老携幼赶来凑趣儿。滚小鼓,摆腰铃,翻跟头,拿大顶,抡两节棍,耍霸王鞭,演至高潮时,金鼓齐鸣,灯影憧憧,节奏骤紧时看客和演者会同时爆出一声吼,给平日寂寞的小山村的穹空平添一份神秘。
“来啦来啦。”一行人刚刚走到篱墙外,那位十里八村有名的单鼓王早已迎至门外。我们鱼贯而入,进了屋门,乱纷纷落座,向导一边挨个介绍,大家一边寒喧,主人早端来冼净的山梨、煮熟的花生待起客来。
我趁机细细端祥那位早有耳闻的萨满单鼓王,却是一位清瘦、平常的乡下老汉,黄白面皮,旗人常见的单眼皮,眉毛疏淡,仿佛从来就没生出过似的,只是一双鹰眼,在细密如核桃皮一般的皱纹中炯炯有神。我知道这样一张脸一旦戴上雕翎装扮的神帽,必然神采飞扬,非同凡俗。
而他的胖墩墩的老伴一直胆小地缩在屋角旮旯里不吭一声,他脏头脏脑的小孙子倚在门框上,呆呆看记者架起的长筒照相机的镜头。那时正是秋日的午后,阳光充沛,天气燠热,黄泥草房的木格子窗牖全都敞开着,不断有山雀子的啼唤和蝉的鸣声传进来。
“我是四代传承咧⋯⋯”老鼓王伸出黑皴的四个手指,晃了晃,开始讲述他苦苦学习单鼓演唱的历史。他那张古稀之年的脸隐藏在下午强烈光线的阴影里,又时常被嘴里喷出的烟雾弥漫住,显得既遥远又虚幻,仿佛是远古的神灵开口言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