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冬的孕育


□ 范光华

  范光华

  如果春天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那鲜艳的花朵就是儿童脸上灿烂的笑;如果夏天是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那青青的草地,碧绿的树叶就是青年身上充满活力的朝气;如果秋天是一个踌躇满志的壮年,那金色的菊花,红色的枫叶犹如壮年骨子里的那份成熟,那饱满的穗子,那沉重得不想挪动的果子,就是壮年血液里沉淀的财富。

  那么冬天呢?是风烛残年的惋叹?是悲风卷着残阳的无奈?是徘徊在挽歌中最后的眷恋?

  不,冬天绝不是这些。其实,冬天才是最美的。冬天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美人,无限灿烂,无比朝气,无穷收获。

  我痴迷于冬季那圣洁的美。那纷纷飘落的雪片寂然无声,悄悄落在你渴求的掌心里瞬间融化,了无痕迹。或者在你的睫毛上绽开一朵洁白的绒花,那瞬间的美丽成了永恒的烙印。覆盖在地上那厚厚的雪毯,那么柔弱,你厚重的脚步从身上踏过,毫无反抗,只把那伤痛留在心里,很久很久才会被抚平。无垠的银色世界绝不是在伪装,也不是在掩盖,而是以其博大的胸怀在包容,包容春的幼稚,夏的轻薄,秋的自满,也包容那些可以理解的冲动。

  我向往冬季那冷艳的美。冷艳的美尤为成熟,更经得住历练。高挂枝头的梅花,在寒风中挺立着倔强的肢体,身披银色的斗篷,脸上的浅浅笑颜耐人寻味。不是轻浮,也不拒人于千里之外,期待一份真爱,期待一份化雪融冰的追求。山茶花隐藏在丛林里,宛若初着婚纱的新娘,眸子中那份含蓄的柔情,只有牵肠挂肚的那个人心领神会。也恰似酷寒中的一团火,在凄冷中喷薄出烈焰,再硬的坚冰也会燃烧。一品红头顶一团燃烧的云霞,是少妇鲜艳的红唇,是待字闺中未染尘埃的红酥手。和你目光的触碰,一下子跌入醉了的冬季,你冷艳的美的诱惑叫人如何抗拒。

  我倾慕冬季那禁锢的美。一颗水珠在滑落的瞬间凝固,那是水晶宫里的冰美人,在静静地沉睡。封动的心无时不在驿动,期待千年等一回的爱情。冬季的蛛丝网是一张张硕大的情网,无数个夜以继日的编织,将许多的梦编入网中,一张网,结一个心结,网住了注定的缘,不是永恒,胜似永恒。那变成了固体的浪花朵朵,一个个静止的漩涡,仿佛宇宙中飞速流转的星云在这里镶嵌。谁能记起她们内心深处的澎湃,其实禁锢的思绪无时不在狂野、在飞扬、在奔腾、在风驰电掣。

  其实,冬季的美不止这些。她的美不止在外表,不止是女性的柔弱,更是母亲的坚韧和博爱。

  雪白的白天鹅在水边的浅草中寂寞地呼唤,孤独地守候,忠于职守,从不疏懒,用自己的体温去孕育,只待来年春天,盘古开天一般打破混沌,一群毛茸茸的小生命破壳而出,在湖面牙牙学语,你用温暖的羽翅孵化春天。

  累了的蛹甜甜地睡了,暂时将千头万绪的操劳放置一边,短暂的休眠,是不是倦了?是不是困了?其实,蛹没有一刻的打盹,它在经历一场煎熬,如一次凤凰涅槃。一次华丽的蜕变,崭新的生命破茧而出。一对美丽的蝴蝶畅游在花丛中,在演绎一段千秋颂扬的典故。蜻蜓滑翔在低低的水面上,透明的羽翅掠过水面,激起晶莹的水珠,如闪电掠过天空,霎时回归沉寂。那些蝉一个个都是歌唱家,组成一个宏大的交响乐队,用天籁之音,讲述一个蜕化而生的传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含笑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含笑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