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可抗拒(中篇小说)


□ 丁邦文

  这是一部有关女人当官的小说,编辑部女副主任汪明娟想官升一级,当副总,便萌生取悦老总的念头,竟瞒着丈夫,一步步地陷了进去……小说揭示当下干部选拔制度中的某种现实,好看而又发人深思。

  一

  马万成胀着一张猪肝紫的脸,阴阴地往编辑部门口一戳,汪明娟就知道糟了。

  电话里,冯微还在石家庄那边哇啦哇啦,汪明娟这边的话筒却慌慌地搁了。

  还是与汪明娟同办公室的小李子聪明,没等马万成开骂,就先拎把水壶,沿着墙边,悄悄溜了个踪影全无。

  “你看你,你看你,事情不好好做,就会一天到晚抱着电话说闲话!别以为你是什么狗屁N大新闻系,再这样下去,我看你这副主任是不想当了!”

  副总编马万成的声音,就像一门大口径火炮,把整个春江日报大楼震得嗡嗡响。一时间,12楼几乎所有办公室都变得鸦雀无声,人们憋着气等待马万成的进一步咆哮,或者是汪明娟的号哭。

  事实上,这时编辑部副主任汪明娟早已满脸胀得通红,两行泪珠正如受惊的小兔子,在那张圆鼓鼓的脸上恣意跳跃。只是,她一再提醒自己:千万别哭出声来,楼里好多人在侧耳听着哩。而马万成显然也被汪明娟的泪水震慑住了。像往常无数次那样,他照例作出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息事宁人状,已经窜到嗓子眼的那些更恶毒的话,也便化成了几句含混不清的嘟囔。

  从内心里讲,汪明娟此时并不感到多么痛苦,也不像别人想象的那样羞辱与愤怒。自从五年前马万成由党校调来报社,更准确地讲,自从两年前马万成分管编辑这一块,汪明娟就算遇到鬼了。但凡马万成情绪不好,或突然觉得什么事不顺眼,就往往在编辑部这一块找毛病。而不论编辑上有了什么差错,马万成既不找主任,也不找具体版面编辑,一律冲着汪明娟来,而且动不动就拿N大新闻系说事儿,似乎春江日报所有问题的症结,或者说她汪明娟最大的错误,就是读了那个N大新闻系。对于马万成为什么老是盯住自己,汪明娟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觉得我也没得罪你,干吗老和我过不去呀!后来,还是邱美琴私下问她:“是不是有回你当着很多人的面,说他马万成有啥了不起,不过是个工农兵学员?”汪明娟一听就傻了,她压根儿就记不起在哪儿说过这句话,说不定当时根本就不是这样表述,可意思却被三传两传搞拧了。有几次,汪明娟本想当面向马万成作个解释,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如何说,又有些担心解释不清反而把局面弄得更糟。时间一长,马万成对汪明娟态度越来越恶劣,汪明娟对马万成也更加反感。

  “妈的,我读N大新闻系碍你屁事!”面对蛮横无理的马万成,汪明娟自然不会完全束手待毙。“猪!猪!猪!”她在内心里重复着对马万成的诅咒,同时设计着种种报复方案。文弱女子汪明娟开始时的报复方案不仅简单,而且幼稚可笑:忽然从天外飞来一枚美国人的战斧导弹,不偏不倚正中马万成的头颅,把他炸个稀巴烂;或者,夜里突发一场12级地震,中心位置恰好就在马万成住的春江花苑28号楼,等等。等冷静下来一想,汪明娟就觉得自己这种报复方案非常无知,与其设计得那样复杂,那么不具备操作性,还不如让马万成下班时遭遇一场车祸,落个半身不遂或命丧黄泉来得简单痛快。当然啦,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诅咒过马万成之后,汪明娟内心里的确好受多了。

  心情一轻松,汪明娟的眼泪马上就止住了。她正准备戴上耳机听段音乐放松一下,办公室主任邱美琴却悄悄走了进来,而且一进来就随手关上了门。汪明娟一抬头,面对的是一块刚刚拧干的粉红毛巾。那块冒着缕缕热气的毛巾,似乎与邱美琴内容复杂的目光一样,同时包含着某些同情、鼓励、期待性的暗示。更要命的是,那毛巾的颜色、款式,本身就显得极其暧昧,好像生来就专为安抚女人的悲哀、怨屈而存在。这样一来,汪明娟本已止住的泪水,又一发不可收地再度泛滥开来。而且,随着邱美琴一下接一下轻轻的拍打,汪明娟还一度哭出了声音。汪明娟一边哭一边就有些生气,生那块毛巾的气,生邱美琴的气,也生自己的气。

  痛痛快快哭过了,毛巾也反复揩过了,两个女人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开始谈论起头发、衣服这一类轻松话题。在邱美琴营造的谈话氛围中,汪明娟的脸上很快就有了些笑意。

  邱美琴刚刚从脚上那双皮鞋打开话题,汪明娟桌上的电话响了。一接,正是刚刚半途搁下的石家庄长途。那边的冯微,连珠炮似的责问她为何中途挂了电话,害得她浪费了半天吐沫和表情。汪明娟一听对方抱怨,立即委屈得不行,本想把被马万成骂的事同她说了,顺便再把马万成控诉一通,可一看旁边坐着邱美琴,就欲言又止了。邱美琴当然知道汪明娟的意思,只好识趣而退。

  冯微电话里还在谈班庆,说她不想参加什么狗屁无聊的班庆,当然言外之意也希望汪明娟不要参加。汪明娟心里想,就是这该死的班庆,才害得我挨骂。

  这天上午,汪明娟接到一封来自省城的邀约信,说是一个月后准备搞一次同学聚会,庆祝毕业10周年。接信之初,汪明娟非常激动、兴奋,觉得10年时间倏忽而过,当年的羊角辫少女,如今已经变成妻子、少妇加孩子母亲,真的很怀念那段同学时光。于是,她马上就给当年的同窗好友冯微打电话。谁知,电话打过去,冯微当头就泼了她一盆冷水,说:“你知道这次班庆发动者是谁吗?是北京时报的张扬。那小子刚刚评了正高,当了处长,买了私家车,正等着显摆哩。还有那个冯小刚你还记得吧,对,就是当年猛追我的那个卷毛儿,现在当着北方某省新闻出版局的处长。你看我现在,论职务才是个部门主任,副高职称明年才能评上,你说还去凑什么热闹,等三年后的80校庆再说吧。”冯微一再愤愤地对汪明娟说:“别以为名义上是什么班庆,其实呀,还不是同学间毕业10年来个人成就的一次大检阅大比拼!不混出个模样来,我才不会去见什么同学、参加什么狗屁班庆哩。”

分享:
 
更多关于“不可抗拒(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