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堂鸟(短篇小说)


□ 刀 兰

我7岁,妈妈带来一个男人。9岁时,我骂了他。12岁,我用刀子捅向这人男人,之后悲剧发生了。在悲剧发生之后,我终于长大了……

在山花烂漫的山岗上,疾风掠过,拔起了石块旁来不及伸展根系的小草,这很像我的生活,而那小草就是我。
我曾无数次的有个想法,这个想法就是什么时候我能结结实实地揍这个男人一顿。第一次有这个想法时,我7岁,那是妈妈第一次将这个男人领到家里,带到我面前。当我看他第一眼时我就讨厌他,他那带着讨好笑脸的狗样子让我觉得恶心,尽管我的记忆中也没有多少爸爸的影子。我也不知道爸爸哪儿去了,但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回来。妈妈说他去了一个美丽的地方,舅舅说他去了外太空,我不知道外太空在哪儿,也不知道那个美丽的地方到底有多美让爸爸不愿回来,更不明白为什么不带我去那美丽的地方。不过有一点我知道,那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无法跟我爸比,那天,我看着这个男人和妈妈坐在沙发上,手臂搭在妈妈肩上,我忽然好想长大,好能结结实实地揍这个男人一顿。
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把我的这份愤怒和厌恶向这个男人表明,我用眼睛瞪他,用唾沫吐他,将碗里的汤洒在他身上,这个男人始终谦卑地笑着,简直不像个男人。我渴望与他的战斗,后来我想可能还是语言更明白,于是在第n次见他时,我很绅士地对他说:“先生,我讨厌你,请你离开我妈妈,下次我不会用请字,只会说滚出我的家!”我看到了那个男人尴尬的笑,心里充满了胜利感。为此我也赢得了母亲的一个巴掌,但我觉得值,那年我九岁。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是我开心的日子,因为好长时间都没再见到那个男人,那段时间我觉得妈妈也是快乐的,我内心不再觉得愤怒。
有时我仍会想起那个男人,觉得他真可怜,被一个孩子吓破了胆,我想他应该算是可怜虫,长大了我不会真的揍他。
但是,突然有一天,妈妈很认真地跟我谈话:“台台,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也该明白好多事了,比如应该明白,妈妈永远是你的妈妈,不论妈妈去哪儿都不会离开你。”
我郑重地点头,这个道理我想我明白。
“台台,妈妈要和你齐叔叔结婚了,但仍然是你的妈妈,你可以不管他叫爸,其实,齐叔叔是个好人,是个……”
我愤怒的双眼让母亲停下了,我冲口而出:“这个骗子,我要揍他,不等长大。”
我冲进卧室又冲进厨房,任凭母亲如何唤我拉我,但实际上我什么也没拿到手,因为我都不知道该拿什么,什么才是适合我的武器。妈妈一直在说:“好了,台台,就当妈妈什么都没说,好了,台台。”我停在那,不能思考妈妈的话是保证还是什么,甚至不知道在这短短的十几分钟里发生了什么,在过去的这几年里又发生了什么。我很难过,像个卖火柴的小女孩,想念奶奶,想念一切可以拉我一把的人,谁能告诉我爸去哪儿了?
我常看到电视中男人用男人的方式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那才是勇敢人该做的,我和那男人也可以以男人的方式解决。我们可以一人给一刀,谁活下来谁就是胜利者,这远比长大揍他要公平,因为那时他都老了。我跟妈妈说:“我想见他。”妈妈不安地问:“干什么?”“没什么,就是想见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