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锦上添花》的前前后后


□ 凌 元 李长乐 樊 丽


樊:《锦上添花》虽然是60年代拍摄的一部生活喜剧片,但许多观众,特别是老观众对它还是有很深印象的,您二位作为片中的主要演员,请谈一谈当时的创作情况。
凌(饰胖队长):60年代电影厂主要靠卖影片维持生计,所以每到年度过半,北影厂领导都会根据影片的投产情况测算一下当年的收入。如果觉得数量不够,汪洋厂长就一定会想到谢添导演。因为谢添点子多,拍片快,年中交给他一部影片的拍摄任务,年底前他肯定能完成。所以在当时被北影人封为救火导演、救命导演。《锦上添花》就属于这种情况。1962年北影投产影片的数量虽然不算太少,大约八九部,但有的开机比较晚,也有的进度较慢,可能需要跨年度完成。大约到了六月份,汪洋厂长就把谢添导演找去了,问他有没有合适的题材。谢添说,他前两年到东北深入生活,在一个小火车站上见到过一个职工,一会儿卖票,一会儿检票,一会儿打扫卫生,一会儿给火车发信号灯。一个人忙上忙下,有时也难免会出点乱子,但他很乐观,很开朗,不管多辛苦,都能泰然处之。谢添认为,这个人物很适合于拍成一部电影,而且自己头脑中已经有了一些构思。汪洋厂长听后很高兴,马上决定让谢添导演拿出剧本来。
樊:写剧本用了多长时间?
凌:很快,大约一个多月吧。因为厂里在时间上要求得比较紧。谢添、陈方千两位导演又拉上了陈其昌、罗国梁两位作者,四个人先在北京写了两稿,厂领导看后,认为不错,但有些细节还需要丰富,于是又让谢添、陈方千带着摄影师张庆华、副导演吴国光和演员李长乐到北戴河去修改了一段时间。
李(饰铁英):我随谢导去北戴河主要是学习。当时我刚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没有参加过电影创作的全过程,导演让我从剧本阶段就开始介入,是为了让我多熟悉一下,有利于在日后的实际拍摄中更快地找到感觉。这次北戴河之行的确对我帮助很大。
樊:主要有哪些帮助?
李:一是让我懂得了剧本怎样才能转化为影片,观众看电影时的兴趣点在哪里。在这方面,谢添和陈方千两位导演的确都是行家里手,他们不仅很会组织情节,还很会用电影手段去实现它。二是通过这次修改剧本,我才开始懂得一部影片创作的艰辛。在北戴河的那些天,他们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每天都是从早上工作到深夜。不仅导演和摄影师如此,副导演吴国光同志也同样十分辛苦,白天讨论剧本时,吴国光负责记录,晚上别人都休息了,他还要把经过讨论的修改方案整理成文字,常常是后半夜才睡觉。这些老同志的敬业精神使我很受教育。
李:剧本改完之后,马上就进入了拍摄,大约是1962年的7月底。最初的片名叫《小站之光》,这是从剧本中人物段志高通过筹建小水电站,最后小火车站用上了电灯这一情节出发考虑的片名,后来又考虑到这个片名的含义比较窄,因为片中还有一条爱情线索最后也有了圆满结果,根据这些情节,最后片名改成了《锦上添花》。
樊:影片中的主要生活原型老站长(老解决)是在东北,实际拍摄时的环境选在了哪里?
凌:车站的环境选在了京郊怀柔,那里有个小火车站,与谢添曾经在东北见到的那个车站很相像,所以小站上的大部分内容都放在了那里。另一个外景地是在十三陵水库。
樊:1962年正是我国三年困难时期,那时候拍电影的人生活条件怎么样?
凌:非常艰苦。我们出外景都是自己带着行李和生活用品出发的。在怀柔拍戏住在老乡家里,在十三陵水库住的是当地林业局招待所,睡大通铺,行李也是自己带的。
樊:那时候出外景有补助吗?
李:没有。不仅没有,自己还要交钱和粮票作为生活费。
凌:即便这样,也不能保证吃饱肚子。摄制组工作又很辛苦,在外拍戏少则十几天,多则一两个月,当时大家最担心的就是先拍的内容与后拍的内容接不上。因为在影片中连在一起的两场戏,在实际拍摄时可能先后要差一两个月。同一个演员,一两个月以后的体重可能已经下降了许多。
樊:这个问题是如何解决的呢?
凌:导演尽量让在影片里连在一起的戏,在拍摄的时间上前后隔得不要太长。好在这部片子的场景比较集中,在拍摄顺序上比较容易安排,使这个问题没有太突出地显露出来。
樊: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大家又是如何工作的?
李:当时靠的就是一种精神,今天的人们也许对此并不理解,但当时的确就是如此。虽然常常饿着肚子,但一干起活来就全忘了。肚子饿是收工后的感觉。记得有一天在棚里拍完戏是深夜,谢添导演饿得实在受不了了,他问大伙,谁有吃的。我打开挎包拿出来一块豆制品,就是北京人说的那种“素鸡腿”,那块豆制品我放了一天都没舍得吃。给到他的手上之后,他三口两口就吃下去了,边吃边说:“太香了,太香了!”今天想想,那只不过是一块豆制品,但在当时却显得十分难得。还有一次,在十三陵水库拍摄段志高坐在河边戏水,脚趾被螃蟹咬了一口那场戏。搞道具的同志专门到天津买来两斤螃蟹,戏一拍完,马上把螃蟹煮熟,按剧组成员的年龄大小分给大家。年龄最大的可以分到两只,最小的只分到了一只螃蟹的四分之一。我的年龄最小,所以只分到四分之一。演段志高的韩非老师当时正值中年,所以分到了一只整的,但他没舍得吃,把整只螃蟹都给了我。这件事一直让我很感动。因为在当时别说吃螃蟹,就是见到一只螃蟹也不容易。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