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雨·花儿


□ 赵 翼

  
  今天的风 明天的雨
  
  故乡的冬天很少有阳光的出现,丝丝在故乡山梁吹着的风让我惬意,我喜欢故乡冬天的那股凉风,喜欢它吹打我的脸庞,喜欢它吹乱我的头发。
  故乡的冬天很少有雨的出没,但风吹来的时候,我总希望明天能够下一场雨,我是一个喜欢雨的人,我喜欢那种阴霾的天空,我喜欢下雨的时候站在窗前听雨的声音。
  我希望找到一个喜欢雨的姑娘,喜欢她撑着油纸伞在雨中行走,就像戴望舒《雨巷》中那个像丁香一样的姑娘。
  故乡的冬天很冷,小时候,每当有风吹来的时候,我和弟弟总喜欢在山野间奔跑,嫩绿的麦苗在随风飘动,我们不管天有多冷,总是要在外面跑够了才会回家,回到家后还要到菜园子里的桔子树上摘点桔子抱回家,然后围到火炉子边不停地烤手,不停地吃柑桔。
  母亲也坐在火炉子边做布鞋,我总是说:“妈,今天刮风了,明天肯定要下雨。”
  母亲说:“就知道下雨,还不赶快做你的假期作业。”
  奶奶在一旁接着说:“这二娃子怎么的?每次天只要刮风,他就说要下雨。”
  奶奶在不停的说着,我和弟弟就只知道吃柑桔,吃完了还要搞点花生围在火炉边。
  到了第二天,天真的下雨了,父亲要去做木活,临走时对我说:“二娃子,你真行啊,还通晓天文。”
  母亲也很多次在下雨的时候去赶集,她总会背着自家种的蔬菜在集市上去卖,我和弟弟就像一个跟屁虫一样,总要跟着母亲一起去赶集。
  母亲总会说:“这么大的雨,赶什么集啊?又没有雨伞,在家待着吧。”
  我总是不听,就搞一个泸天化尿素肥口袋折成一个帽子戴在头上,然后穿着一直很顾惜的解放鞋跟着母亲走在泥泞的路上。
  后来,我去了生产泸天化尿素肥和国窖1573的那座城市,我真的认识了一个喜欢雨的姑娘,而且我非常喜欢她,但我们始终无缘,我和她所谓的爱是纯洁的,就像雨一样没有一点污染。
  有人说,二十一世纪不懂英语和计算机的人都应该属于文盲,于是我走进了网络的殿堂,包括我喜欢的那个女孩也是一样,QQ聊天是我们最先接触的,每个申请QQ的人都会给自己搞一个昵称,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就把她的QQ昵称设置成“明天的雨”,而我不加考虑的就把我的设置成“今天的风”,虽然我曾把这个很素的QQ昵称改了无数次,但最终还是逃脱不了“今天的风”。
  今天真的刮风了,我一个人在天堂般的杭州,杭州的冬天也经常是烟雨迷蒙的,而且还经常刮着很冷的风。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我仍然在我要走的路上走着,我要让风吹走我的忧伤,还要让雨洗掉我的哀愁。
  风,你就尽情地吹吧!雨,你就疯狂地下吧!我想我经历了风和雨,还怕没有太阳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