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玉树,不是汶川


结古镇,在我面前,如凝固住的雕塑。
  午后,沙尘刮起百米之高,从扎曲河谷呼啸而下,盖过整个玉树县城。
  这是我第一次面对地动山摇后的玉树。
  4月14日清晨7点49分,一场7.1级地震,将这个青藏高原最东面的县城,摧残得遍体鳞伤。3天之后,我背着睡袋,跟着20名来自四川、甘肃、青海甚至北京的志愿者,来到这里。作为一名旁观者,任何灾难都是一种折磨,我不清楚,作为一名记者是否理应拒绝旁观的漠然。
  两年前,我进入北川,那里的悲恸,至今令我心悸。同为少数民族聚居区,同样遭受了意想不到的天灾,北川和玉树,两个名字自动地关联到了一起。同与不同是什么?一直到两天以后,我站到加吉山顶,头上有鹰盘旋,问题才有了一个答案。
  沿途交通并没有处处受阻,国道西宁至结古镇一些路段发生沉降,但想像中的巨石满地的状况并不存在。最初的危险在于看不见的海拔。卡车经过一夜爬行,在4月17日凌晨2点多,穿越了海拔4800多米的巴颜喀拉山口。
  我的肺也开始感受到压力,那是一种在操场上疾速奔跑3000米之后的缺氧状态。志愿者们开始呕吐,他们中的很多人经历了汶川大地震的考验,自认为是“老兵”,虽然明知道会出现高原反应,但还是毅然来到玉树,现实还是令他们措手不及。事实上,高原反应也成了外来救援者面临的一大难关。
  震前的玉树会是什么样的?我试图用google earth拼出玉树的完整地图。玉树州府和玉树县府所在地——结古镇,呈T字形,横向主干道是民主路和新建路,纵向干道是胜利路。两条河流—扎曲河和巴塘河沿着T字分别纵横奔流,在城东近山口处汇合之后流入长江的上游——通天河。
  我们的车辆从东边的山口进入,其时救援车辆已经蜿蜒数公里。既有部队的运兵车辆,也有民间自发救援车辆。经过四川大地震考验之后,不论民间的还是官方的反应机制,都有极大提高,运送的物资也很明确,主要是帐蓬、食品和药品。
  时近傍晚,落日之下,结古镇,在我面前,如凝固住的雕塑。
  街道上,不时能见到汽车被巨大的横梁或落物压扁,楼房以诡异的姿势斜探向空中。我从玉树军分区出发,往南,沿途经过扎曲路、扎西棱巷,这一带的民房基本上已全部倒塌,6层高的香巴拉宾馆,一楼已化为瓦砾。有些人还在废墟上弯腰寻找着什么。
  我置身其中,眼前仿佛汶川大地震后的重演。只是,路边看不到哭泣的人,一群无主的藏獒在四处徘徊。
  河对岸的母子三人陷入了沉默,没有眼泪。
  4月18日,第五日。
  72小时生命窗口早已经关闭,但寻亲和救援仍在继续。
  从早晨7点开始,街道就已经人声鼎沸——实际上民主路一类的主干道彻夜都不会沉寂。废墟上随处可见来自全国的救援部队的身影;僧侣们也从西藏、四川、云南等地赶来,仅四川省石渠县色须寺、帮尼寺就派出了1000多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