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说虚构人名要有避忌


□ 陈不衰

为小说中的虚构人物取一个名字是件说易不易说难不难的事,称其不易是说把虚构人物的名字取好了不容易,比如要把名字取到《红楼梦》里“元春”、“迎春”、“探春”、“惜春”的高水平并不容易,四个名字中既暗寓着“原应叹息”意思,又让人觉得很自然;称其不难是说,如果不奢求《红楼梦》这样高水平的话,中国(就只说咱们中国吧)有那么多的姓氏,有那么多的字,总能找出一个适合某个人物的姓名。但不论是什么水平,取名字总是要有所避忌的,比如,如果你小说中的某个人物是个挺好的人,你肯定不会为他取个类如“嫪毐”、“秦桧”、“西门庆”之类的名字;同时,你也不会为你笔下的坏人取一个会让人联想到你的所尊所敬所亲所爱者的名字。
但就是这样一个常情常理的事情,现在却有了问题,有人就是要在为小说人物取名字这件事上玩花头,让人看了很不舒服。恰巧,近来见了一些这方面的材料,据此约略可以归纳为几种现象——
第一种,格非的“无知型”。
2001年11月28日《中华读书周报》,在10版上有陈鸿的文章——《格非小说为何用“贾兰坡”命名反面人物》。据陈文所述知道了这样一件事:作家格非在其小说《欲望的旗帜》中写到一个好色成癖贪图权势结局凄惨尴尬的反面人物,而这个人物名叫“贾兰坡”一一和研究北京猿人化石的贾兰坡同名。小说初版后,引起贾兰坡老人本人和社会的抗议,经人斡旋,格非承认自己对贾老名字的无知,于是得到贾老的宽恕。而在贾老去世后,格非的这部小说二版时,作品中那个好色成癖贪图权势结局凄惨尴尬的反面人物,却仍然名叫“贾兰坡”!而这时的格非按理说应当对贾老名字不再无知了。
贾兰坡,一个在世界考古学界、古人类学界非常响亮的科学家的名字,就这样被无知践踏了。
格非承认自己这样命名自己书中反面人物,是出于对贾老名字的无知。既然贾老本人都宽恕了他,那么我们可以认可这个原因吧。不过,让我想不通的是,一个作家(听说还是教授),一个靠文字吃饭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贾兰坡”?这不是一个太常识的词汇了吗?歌手大赛尚且要引入素质这一竞赛项目,而一个被视为知识分子的作家却可以堂而皇之理直气壮脸不变色心不跳地以“对贾老名字的无知”来为自己辩护!真是不可思议,甚矣怪哉!贾兰坡,一个只要年龄稍大,知识稍丰,和我们一样怀着对人类祖先的追慕而不会不知的名字就这样被格非“无知”掉了。这等事,怎一个“怪”字了得?
第二种,傅爱毛的“无趣型”。
2001年第一期的《长城》,有傅爱毛的一篇小说:《雷锋想娶一个媳妇》。
在刚读到《雷锋想娶一个媳妇》这个文题的时候,我以为是一篇从另一个角度写雷锋的小说。可以说,如果是这样处理,从文学来说并无不可,因为雷锋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没有感情需要的神,而是活生生的一个青年,如果探讨他的感情世界并非没有意义和价值。正是出于这样的揣测,拿到这本刊物,浏览过目录后,立即读了这一篇。但读完之后才知,这里的“雷锋”与我们所知道的“雷锋”并无半点关系,只是作品中的人物的爸爸给孩子取的这个名字碰巧叫“雷锋”而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