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喊魂(中篇小说)


□ 茨 平

  这是个漫长而又悲伤的夜晚。

  我老婆秀英神情痴呆地坐在床沿上,她双腿并拢,腿上放了个紫黑色的匣子。那是个骨灰盒。骨灰盒里装的不是别人,装的就是我。我身高一米七一,铁塔般的一个汉子,推进砖窑一般的炉膛里,出来就变成这么一点点。什么叫生命转瞬间化成灰烬,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前一天,我还是个鲜活生动的生命。我大口喘气大声说话拼命干活。我一餐能吃下五两米饭。夜里,我还抱着我老婆秀英她做了一场高潮迭起的性爱生活。她还夸我,一天干那么重那么累的活,还有这等精神。一天之后,我就变成一撮死灰。人活在人世,太多的不确定因素真是令人猝不及防。我没有想到我会变成一撮死灰。我老婆也没有想到,一切都那么突然,令人猝不及防。我就站在我老婆秀英的对面,看着她大悲大痛之后的神情痴滞。我好想对她说,生死是有命的,不要过分悲伤,死的已经死了,活的还要继续活。可我说的话她根本听不到。犹如我就在她身边她却看不到我一样。什么叫阴阳两隔,阴阳两隔就是两个最亲近的人近在咫尺,她看不到我,我说的话她听不到。

  她坐在床沿上,一动不动,静止得像尊雕像。她的思想也静止不动了,什么都没想,又什么都想够了。她目光散乱,眼神空洞,空洞得像条长长的隧道,空洞得什么都没看,又似乎什么都看清了。夜已经很深了。在夜不是很深的时候,这间不足十五平米的小屋子挤满了人。有小包工头胡老板,有同在工地做事的汉子们。他们表情沉重,想开口说话,却不知说什么好。在这个时候,任何安慰对我老婆秀英来说都是苍白无力的。鲜活生动的我已化为灰烬。我不可能再鲜活生动。他们只有用沉重的表情表示他们心情沉重。南方的夏天,经过一整天太阳的烤晒,地面与空气吸足了热量,虽已是夜晚,虽然太阳已把它的热能转去舔烤西半球,仍然是热气逼人,是闷热,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在外面,是有空气在轻缓地流动,形成的风是有气无力的风。有气无力的风穿过门缝进入屋内更加有气无力,没办法让屋里的气温降下来,没办法让屋里的人感到一丝凉快。每一个人都大汗淋漓,粘满污垢的衣衫像刚从水里提起来。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汗臊味。有人连续放几个响亮的屁,像布谷鸟从山窝里蹿出来。这本是极搞笑的事情。若在平时,大家都会笑得前仰后跌一塌糊涂。这会没人会笑,大家都在小心翼翼守护着什么。远处公路上,小汽车大货车一辆接一辆屁股咬着屁股像蚂蚁搬家一样在行驶。汽车穿刺空气的声音,发动机的声音,汽车尾气管挤出来的声音,喇叭按出来的声音,还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噪音混在一起,在极力喧染叫嚣与骚动。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汉子们迈着沉重的脚步带着叹息陆续离开小屋。屋里只留下我老婆秀英一个人,还有我没办法定型的魂魄。秀英依旧静静地坐在那儿。夜不知不觉很深了。远处公路上的汽车稀少了很多。左一辆右一辆穿刺空气发出的声音也是孤单的。只有晚风,有一阵子没一阵子,轻一阵子重一阵子摇动着它们的身子,像是有气无力地诉说着某种心思。屋里那盏十五瓦的灯泡,吊在那儿,被屋外从墙缝间钻进来的风吹得摇摇摆摆,把昏暗的灯光摇摆得飘浮不定。秀英就在这飘浮不定的气息中静坐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