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民


□ 马金章


马甲看完了妻子小英的信,怔怔地看着窗外。
草友牛大囤问,老婆来的吧,里面有啥黏糊话?说说让哥儿们分享分享。
马甲说,黏糊啥呀,通篇讲的都是旱,旱旱旱。俺那里,连续三个多月没下雨了,旱得不行。
牛大囤眨眨眼说,你老婆一语双关哩,地旱,她也旱哩。你离家后,就旱着,这是向你表贞洁哩。
马甲正想说什么,牛大囤的手机响起来,大囤看过手机,满脸飞彩地连连感叹:我操,我操。
我操之后,牛大囤“啪”一声合上手机盖,对马甲说,我老婆发来的短信,这娘们,说的话抓心挠肺,你听不听听?
牛大囤不等马甲表态听不听,就弹开手机盖,调出短信念起来:今晚我托一只蚊子去找你,因为现在无法接近你,希望你不要烧蚊香,它会告诉你我多么想你,并请它替我亲亲你。
马甲听后哈哈笑起来:大哥,你可要小心哟。
小心啥?牛大囤问。
这短信怕是哪个男人发给你老婆的,你老婆又转手发给了你。
牛大囤脸上蒙上一层阴影,嘴上却满不在乎地说,男人不在家,她想解放解放也行。
马甲和牛大囤成为草友后不久,牛大囤一天问马甲,你知道男人离家外出打工最烦心的事是啥?
马甲说,当然是挣不到钱了。
牛大囤摇头。
想家。
牛大囤点头又摇文:性饥渴,是性饥渴。
马甲笑了。
牛大囤说,平时想老婆了,我就给她发发黄段子。原来打电话的费用赶上一个月的伙食费了,现在,一般情况下只给她发短信,每条一毛,一个月也用不了几个钱。
这时,一只蚊子嗡嗡地叫着在屋里盘旋。
马甲想牛大囤老婆的那则短信说,你肴,嫂子来了。
蚊子落在马甲裸着的胸口上。
这是只花脚蚊子。
马甲对牛大囤说,嫂子找错人了。马甲盯着花脚蚊子说,嫂子,我不是牛大囤。
牛大囤看着马甲胸口上的蚊子说,我操,真不认人了。
花脚蚊子纤细的毒吻扎进马甲的皮肉。
蚊子飞走了,马甲的胸部立时起了一个黄豆火的毒疙瘩,他感到一种惬意的痒。
马甲说,嫂子的吻真厉害啊。
我操,这娘们,犯骚,乱蹭哩。
牛大囤是陕西人,他的媳妇在村里是妇联主任,思想挺开放,村里穷,她鼓励村里的姐妹支持男人外出打工。她给男人们打气:要走出农家小园,风识大千世界,和“穷”字离婚。她男人牛大囤就走出来,到这个城市当了草坪养护工。
牛大囤在这个城市做草坪养护工已经两年多了。原来和大囤搭档的草友干别的去了,城市草木养护公司的一名科长托他去劳动力市场选人补缺。牛大囤这个伯乐就棚中了马甲这匹马。
马甲当时身上仅剩两元钱了,他到这个城市是经一个职业介绍所介绍来的。本来讲好要到一个民营企业当保安,谁知到这里后,这家民企老板刚违法经营被收审。他的工作没了着落,便一连几天到劳动力市场求职,像多数求职的人一样,他在面前竖个推销自己的纸牌,但却没一个顾主理他。后来听说养花种草在城里是个热门行业,他灵机一动,在小纸板上写上了自己的特长:养花种草。这一招果然灵验,这天就遇到牛大囤招草坪养护工。牛大囤在他面前停下来,瞪个铜铃样圆眼看他的自我推介牌子。当时坐在马路牙子上的马甲赶紧站起来,乞求救世主的言辞还没蹦出口,牛大囤就问他,你会养花种草?
马甲鸡啄米似的点头称是。
养花就甭说了,你单说种草。
马甲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会养花本来是胡诌的,他会养什么花呀,在家老婆包手指甲种过“小蛋红”,那还是老婆种的。他看这个人不让他说花,单让他讲草,心里踏实多了。本来农民是与草为敌的,农民看中的是庄稼苗,只有那么一阵子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马甲小时锄过草,拔过草,后来还用“除草剂”灭过草。与众不同的是他还养过草,因养草还上过县电视台哩。他理直气壮地对面前这人说,我种过草,种了十来亩哩。
种啥草?
圪巴草、牛草、毛草,杂七杂八的多了。
来人笑了,说,我操,那叫草?
马甲急了,那不叫草叫啥?
来人问,你种革干啥?
马甲答,养兔,我种这些草养了儿千只野兔哩。
来人听了,脸上露出喜色,不知是佩服马甲的阅历还是怎的,连说几个我操。我操之后自我介绍道:我姓牛,叫牛大囤。你种草养过兔,我在家种草养过牛。都是草民,草民呀。历史上,对咱这号不足挂齿的人叫什么?草民晨姓。咱是实打实的草民呀。
分享:
 
摘自:十月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