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广陵散


□ 史 心 蕾 蕾

  楔子
  
  仰慕他已经很久了,终于来到了他面前。他在打铁。准确地说,是他们几个人一起在锻铁。洛阳城外,竹荫浓密,除了一声一声单调却铿锵的打铁声,这里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我在田间耕作的农夫的指引下,来到这栋位于竹林边上的普通民房前。
  如果我是个画家,我一定会就此支起画架,一言不发地坐下,把我看到的场景画到纸上:如果我带了相机——我怎么可能带相机呢——我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按下快门,然后把这张照片发在世界级别的摄影杂志上;如果我是个音乐家,我可能就此创作出流芳百世的绝世乐曲——等等,他可以教我,差点忘了,他是个绝对高水平的音乐家。
  因为眼前的画面,太美了。
  他赤着上身,健美的身体被晒成了古铜色。他如云的黑发松松地挽在侧面,总会有几缕头发轻轻地在他的脸前飞溅着。他把铁锤举起来的时候,胳膊突然收得紧紧的,一丝丝青筋像一条条突然浮现水面的水蛇,蜿蜒缠绕着他的手臂,然后,他的眼神一凛,铁锤便重重地砸下。于是,水蛇隐去,眼睛里涌现的平静便将你整个人融化了。
  “姑娘,请问你有什么事吗?”他手上没停,只是侧头看了我一下,问道。
  “不知道这能不能打造一把匕首。”我把右手中拎着的一块黑铁扔在铁匠面前。
  “匕首?”与其说是在向我求证,倒不如说他是在自言自语,“好的。明日此时来取吧。”
  并没有问一个弱女子为什么要打匕首,也没有问要打成何种样式,就这样根据自己的理解自顾做出了决定。没错,他果真是我要找的人。
  “我没有钱,可是我带了酒。”我没有走,而是抬起了左手,那是两……应该怎么说呢……坛酒。当然,坛子不大,要不然不符合我弱女子的形象。
  “哦?”这下,终于让眼前这个骄傲的家伙觉得意外了。虽然这样,他手上的动作依然没停,只不过他看了几眼我手中的坛子。那是普普通通的酒坛子,从外表看不出什么特别。
  “姑娘,我很欣赏你,可以请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我叫东芭拉。你可以叫我拉小姐。”
  “我叫嵇康,字叔夜。你可以叫我叔夜。”
  我的眼前,这个以打铁为爱好的高大的帅哥,是三国时期魏末相当有名的人物,用现代的话说,他是当时全国最有个性的人。
  
  汗不敢出
  
  魏国皇宫,坐在皇位上的是魏国的开国皇帝曹丕。曹丕正在端详或者欣赏大殿里的两个少年,两个少年都长得美貌清秀,其中年龄稍大点的叫钟毓,弟弟叫钟会。两人虽然是兄弟,性格却大相径庭:钟毓往金銮殿上一跪,由于是头一次面见皇帝,吓得全身发抖,出了一身汗;而钟会却跟没事人似的,举止大方得体,从容不迫。
  曹丕看着表现截然不同的两人,不禁玩心大盛,故意问钟毓道:“钟毓啊,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呀?”钟毓连忙趴在地上哆哆嗦嗦地回答:“皇上天威,臣战战惶惶,汗如雨下。”曹丕听了,正中下怀,于是又问钟会:“钟会,那你怎么没出汗呢?难道在你眼里,朕不够威严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探索历史》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探索历史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