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梁


□ 郝炜华

  刘庆来的霉运是在徐桂香瞳孑L放大、四肢挺直的时刻来临的。

  刘庆来没有想到徐桂香会死,徐桂香只喝了半瓶敌敌畏,并且徐桂香是走着来到医疗室的。她不像别的喝了敌敌畏的女人那样口吐白沫,人事不醒,被人用门板抬进医疗室。她只是神思恍惚,看不清东西,走起路来左摇右晃。她紧紧抓着刘庆来的手说:“刘叔,我不想死。刘叔你要救我。”

  徐桂香的男人也就是刘明白也不像别的喝了敌敌畏的女人的丈夫那样紧张,他双手比划着向看热闹的村民讲述徐桂香喝药的过程。他说徐桂香自作主张买了一辆电动自动车,徐桂香说她披散开长发骑着电动车去赶集就像是电影里的美女。他说:“你不就皮肤白点吗?你还美女?”两人为这句话吵了起来,吵着吵着不知道谁先说了句:“你喝了药去死。”另一个接着说:“你怎么不喝药去死?”另一个说:“你喝,你死。”另一个也说:“你喝,你死。”来来往往几个来回,徐桂香来到厦子底下抓起一个药瓶子。此时正是盛夏时期,虫豸闹得热火朝天的时节,厦子底放着各种各样的药瓶子,多菌灵、百草枯、敌百虫、乐果,还有敌敌畏。徐桂香抓起的是敌敌畏,她拧开瓶盖喝了一口,将瓶子递给刘明白,说:“我喝了,你喝。”刘明白说:“我不喝,要喝你喝。”

  徐桂香将嘴对准瓶子口,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喝起敌敌畏,刘明白站在一旁,双手抱在胸前看着徐桂香喝。喝到一半的时候,徐桂香突然后悔了,手一松,瓶子掉下来,从胸脯滚到腿上,又掉到地上。半瓶敌敌畏一些洒在身上,一些洒到水泥地上。徐桂香一下子哭起来,说:“我不要死,刘明白,我不想死。”

  这个时候,刘明白还不知道徐桂香会死去,两人的吵架完全像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在玩赌气的游戏,这样的游戏怎么会死人?刘明白笑嘻嘻地说:“你不会死,半瓶敌敌畏哪会死人?前年那个大胖老婆,死时足足喝了一瓶敌敌畏。”

  他们俩一前一后出门,走到街上,敌敌畏的毒性开始发作,徐桂香走路摇晃,眼睛看不清东西,但是她仍然坚持走着进医疗室,身后跟着尾巴一样看热闹的村民。

  刘庆来是老赤脚医生了,除了开药、打针,治感冒,他还治摔伤、刀伤、肌肉酸痛、腰肌劳损,他购买了一台红外线治疗仪,专治腿疼。他还利用针灸与中药治好了一名八十三岁老者的半身不遂,总之他是个既治内科又治外科又治神经科的万能医生。当然刘庆来也治过敌敌畏中毒者,因此看到徐桂香走着进医疗室他一点都不紧张,如果不是徐桂上身上浓烈的敌敌畏味,他都不相信徐桂香喝了敌敌畏。

  治疗农药中毒的传统方法是灌肥皂水,这是刘庆来的父亲,上任村赤脚医生传授给刘庆来的。虽然教科书里没写这种治疗方法,但是刘庆来相信任何经过时光洗礼的东西都是靠得住的东西,并且他用这个方法治好过农药中毒。刘庆来的医疗室常年备放着华光牌肥皂,他立刻拿出肥皂,找来一只白色塑料桶,给围观的数名村民一人发了一把小刀,带领大家十指翻飞削肥皂片。很快一桶肥皂水做好了,此时徐佳香已经躺在长椅上,两眼上翻。听到肥皂水弄好了,徐桂香挣扎着坐起来。以往喝敌敌畏的女人都需要家属用水瓢舀了硬往嘴里灌,张不开嘴的需要用块木头将嘴撑开。可是徐桂香说:“刘叔,不用灌,我自己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