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纸币柔软


□ 马金章

紫叶将一杯茶水放在培志身边的茶几上时,响起一阵嗒嗒敲门声。
培志心里有点慌乱。
紫叶看着门,但拖延着没有吭声。
敲门声又一次响起来。
紫叶问:谁?
我。一个女人答。
培志的心绪稍微平静下来。他抬手抹掉自己头上冒出的虚汗。他为自己的心虚胆怯感到好笑。
紫叶对门外边的女人说,你又来干啥?
我找领导。
我没空儿。
外边的女人说,我找领导汇报汇报。
紫叶无奈地打开一道门缝,身子堵在门口,对敲门人说,你走吧,我有事,家有客人哩。
敲门的女人仍是那句话:我找领导汇报汇报。女人的声音不高不低,节奏不紧不慢,无可奈何里透着一股坚韧。
你走吧,你去找该找的领导吧,我解决不了你的问题。你走吧。紫叶规劝这女人的声音里透着祈求。
紫叶关上门,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迷惑的培志,不好意思地说,你在纳闷我是哪个级别的领导吧?我哪是什么领导呀。刚才敲门的女人,原来和我同事,她前年下了岗,下岗后不久又被丈夫抛弃了,生活穷得过不上来,就经常上原单位找领导,领导却躲着不见她。我可怜她,就几次接济她二三十元钱的。谁知她就把我当成了单位领导,对我有了依赖,隔三差五找我,说是汇报,其实是要钱。不给,她就缠着你,反而像我欠了她似的。后来,我也下岗了,谁知,她竟打听到了我家的住处,三天两头来汇报,要钱。
紫叶说到这里,看着培志爽朗而又苦涩地笑了。
没想到你这么善良。培志看着紫叶说。
这时,门外又响起敲门声,节奏、轻重和刚才没有两样。培志判断:肯定还是那个女人。果然响起那个女人的声音:我找领导汇报汇报。
培志站起身,打开门。门口的女人显然吃了一惊,她没料到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开的门。她的目光凝痴里夹杂着胆怯。她穿戴得还干净,面庞显出缺乏营养的苍白色。培志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元钱,递到她面前,女人怔了一下,抬头看培志一眼,退了两步,稍顷,猛然上前,劈手将钱抓走了。抓着了钱,她对培志笑了笑,转身要走,走了几步又回身,给培志深深一鞠躬说,谢谢领导,谢谢领导。然后,一溜小跑着走了。
紫叶感到不好意思,对培志说,让你碰上这种事,真抱歉。
培志说,没什么。
紫叶说,因为这女人,我不愿见钱,特别是齐刮刮的新钱,见于新钱,身上立时有种麻杀杀的感觉。
培志惊讶地看着紫叶。
紫叶给他讲了她不愿见钱的原因:
今年春节前的一天,女人找到她家,缠着不走。紫叶挺苦恼,自己也是下岗女工,以往的善良和慷慨,给自己增加了经济负担不说,还养成了这女人的懒惰和依赖,她不知自己是成全了这女人还是害了这女人。她从钱夹里拿出一沓钱,这是才从银行兑换的准备打发街坊邻居孩子拜年的钱,都是十元的新纸币。她看着这钱,她心疼了一下,但还是一狠心,刷一下抽出一张给了这女人。这时,她感到左手无名指的指头肚儿麻了一下,一看是钱币划破了她的手指,一个血珠子涌了出来。她吃惊纸币还能划伤手。她用右拇指甲拨了拨伤口处,伤口竟有一厘米多长。一颗血珠子滴在了地板上,又一颗血珠子涌了出来。紫叶的丈夫潘高一看妻子伤了手,恼怒地劈手将那张钱从那女人手中夺过来。女人就扑过来向潘高抢那张钱。潘高看到那张钱上沾满了血,又将这张钱狠狠捅到女人手里,然后推着这女人说,滚滚,快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