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观拆屋记


□ 姜琍敏


屋是两幢旧式小洋楼,也有三层高, 因为夹杂在—群六七层的新楼中,便显得低矮而破旧。早就预料到会有重新拆建的一天,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四月初的一天早上,楼下停了几辆大卡车,路边堆满旧楼里人家搬出的家具什物, 四面高楼上的人不无担心地意识到:“要拆迁了。这下,有一阵受的了。”的确,拆迁造新房,对旧屋里的人是一件喜事,对它周围的住户无论如何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别的一概不论,仅施工带来的噪音就够我们这些仅咫尺之距的人家喝一壶的了。而且这是没法说的事, 当初我们的房子在建时,那两幢旧屋的人受的连累比我们还多还久呢。
岂料,麻烦比预想的来得快得多。三天后的太早,天色还黑乎乎的,我便被一种陌生的轰轰声从梦中搅醒。当我意识到是有人在拆屋时,一阵又一阵尖锐的锤击声更激烈地钻进了耳中。到阳台一看,一幢小楼的屋顶竟已不翼而飞。十来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民工,有的骑在房梁上,有的站在山墙上,抡锤的抡锤,使撬棍的使撬棍,砰砰啪啪之间,碗口粗的大梁一根接一根轰轰然地坠于地上;不一会儿,十几个人又猛拉长绳,嗨哈之声中,一面山墙哗啦一声崩颓下来,腾起一股如雾的尘烟。
接下来的半个来月中,拆房之声便天天如此从黎明到夜半地喧闹不已,令人厌烦不堪却又无可奈何。一想到拆房还仅仅是更多骚扰的开端,我的心便凉了半截。于是,不知不觉间,恨屋情结便悄悄地拧在心头。而恨屋的结果便是及人,似乎这一切都是那些成天灰头土脸的民工带来的。以至有一天我又被从千金难买的春宵之梦中惊醒后,忍无可忍地端出盆凉水就想向下面泼去一一就在此时我撞见了一个令我惊悚的场面:一根细长的木檀从房顶上飞落在一个瘦弱的中年民工背上,他哎哟一声便扑倒在乱砖堆上。他的同伴呼啦一下围上来惊呼着他的名字,可是他一声不吭。于是,三个人立刻将他抬起来,飞快地向医院奔去。而那些剩下来的人仅仅议论了几句,又忙不迭地上房拆屋去了。时间对于他们似乎特别珍贵。
令我惊异的是,只不一会儿功夫,刚才送那个伤者的人又将伤者架了回来。他在半路上醒了过来。他们将他安置在路边一个土坡上独自歇着,又纷纷忙开了。我不由地特别地注意那个伤者。只见他闭着眼,头无力地倚在一面颓墙上坐了大约十分钟后,费力地站了起来。先动动双臂,又扭了几下腰,然后慢慢地抚着自己的背,吃力地挪动到一个水龙前,仰脸喝了几口自来水,抹了抹嘴,居然又加入了传递砖块的队伍中。同伴中有人间了他几句什么,只见他摇了摇头。大家便不再说什么,默默地将两块砖扔在他手上,他一转身,又将砖扔给下一个人,与别人不同的是,他的动作明显迟缓一些,虽然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相信他脸上的表情一定不会没有痛苦。
我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完全忘了泄恨。从那一刻开始,一直到今天,我再也没有了对那些民工的怨恨。而且,我心中多了一些说不清是什么的东西。我常常居高临下地观望着那些辛苦劳作着的人们。从我的六楼下望,那些黑苍苍而又灰蒙蒙的人工蚁般在砖木废墟、腾腾烟尘中钻来钻去,常使我产生某些不真实的联想。我突然能够站在他们角度上想到一些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