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知遇汪老


□ 曹乃谦

  我遇到过三个大贵人,第一个是我的养母,她使我从应县下马峪村来到大同;第二个是汪老,他使我从大同走向北京;第三个是马悦然,他使我从北京走向了斯德哥尔摩。
  贵人,可遇而不可求,而我知遇汪老,这得感谢《北京文学》。
  我是在1986年37岁时,因和朋友打赌开始写小说的,头一篇和第二篇发在我们大同的《云冈》上。朋友不服气,请我喝啤酒时,说《云冈》是本地办的小杂志,你有本事在《北京文学》来一篇。于是我就跟他打赌写第三篇,说好必须发在《北京文学》上才算。我写好后,跟《云冈》编辑部秦岭打听《北京文学》的地址时他告诉我,北京作协和《北京文学》举办文学创作函授班,面向全国招学员,以后还要来大同组织笔会进行面授。
  哇!居然有这么巧的事。事先没约会,你正要找她,她就要来。缘分,缘分。
  我赶快寄资料,报了名。
  是《北京文学》编辑季恩寿老师给我回的信,他特别提醒我在大同面授学员的时间。他知道我是在大同公安局的刑警队工作,怕我到时出了差,那就误了。他还告诉我说,这次笔会由副主编李陀带队,并将邀请汪曾祺老先生到会作指导。
  哇!太是个好消息了。
  1988年4月20日,汪老他们来了,就住在大同市政府招待所。创作笔会也在那里举行,离我们单位不远,我可以抽空儿来听课。
  知道他们来了,我在头天晚上把早已经写好的第三篇小说《温家窑风景五题》给了季老师。在这之前,我让一家省级刊物的编辑看过这篇稿子,得到了“清爽宜人”的评价,但说内容有些涉嫌自由化。因为这,我把握不准该不该让汪老他们看,就让季老师给把关决定。第二天上午我一进会场,季老师就笑了笑跟我打招呼,告诉我说:“乃谦,汪老要见你。他非常喜欢你的这篇小说。”
  我不会讲普通话,说的是带有应县腔的大同话,但汪老完全能听懂我的这种话。就连我不注意时说了地方方言,他也能完全听得懂,还解释给李陀老师他们听。我在汪老跟前,一点也不紧张,就像他是我家乡的人,是我的父老乡亲,我老早就认识他似的。汪老还签名赠送了我一本他的创作谈《晚翠文谈》,我要给他钱,他说啥也不要。
  汪老问我,像《温家窑风景》这样的题材你还有没?我说有,有好多好多。他说那你继续写,以后出一本书,让李陀给找出版社,我给你写序。
  在汪老建议下,小说的题名改成了《到黑夜我想你没办法》。这是小说里的人物锅扣大爷唱的麻烦调:“白天想你墙头上爬,到黑夜我想你没办法。”
  这篇小说发在《北京文学》1988年第6期上,汪老写了专评《读〈到黑夜我想你没办法〉》在同期发表。
  因为有汪老的鼎力推荐,我的这篇小说引起了海内外文学界的关注。《小说选刊》和台湾的《联合晚报》、香港的《博益月刊》相继转载,还被收编进《1988年短篇小说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年全国短篇小说佳作集》(上海文艺出版社)、《中国小说1988》(香港三联书店)、《八十年代中国大陆小说选》(台湾洪范书店)等十多种文学集里。同时也引起了各种文学刊物的关注,都找上门跟我约稿。自那以后,我也就不再是跟人打赌才写小说,而是主动地写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