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清朗而凝重的吟唱


□ 乌兰其木格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散文写作经由余秋雨的积极践行倡导,一度使得“文化大散文”成为炙手可热的散文创作路径,。客观来说,这种宏阔的、有史学追求的散文样式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矫正了那种格局狭小、矫情造作、自言自语式的“小女人写作”。但问题是,成为潮流的“文化大散文”一时间跟风者众,他们在史实与慧悟并未充盈的情况下眼红心热地跑进了历史的后花园。在这个残破陈旧的后花园里写作者们沿着别人踩踏出来的路线翻翻捡捡一番后,便成竹在胸地枯坐书斋,开始了纵横五千年,评判千古风流人物的写作。这些文章大多摆出阔大张扬的架势,内容不乏史料的拼凑,结尾则多为空洞的议论。唯独缺少了散文内里最应珍重的真纯性情和自由灵动。文化大散文的写作者们怀着勃勃的野心,目光始终注视着远古的、伟大的人物和事件。早已远离了人间烟火,感受不到大地的体温,触及不到柔软的情思。

  正因为虚假、空泛、苍白的散文一时泛滥,所以召唤贴近现世人生,抒写朴拙大地、折射人心之思的散文的回潮便成为必然。其实,随笔散文的回潮并不是当下的新创举,而是一个去除遮蔽的再发现的过程。早在“五四”时代,众多的散文家们便将这种吸养文化、畅论人生、沟通万物的性灵写作奉为圭臬。他们不仅创作出一篇篇耳熟能详的佳作,而且撰写理论文章指导推动着随笔散文的写作。周作人曾在《关于身边琐事》一文中认为笔记随笔“原以识小为职”:“固然有时也不妨大发议论,但其主要的还是记述个人的见闻,不怕琐屑,只要真实,不入云亦云,他的价值就有了。”遗憾的是,此后十几年间狂飙突进的时代风潮和宏大激切的文风联袂绞杀了这一散文创作路径。弥漫着哲思和雍容之气的随笔散文迹近消失,这是令人痛婉的。好在随着时代的发展,生活的迁变,审美的多元,随笔散文的写作重受推崇,越来越多的读者期待看到亲切可感,涵养心灵的散文作品。

  基于这种阅读诉求,我格外欣赏回族女作家马瑞芳和阿慧的随笔散文。打开她们的作品,会不由自主地被作家们清朗却不失凝重的生之吟唱所吸引。这些文字扩延出来的心音体感令人心动神伤。在描绘故乡童年、追忆亲朋好友、记述自然风光的一系列作品中,彰显出生命的重量、信仰的庄重和人性的斑驳。伊斯兰宗教文化的根系深植在她们的血脉深处,所以她们笔下的世界充满了慈悯:敬畏着大自然的万事万物,体恤着人心的幽微,哀伤而不绝望地对待历史的混乱和黑暗政治的戕害。她们歌哭着生的喜悦和死的悲哀,用宽恕、温润的情感面对莫测的人心和多变的世事,在广博的文化视野中接通天人宇宙的和谐关系。

  2005年,我曾有幸聆听了马瑞芳教授在山东大学开设的《红楼梦》研究课。彼时,正是先生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中开讲《聊斋志异》的时候。作为知名学者和作家的马瑞芳没有端着名人的傲慢架子,她在课堂上讲课的风格犹如她散文的文风——幽默俏皮,活泼灵动,间有泼辣豪爽的言辞,令座无虚席的教室言笑晏晏,一派欢然。课下,广受欢迎的先生难得休息,请她解惑的学生总是抓住宝贵的课间与老师面对面地交流文学,不是探讨《红楼梦》的宝黛钗就是《聊斋志异》的花妖狐媚,或许还有更多上到宇宙之大,下到苍蝇之微的林林总总的问题。个子不高的先生站在层层围绕的学生中间,微笑蔼然地一一作答。而阅读阿慧,知晓她的文字却是不久以前的事。因为关注回族文学,渐渐知道豫中平原上有一位小学教师李智慧在业余时间用阿慧的笔名默默却痴迷地侍弄着她的文学园地。人到中年的她可被划分到大器晚成型作家之列,随着她的散文近些年来屡获全国性的大奖,她的名字和作品也为读者所熟知。然而让我讶异的是,这两位年龄不同,人生际遇不同,甚至很有可能互不相识的作家却神奇地让她们笔下的散文作品无论在内容题材还是在精神蕴藉中有诸多的涵容汇通之处。也许,母族文化根系的绵长延伸和同为女性的慧心卓识促成了她们笔下散文似曾相识的面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