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不谈爱情


□ 李发强

  
  一
  
  天蒙蒙的,像要下雨。志鸿去矿上有些时候了,凤英想给小女儿月亮勾个毛线帽子,钩针却不见了,就叫六岁的女儿月蓉看好妹妹,她去秋云家借。到秋云家,见门关着,她想,这婆娘,男人打工去了,她就闲得到处逛了。正要走,见大宝和二宝蹲在菜园边玩泥巴,就问,大宝,你妈呢?
  大宝玩得起劲,头也没抬说,刚才在屋里跟志鸿叔叔说话呢。
  凤英的脑袋嗡了一声。她去凑着门听了听,没听见声音。她就喊开门。
  没人应。凤英推了推门,门没上锁,可是里面却闩住了。
  凤英说秋云,有猪在你家的菜园里,菜快被吃光了。
  还是没人应。凤英就说秋云我知道你在的,不开门我就砸了。
  屋里有了响声。门开了,秋云揉着惺忪的眼,拖着鞋出来。凤英直接就朝屋里钻,她预感到志鸿就在里面。可是秋云拦住了她。
  你这贱货,大白天居然偷男人!凤英抓住秋云的头发,狠狠撕扯,然后冲进屋。刚进门槛,就挨了迎面出来的志鸿一个响亮的耳光。
  凤英气晕了,扭住志鸿,又打又撞又骂。
  志鸿懵了,后退几步,摔在地上。他爬起来,使起力气,把凤英扭倒在地。凤英翻起身,一边大哭,一边抓起屋里的锅啦碗啦火钳啦烂鞋子啦朝志鸿和秋云身上乱砸,嘴里哭喊着:你们这对狗男女!老娘不把你们的×事抖出去就不是人!然后转身朝门口冲。
  秋云呆了,手脚无措。志鸿使劲拽着凤英,不让她走。凤英朝死里挣,志鸿朝死里拽。
  你们!凤英气急了,有本事就把老娘杀了!
  秋云害怕地看着凤英,又瞅瞅志鸿,说,不怪我。
  志鸿不说话,绷着脸,死拽着凤英。
  凤英指着秋云骂:还有×脸说!婊子,你想占我的位置吗?来,老娘让你!凤英哭着要去碰,但是动不得。
  大宝和二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过来看热闹。
  志鸿怕事情闹出去,就压低声音说,你小声点!
  你怕什么?我就是要传出去让大家都知道!
  别,我错了还不行!志鸿小声说。
  秋云也怕传出去,说,反正以后我真的不跟他来往了。
  凤英恨不得把两人给吞了,但见他们可怜兮兮的,又不愿意把志鸿白送给秋云,就说:我不信你们的鬼话!除非你们跪在神龛面前赌个咒,要不、要不……我就死给你们!……我……呜呜……
  志鸿知道凤英会做傻事,从前她跟婆婆吵架还吃过老鼠药呢。但要他下跪,又丢不起这个脸,就说,我说不就不了,你不要欺人太甚,给脸不要脸。
  我怎么不要脸了?凤英又疯狂起来:好!从此你再也看不到我不要脸了。你放心,我不会把你们的脏事说出去,说了脏我的嘴!
  凤英狠命一犟,挣脱了志鸿的手,捂着脸跑了。
  秋云也哭,说志鸿这下全完了。志鸿心如乱麻,怕凤英出事,就说你把屋里收拾好,我去堵那贱货的嘴。
  志鸿在自家猪圈旮旯找到凤英时,凤英正站在凳子上要上吊。他赶紧把她拉下来,结果遭到凤英一阵疾风急雨般的撕打。志鸿不还手,任她打。两个女儿被吓着了,大哭,被志鸿吼开了。
  凤英打累了,蹲着哭。志鸿说你打吧,我错了,我改,以后什么都依你。
  凤英说,我俩离婚!现在就离!
  志鸿说我给你道歉行不!我错了,再也不了。
  凤英回屋里,倒在床上,用被子蒙着,继续呜呜地哭。志鸿坐在旁边,心里惶惶的。
  原谅我嘛,凤英。志鸿见凤英的哭声小了,又说。
  再有下次,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凤英说。
  
  二
  
  秋云的男人志平在山西的煤矿挖煤。其实离半坡不远也有煤矿,但挣钱不多,志平就跟附近的两个人去了山西。原想挣点钱,钱没挣到,没想矿上冒顶,当场把他给砸死了。同去的老乡打来电话,志平的老父赵德顺请志鸿和社长赵德成去山西交涉。半月后,志鸿和赵德成回来了,带来了一个盒子和三万八千块钱。盒子装的是志平的骨灰,三万八是矿上给的抚恤金。
  看见骨灰盒,秋云有些恍惚。那么活生生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想哭,可是哭不出来,怔了很久,她才回屋,躺倒在床上,眼泪无声流。
  棺木买来了,做道场的法师请来了,锣声响起来了,幡悬起来了。
  灵堂设在大门口。几个孩子披着孝帕东屋西屋地乱蹿,爬到屋前的土墙上东一声西一声放鞭炮。灵前跪着大宝和二宝。大宝端着灵牌,二宝磕头,头上裹着的孝帕拖到了地上。听到鞭炮声,二宝忍不住回头瞧。志平的姐姐从远方赶来了,蹲在棺材旁边泣不成声。旁人见了,禁不住掉泪。看德顺老头,一张脸喝成了猪肝,薄嘴唇被酒润得湿漉漉的,像抹了胭脂。他拉住几个老头嘀嘀不休:志平的命卖了三万八!我娃儿的命卖了三万八!你说,三万八要买多少酒?你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