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文学》不光圆了我的文学梦


  《北京文学》不光圆了我的文学梦

  高国镜

  《北京文学》叫《北京文艺》的时候,我们那个小山村,冒出了许多文学青年,且几乎人人都订阅了一份《北京文艺》。我不但看《北京文艺》,还偷偷往上投稿。当我的一首叫《牛归》的诗在上面发表的时候,那已经是1982年11月,《北京文艺》也已经改成《北京文学》了。这首小诗还得到了著名诗人的好评。在此后的岁月里,我成了《北京文学》讲习所的小说创作班学员,却没能够发表小说,诗歌倒是偶尔登上了《北京文学》。《蹄窝和脚窝》在1985年12月《北京文学》发表后,还得到了几个姑娘的反馈意见。我还用这期杂志作为资本,给一时学雷锋出了名的顺义姑娘胡德艳寄了去。她在给我的回信中,似乎是向我发出了爱情的信号。在时隔不久的1984年5月29日,《北京文学》举办“青年诗歌作者创作班”,我是那19个青年男女之一。当年7月号的《北京文学》,把我那首在创作班上写的叫《信》的诗发表了——就是在这首诗的空白处,我前边提到的那位本来很含蓄、压根儿也没亲口叫过我亲爱的顺义姑娘,居然在那首诗的前边写了“亲爱的高国镜”几个字——不知道这诗起的作用有多大。隔年的1985年2月10日,《北京日报》上实实在在地发表了我和那位平原姑娘结婚的消息,其中就有志同道合,文学搭桥之类的内容。不管怎么说,我们成了生活和文学上的同路人。

  此后我在《北京文学》上又发表了《小鸟——种子》《空山寻鸟》等诗歌,还发表了散文《背房》等,其中《那山那人那片情》还被收入2008年“我最喜爱的中国散文1 00篇”,《浩然不会远去》被一些报刊选载。当我觉得在《北京文学》上发表小说很难的时候,我的一篇近1 5000字的短篇小说《窑神》,在责编张颐雯的关照下,悄悄地登上了《北京文学》的显耀位置。

  更为可喜的是,2007年5月我有幸参加了《北京文学》组织的幸运读者华东五市游,得到了一次与名作家、名编辑、名山大川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在随后的2008年,我和妻子胡德艳的奥运组诗《八闩的诗行>被《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特刊选载,并被收入《北京文学》杂志社策划、黎晶主编的《奥林匹克的中国盛典》一书。

  回过头来想想,《北京文学》上有我的文学脚印;而与此同时,《北京文学》似乎也间接地改变了我的命运,所以我多年来总是对《北京文学》情有独钟,即使不从邮局订阅,也要从报刊亭买到它。我十几岁的时候,《北京文艺》就伴随着我;我五十多岁了,《北京文学》还陪伴着我。今天儿媳妇回家来,临走时什么也不要,只找了几本《北京文学》带着,她说《北京文学》,她期期都看。自从儿媳妇进我们家门那天,每次回来都得带走一摞《北京文学》。但愿我和《北京文学》的情结永远延续下去,即使我不在人世了,我的儿女们也会一代代深爱着《北京文学》的。愿《北京文学》不但能圆我的文学梦,也能圆我妻儿的文学梦,还能圆更多人的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