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周鱼的池塘


□ 文非

  

  文 非

  那是一个阳光好得无法挑剔的早晨,我被父母的争吵声吵醒。

  母亲坐在床沿黯然垂泪,父亲醒来不久,眼角凝结着一朵朵橘黄色的眼屎,浓密的络腮胡还残留着点滴的呕吐物,脸膛上乌黑的煤印子并没有盖住他的不快。他用粗壮的双手反枕在脑后,眼睛一动不动盯着屋顶。

  “喝不死你,……等她们嫁出去后咱们就分开,我没法想象和一个酒鬼过完下半辈子是怎样一种折磨!”母亲泪水汹涌,口气决绝。

  母亲这句话我听过无数遍,我相信父亲也听得耳朵起了茧,一定是不以为然了。一个人天天把一句话挂在嘴边唠叨,谁又会去当真呢。

  “走吧,走得越远越好,老子还不稀罕!”父亲有点讥诮的味道。

  我对他们日复一日毫无新意的争吵并无兴趣。我爬起来趴在窗户上,看见三姐周鱼扛着铁锨钉耙正要出门,白亮锋利的耙钉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几乎刺痛了我的眼睛。我转过身嚷了起来:

  “看,她又去挖了。”

  父亲用手肘在床上探起了身子望了望窗外,含混不清地咕哝了一声,随即又躺了下去。

  “你应该去阻止她。……萨拉家给的钱越来越少,再不行人家就得雇别人啦。”

  母亲说得没错,昨天萨拉家已经雇了一个黑鬼抓鱼,可这家伙的水性哪里比得上周鱼,腿短脖子粗,潜下去四五回才捞到一条巴掌大的鲶鱼。酷爱吃鲫鱼的萨拉家的老爷子气得拿拐杖笃笃地拄着地皮。

  “随她去吧,反正她有的是力气。”父亲咕哝了一句,翻个身又闭眼睡去。

  那个大坑已经挖了好一段日子了,谁也不知道周鱼要干什么,倒是母亲给出了一个恶毒的解释:大坑是哑巴周鱼为父亲准备的,父亲随时会有喝趴的可能。母亲每次这样说着的时候,父亲就笑,露出一口白牙。父亲根本没有把母亲的话放在心上,更没有去阻止周鱼,只要她出门捞鱼并给他换来每天的酒钱就足够了,其它的事情由她去吧——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哑巴,你还指望她能干些什么更有意义的事情呢。

  隔壁屋里大姐和二姐正在为什么东西起了争执,声音一声比一声高。母亲擦干了眼泪,丢下我和父亲赶紧过去解围。

  我拎着水壶找到周鱼的时候,她还在灰头土脸地挖,像一只勤快的土拨鼠,吃力地把挖出来的泥土一筐一筐运到很远的山脚下。我不明白周鱼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她要挖一个巨大无比的坑?

  “三姐,她们都说你在做一件蠢事。”我盯着周鱼的脸,语气充满了讨好和巴结,我想证实这个坑到底和父亲有没有关系。

  周鱼并没有理会我,钉耙抡得老高,一阵金属吃土很深的钝响不断从坑底升起。这种声音在夏日的晌午显得异常沉闷,未及传远便被炽烈的太阳烤化了。……钉耙像是遇到了一点阻力,发出金属与坚石铿然碰撞的声音。周鱼停了下来,摊开满是血泡的手掌,舔了舔干裂的嘴。我为周鱼的轻慢有些生气——当然她对谁都这个样子,傲慢而冷漠——我眯缝起双眼,犹豫要不要把手中水壶给她的时候,周鱼却弓身爬上来拿过水壶喝了个精光。我的目光并没有从周鱼挂满浊汗的脸上移开,我在等待她告诉我答案。周鱼把水壶“哐当”丢在地上,张开细长的双手箍了一个圆,然后交替前伸做了一个划水的动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