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追怀冼星海


□ 何满子


主张人生就是选择的存在主义大师萨特曾在某处说过:记忆也是一种选择,当人遇到某种情景,某种刺激,便会从现实选择既往,想起某些人,某些事(大意)。确实如此。面对当前文化市场的浮嚣,黄钟歇响瓦釜齐鸣的可悲现象,常令人兴起正不胜邪之慨。于是,我脑里每每闪亮出旧时交往中一些对艺术持虔敬态度的人物形象。在音乐家中有马思聪和冼星海。马思聪在日常细微处透露出来的对音乐的敬业精神所给我的启沃,前些年我曾几次撰文提到;这回,乘冼星海逝世六十周年之机,来追述一下这位人民音乐家。
我和星海的交往从一九三七年八月在上海初见至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延安分别止,前后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但他曾向我倾谈过他的生平,特别是巴黎留学时期的传奇性的遭遇,以至我能就他的诉说以及与他交往中亲切的认知,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写出电影文学本《冼星海传》——这剧本经过一番周折未能摄制,终于在“文革”中被抄没,下文我将叙及。
初次会见的日期很好记,那是“八一三”淞沪战争即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后三天。我于淞沪战争爆发的次日由杭州到达上海;第二天会见钱韵玲,即后来的星海夫人;次日是由她带我去访问星海的。钱韵玲是我姐姐晓梅烈士在杭州黄河桥小学教书时的同事,钱的父亲就是淞沪战争时期的战地服务团团长,著名的理论家钱亦石。不久我就参加了战地服务团的工作。
冼星海当时住在拉都路(今襄阳南路)一条弄堂里一间石库门楼房的二楼。住着一间大约十五平米大小的房间,没有什么陈设。我们去的时候房里有几位来客,是《大众歌声》杂志的编辑,向星海索取他前些日子谱写的《青年进行曲》去发表的。这个开头几句是
前进,中国的青年
挺进,中国的青年
中国恰像暴风雨中的破船
我们要认识今日的危险
将一切力量
争取胜利的明天……
的歌曲在抗战前期十分风行。我们去的时候,星海正在将原来的五线谱改写简谱。星海没有钢琴,写完后用小提琴来试音校订——这把小提琴是离开巴黎回国前他的一位老师送给他的,我在《冼星海传》中叙述了送琴的故事。
星海拉琴试曲的模样,因为后来也见过几次,所以印象十分深刻。他一面拉琴,一面侧着头轻声哼唱,有时高举着弓,作短暂的沉思,再拉,再哼,最后放下琴,双手握拳使劲向上一击,满意地喊:“行了!”
可惜我和星海交往时,对音乐还是门外;不能像上世纪四十年代接触马思聪时那样,我已“恶补”过音乐知识,认真地读过了旋律学、和声学、曲式学、配器法等几乎涵盖了音乐学说理论作曲系的全部课程,得以籍专业知识和对方作深一层的交流。因此,我对星海的音乐风格不能像对马思聪的作品那样把握得较深,好在那时星海创作的大都是声乐曲,一切都很显露,他要直到去延安后才写器乐曲,大型的交响乐之类我都没有见到过谱,更没有听过乐队演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