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九渡(中篇小说)


□ 孙频

  1

  白毛,你的信。

  一个顶着一头花白头发的年轻人从角落里站起来,那头白发在灯光里闪着一种银质的光泽,钝而明亮。

  他先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才小心翼翼接过那封信。狱警手里的最后一封信也分出去了,众犯人却还像一群没有分到食物的猴子一样,懊恼地不甘地围着他,恨不得从他手里再长出几封信来。狱警不再理会他们,咔哒一声关了牢房的门。他们像是再次被推进了洞底,高高的铁窗像洞口一样悬在半空中,洞口里沉着几点金色的星光,但是深不见底。

  青森的灯光带着一种灯光本身的体重往苍白的墙壁上挤,墙、壁上便被逼出一种墓碑上的潮湿。灯光从高处坠下压在了每个犯人的脸上,每个人的脸上都被榨出了一轮阴影,阴影深处是两只木质的眼睛,盯着什么地方一盯就是很久,像是钉子钉进去了一样。监狱里的每一天每一夜都长得极其相似,就像一棵巨大的植物,夜以继日遮天蔽日地生长着,自顾自地繁衍出一片又一片纹理相同的叶子。

  在监狱里没有星期,也无所谓月份,只有无边无际的时间像一条大河一样往前狂奔,犯人们便自制出了一套监狱里的历法,那就是以收到一份家书作为一个月的开始。从这天开始往下数,一直数到三十夭的时候收到另一封家书,这就是新的一个月开始,然后再数下去。所以一旦书信没有准时到达,犯人们便觉得历法突然失效了,时间忽然之间紊乱了,荒凉而杂芜地疯长成一片,一点尽头都看不到。真正让人恐惧的就是时间深处这种无边无际的荒凉。这种荒凉要比他们的生命本身更强悍更坚硬,它们像牙齿一样牢牢长在他们身上,不会腐烂,不会死亡,只会像饥饿和干渴一样把他们掏空。

  生活在监狱里的人们是生活在一处荒岛上的,四周都是汪洋,他们根本不可能从这里逃出去。那些信便是他们和这个世界的唯一血脉联系。那是血管,不是别的。一旦这血管断了,他们便被这个世界彻底遗忘了,他们会在这暗无天日的角落里逐渐干枯成时光下面的化石。所以有信来的日子便是监狱里的节日。

  几束目光带着嫉妒落在白头发小伙子的手里,就像有几个人的体重同时向他压了过来。他本名叫王泽强,白毛是他的外号。他十六岁进了少教所,两年后又转到监狱,他的头发是从进了监狱后开始变白的。这是他在监狱里的第八年了,他像一株植物一样,过一秋头发便白一层,到第三个年头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一根黑头发了。一头白发在灯光下闪着银色的寒光,每一根白发都是通体透亮的,像白色的羽毛。然后,白发下面是一张年轻的铁灰色的脸,散发出的也是坚硬的铁气。这使他看起来就像一株被嫁接起来的奇异的植物。

  一株身首异处的植物。

  王泽强坐在铺上,把两条腿一盘,就像一只虫子突然把所有的触角都收回去了。他开始小心地却是极其安静地看信。这种异样的安静像栅栏一样围在了他身边,把那些目光挡在了外面,近不了他的身。信已经是开口的,监狱里的每封信都要被监狱里的干部先检查过之后才能到犯人们手中,有时候一封信在他们手里半个月之后才能辗转到犯人们手里。同样,犯人们寄出去的信也要被看过之后才能往出寄。他从已经撕开的信封里取出了里面的信,顶着一头白发,缩在荒野一般的灯光深处,像一个冻手冻脚的雪人一样,开始瑟缩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