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别墅(短篇小说)


□ 刘庆邦

  百般挑剔人家的小保姆,终于选择到了一个拥有别墅的理想人家,在此,她不仅成了情种,还将人家的私密写成小说发表。善写农村题材的著名作家刘庆邦,此次将视角和笔触转向城市。效果如何?读者诸君不妨一读。

  钱良蕴在北京和平里地区一处家政服务中心等候应聘。一说中心,好像规模有多大似的。钱良蕴来到中心一看,原来只有两间平房,还挤在两栋高大居民楼之间的夹缝里。钱良蕴把门楣上方家政服务中心的招牌看了看,点点头,心里留下了一个记号:现在什么东西都往大里说,都是以大为招徕,不过是唬人的把戏而已。钱良蕴对家政这两个字也很感兴趣。这里不说保姆服务,说成家政服务,好像带一个政字,就跟政治沾了边儿,就成了正规的事儿,严肃的事儿,有意思,有意思。两间平房里面,隔出了一个套间,套间里摆了两张桌子,是服务中心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凡是来找活儿干的人,须拿出自己的居民身份证和健康证明,到办公室入册登记,并交一点中介服务费。外屋备有简易沙发和饮水机,来人登记之后,就可以到外屋休息,等候需要保姆的雇主前来洽谈。洽谈由雇主和保姆之间直接进行,谈的项目有多种,其中主要的项目无非是服务内容、住宿条件和薪酬等。洽谈的时候,斗智斗嘴、讨价还价的情况是难免的。有一个比喻并不是贬低谁,这有点儿类似在乡下集镇的牛行卖牛买牛。买牛的总是对牛百般挑剔,目的是把价钱压低。而卖牛的总是把拴牛的绳子攥得紧紧的,价钱不合适,决不把牛出手。所不同的是,卖牛的都是牛的主人,出来应聘的人呢,主人是自己,“牛”也是自己,她们可不会把自己这头“牛”轻易被人牵走。事情一旦谈拢,雇主也须到办公室登记,交费。雇主所交的中介服务费要比应聘者交的费用多一倍。雇主还要留下电话,以便服务中心对雇走的家政服务人员的服务情况进行回访。这些手续都办完了,雇主方可把人领走。

  一上午,先后有三个雇主跟钱良蕴谈过,都没有谈拢,钱良蕴都没有跟人家走。在中心等候的有好几个女人,年轻的年长的都有。别人都被雇主领走了,最后独独剩下了钱良蕴。钱良蕴跟别人不同,别人都是雇佣者挑被雇佣者,她反过来了,是被雇佣者挑雇佣者。她在心里制定了雇佣者的标准,如果不合她的标准,她不会轻易跟人走。先是有一位中年妇女跟她谈过。中年妇女对她的评价是:我看这姑娘挺利索的。中年妇女的闺女马上要生孩子,问钱良蕴愿不愿意帮她看孩子,帮她伺候女儿过月子。钱良蕴说,她没伺候过坐月子的人,不会看孩子。中年妇女说:什么事情都是从不会到会,不会没关系,我可以教你。钱良蕴摇摇头。中年妇女问钱良蕴摇头是什么意思?钱良蕴说:我不喜欢听小孩子哭。中年妇女一听这个,脸子一下子就撂了下来,说:我看你出来不是要当保姆,你们家人给你找个保姆还差不多。

  第二个跟钱良蕴谈的是一个上岁数的老爷子。老爷子像是刚喝过酒,脸膛红红的,走路也不大稳当。老爷子上身穿一件中式团花棉袄,脚上穿一双像是内联升出品的布鞋,一看就是一位老北京。老爷子的长眉毛白了,目光却炯炯着,一上来就把钱良蕴盯准了,他开门见山地问钱良蕴:我说姑娘,你一个月要多少钱?钱良蕴把老爷子看了看,像是想了一下,说:三千块吧。老爷子嗨了一声说:姑娘您好口气,我一个月的退休金是多少钱哪,满打满算才两千四,你一张口就要三千,这不是要我的盒钱嘛!咱这么说吧,我这把年纪了,说不定哪天就爬烟筒去了。爬烟筒不要紧,人人都有这一回。问题是,我儿子闺女都不在身边,两间大房子我一个人住着,哪天我一口气没了,总得有一个跟我儿子闺女报信儿的人吧。我来请保姆,就是请一个报信儿的人。姑娘不怕您笑话,我还个价,每月给你这个数儿怎么样?说着把大拇指和食指张开,打出一个八百块的手势。钱良蕴觉出老爷子身上有一股地道的北京味儿,她对这个老爷子几乎有些喜欢,很想跟老爷子多聊聊。但她预设的服务对象里,不是老爷子这样的家庭和人物,她笑了一下,说:老爷爷,实在对不起,您老还是另请高明吧。

  第三个看上钱良蕴的是一位中年男人。中年男人高个子,大眼睛,身穿一件黑呢子大衣,脖子里围着红色的羊绒围巾,说他仪表堂堂完全可以。中年男人坐在钱良蕴身边,跟钱良蕴谈的时间长一些,几乎到了一种纠缠的程度,让钱良蕴心生厌烦。中年男人拿出一张名片给钱良蕴看,名片上显示,他是某国家机关的一位副处长,还是一位诗人。钱良蕴的样子有些惊奇,说,哟,您还是诗人哪!诗人眼睛乱眨,脸上竟红了一阵,说,不好意思,我业余时间写诗,出过两本诗集。钱良蕴说:有机会一定拜读。诗人说:没问题,随后我把诗集送给你。钱良蕴说:一定得签上您的大名哟。诗人说:那当然。诗人低下头,以手遮嘴,压低声音对钱良蕴说:我看你气质不错,你如果愿意跟我走,我可以教你写诗,我保你在两年之内在报刊上发表诗歌。那么,诗人雇钱良蕴去他家干什么呢,总不是为了招一个女学生吧。谈到实质性问题时,诗人才说,他家的老太太前段时间得了脑血栓,如今被拴在床上了,需要请一个人陪伴老太太,伺候老太太。钱良蕴说,恐怕不行,她不会伺候病人,这个活儿她干不了。诗人说:老太太会自己吃饭,自己上厕所,你只给她做做饭,陪她说说话就行了,活儿不算重。你开个价吧,我对每个劳动者都很尊重。钱良蕴不开价,说她真的不会伺候病人。诗人说:我一个月给你一千五怎么样?另外管吃管住。钱良蕴说:叔叔,不是多少钱的问题,真的,该怎么说呢!诗人开始有些不悦,打断钱良蕴的话说:你不要跟我来这个,你们这一行我懂,不是为了钱,你出来干什么!我发现你很聪明,很会讲价钱。不提价钱的人是最会讲价钱的。这样吧,我再给你加三百,每月一千八,怎么样?你去打听打听,我出的价钱可是全北京市最高的,这下你满意了吧?钱良蕴没有表示满意,她让诗人跟别的应聘的人谈谈吧。诗人说:我不跟别人谈,只跟你一个人谈。你必须跟我说清楚,为什么不同意去我们家当保姆。如果说不出让我信服的理由,你的行为就等于出租车司机的拒载,我是不答应的。你应该清楚,这儿不是外地,是首都北京,北京是最讲规矩的地方,不讲规矩是要吃亏的。钱良蕴明白,她是遇到难缠的人了,这个人看重的可能是她的年轻和她的长相,对她很有可能是另有所图。她如果跟着这个自称是诗人的人走,如同掉进泥淖里,以后想摆脱他就难了。好在钱良蕴并不害怕,也不着急,她的神情是镇定的。她打开心里的笔记本,把这个人的表现记下了,还顺便把这个人的外貌特征略略记了几笔。同时也是在她心里的笔记本上,她很快编好了一个应付诗人的故事。她说:叔叔,真对不起,我一看您就是个好人,一个有学问的人,如果能为您服务,我应该感到荣幸。可是,有一个情况,我不得不对您说。我奶奶就是一个瘫痪在床的病人,我不能看见我奶奶瘫痪的状态,一看见她瘫痪的样子,我就手软脚软,好像自己也快要瘫痪了。就是因为这个,我才决定从家里出来,到北京来打工。叔叔请您原谅我吧。诗人有些疑惑地看着钱良蕴,问:你说的是实话吗?你不是在编故事吧?钱良蕴反问:您看我像是会编故事的人吗?诗人这才丢下钱良蕴,起身离去。走到门口,他又返回来,到套间去了。他向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告了钱良蕴一状,说钱良蕴是一个挑肥拣瘦的人,素质不高,北京不应放这样的人进来。

分享:
 
更多关于“走进别墅(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