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别墅(短篇小说)


□ 刘庆邦

  百般挑剔人家的小保姆,终于选择到了一个拥有别墅的理想人家,在此,她不仅成了情种,还将人家的私密写成小说发表。善写农村题材的著名作家刘庆邦,此次将视角和笔触转向城市。效果如何?读者诸君不妨一读。

  钱良蕴在北京和平里地区一处家政服务中心等候应聘。一说中心,好像规模有多大似的。钱良蕴来到中心一看,原来只有两间平房,还挤在两栋高大居民楼之间的夹缝里。钱良蕴把门楣上方家政服务中心的招牌看了看,点点头,心里留下了一个记号:现在什么东西都往大里说,都是以大为招徕,不过是唬人的把戏而已。钱良蕴对家政这两个字也很感兴趣。这里不说保姆服务,说成家政服务,好像带一个政字,就跟政治沾了边儿,就成了正规的事儿,严肃的事儿,有意思,有意思。两间平房里面,隔出了一个套间,套间里摆了两张桌子,是服务中心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凡是来找活儿干的人,须拿出自己的居民身份证和健康证明,到办公室入册登记,并交一点中介服务费。外屋备有简易沙发和饮水机,来人登记之后,就可以到外屋休息,等候需要保姆的雇主前来洽谈。洽谈由雇主和保姆之间直接进行,谈的项目有多种,其中主要的项目无非是服务内容、住宿条件和薪酬等。洽谈的时候,斗智斗嘴、讨价还价的情况是难免的。有一个比喻并不是贬低谁,这有点儿类似在乡下集镇的牛行卖牛买牛。买牛的总是对牛百般挑剔,目的是把价钱压低。而卖牛的总是把拴牛的绳子攥得紧紧的,价钱不合适,决不把牛出手。所不同的是,卖牛的都是牛的主人,出来应聘的人呢,主人是自己,“牛”也是自己,她们可不会把自己这头“牛”轻易被人牵走。事情一旦谈拢,雇主也须到办公室登记,交费。雇主所交的中介服务费要比应聘者交的费用多一倍。雇主还要留下电话,以便服务中心对雇走的家政服务人员的服务情况进行回访。这些手续都办完了,雇主方可把人领走。

  一上午,先后有三个雇主跟钱良蕴谈过,都没有谈拢,钱良蕴都没有跟人家走。在中心等候的有好几个女人,年轻的年长的都有。别人都被雇主领走了,最后独独剩下了钱良蕴。钱良蕴跟别人不同,别人都是雇佣者挑被雇佣者,她反过来了,是被雇佣者挑雇佣者。她在心里制定了雇佣者的标准,如果不合她的标准,她不会轻易跟人走。先是有一位中年妇女跟她谈过。中年妇女对她的评价是:我看这姑娘挺利索的。中年妇女的闺女马上要生孩子,问钱良蕴愿不愿意帮她看孩子,帮她伺候女儿过月子。钱良蕴说,她没伺候过坐月子的人,不会看孩子。中年妇女说:什么事情都是从不会到会,不会没关系,我可以教你。钱良蕴摇摇头。中年妇女问钱良蕴摇头是什么意思?钱良蕴说:我不喜欢听小孩子哭。中年妇女一听这个,脸子一下子就撂了下来,说:我看你出来不是要当保姆,你们家人给你找个保姆还差不多。

  第二个跟钱良蕴谈的是一个上岁数的老爷子。老爷子像是刚喝过酒,脸膛红红的,走路也不大稳当。老爷子上身穿一件中式团花棉袄,脚上穿一双像是内联升出品的布鞋,一看就是一位老北京。老爷子的长眉毛白了,目光却炯炯着,一上来就把钱良蕴盯准了,他开门见山地问钱良蕴:我说姑娘,你一个月要多少钱?钱良蕴把老爷子看了看,像是想了一下,说:三千块吧。老爷子嗨了一声说:姑娘您好口气,我一个月的退休金是多少钱哪,满打满算才两千四,你一张口就要三千,这不是要我的盒钱嘛!咱这么说吧,我这把年纪了,说不定哪天就爬烟筒去了。爬烟筒不要紧,人人都有这一回。问题是,我儿子闺女都不在身边,两间大房子我一个人住着,哪天我一口气没了,总得有一个跟我儿子闺女报信儿的人吧。我来请保姆,就是请一个报信儿的人。姑娘不怕您笑话,我还个价,每月给你这个数儿怎么样?说着把大拇指和食指张开,打出一个八百块的手势。钱良蕴觉出老爷子身上有一股地道的北京味儿,她对这个老爷子几乎有些喜欢,很想跟老爷子多聊聊。但她预设的服务对象里,不是老爷子这样的家庭和人物,她笑了一下,说:老爷爷,实在对不起,您老还是另请高明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