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林读友


□ 陈巨锁

  杏花开时,好雨初至,春寒未尽,便欲饮酒。每把盏小酌,自会想起杏花村的书友文景明先生。
  提起文景明,已然是一位大家熟知的书法名家了。只要赏读那两本厚厚的大八开本的《文景明书法集》,你就知道他的书法造诣之深了。其书法艺术之特色,早有卫俊秀、张颔、林鹏、柯文辉诸先生的评述,可谓“贤者识其大者”。我不敏,对其书艺没有新的见解,便也无需在此饶舌了。然而与景明兄相交,约略也有二十年的历史了,对他的为人处世,似乎还有一些微末的感受,而且大都是和书法事业有些关联,摘其三五,简略叙之,或许从中亦可窥见文先生的一鳞半爪(景明表字见龙),这自然是“不贤者识其小者”了。
  和文先生的相识,是从《“杏花杯”首届全国书法大赛》开始的,那已是1987年的往事了。那时,全国性的书法赛事远没有今天如此的频冗和泛滥。当时的评委一请便到,也没有什么要求,仅为其提供旅差费而已。一时间,数十位书法名家云集太原。大赛中,景明兄为汾酒厂(出资单位)的全权代表,总理其事。特别是后勤事务,安排得妥妥帖帖,无一疏漏。说一小例,评审工作结束后,到杏花村汾酒厂参观、笔会。当年许多地方的笔会,多是安排书桌三五张,以书家资历深浅、职位高低、年龄大小,依次挥毫。就中有个别书家,书兴甚浓,占一席阵地,不知倦怠,忘我写来;而有的书家,虽字写得不错,却资历不高,便没有用武之地(桌子),只能坐在一旁吃茶不辍(这真是书法作品进入市场后的今天,难以想象的事情)。景明兄临见妙裁,在汾酒厂偌大的会议室,摆出数十张桌子,给每位书家设一席,任其尽兴写来。年轻女工,端茶送水,添墨理纸,服务周到,殷勤可嘉,便中也求得不少书家墨宝。一个晚上,书家们为汾酒厂辛勤奉献,留下了无数的佳作,无尽的财富。于此一端,也足见景明兄的机敏和睿智了。
  景明兄,热情豪爽,每相聚,酒过三杯,畅谈不已。若进京或赴并参会,我俩多同住一室,夜来长谈不倦,评品书家书作,他语多惊人,理甚契合,总令我折服不已。景明在大学时,学中文,师事章太炎高足姚奠中先生,积学储宝,不负师教。工作以来,虽效力企业,然无一日一时忘却文化,于酒厂,刻碑建廊,广集当代书画名家精品于环堵;再建酒史博物馆,搜罗古今酒器文物陈列于一室。如此工程,殚精竭虑,奔走劳神,其间又凝聚着景明兄多少心血,非躬亲者,焉知其中甘苦。此等事业,非有积学者,又岂能成就。
  于书法、学问,景明兄好学而无常师,或可谓转益多师者也。于古,广学百家,博采众长;于今,先后问道林鹏、张颔、卫俊秀诸先生。于卫俊秀处,请益尤勤。景明居汾阳,卫老居西安。每当工余或假日,景明便驱车西进,往谒卫老,聆听教诲,得观挥毫。即不能见面,每有不解处,便致函先生。释疑解难,卫老不辞。在景明处,曾见卫老函三十余件,看似村言俚语(通俗浅易如拉家常),却是度人金针。景明幸甚,羡煞我辈。于此,既感景明兄勤学好问之精神,亦感卫先生诲人不倦之品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