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戛然而止的幸福生活


□ 裘山山
戛然而止的幸福生活 裘山山 1   单云是个上不得厅堂下不得厨房的女人。   世上就有这样的女人,你不要不信。   上不得厅堂,是指她不够漂亮没有风韵,不善交际口拙木讷,无法作为丈夫的门面出现在丈夫的社会关系前,让丈夫脸上有光。下不得厨房,是指她不够能干,烹饪无术,对家务也没兴趣,不能作为丈夫的贤内助默默劳作,给丈夫带来舒适的生活。   那她总得有个适合的栖息地吧?总不能成天飘在风雨中,虽然她叫做单云。当然有:书房。   如果单云是只鸟,书房就是她的巢。   幸福是什么?单云觉得幸福就是早上起来,泡一杯茶,坐在书香环绕的房间里,随意地看看这本书,翻翻那本书。看累了,就听听音乐,喝杯咖啡,看起劲儿了,就打开电脑,随手写上那么一段,或者在书房里转悠,发呆,望望窗外的风景,胡思乱想。   很显然,这样的生活,要求单云嫁给一个有钱的、有文化的、有胸怀的男人。这三个要求是一个比一个高,一个比一个难度大。   单云也有过一次婚姻,嫁给了一个希望她下厨房的男人。那个男人虽然并不比单云有钱,但他是男人,有权要求单云下厨房为他做饭洗衣服。单云先是忍受,就做最简单的饭菜,比如把萝卜白菜肉片放一块儿煮,还说营养齐全。这样的菜吃一两顿可以,三顿以上就不行了。何况这样的菜单云也能把它煮煳,因为她一边看书一边煮,忘了,直到冒黑烟。男人发火,她也发火,一边在厨房洗黑锅一边抱怨唠叨,凭什么我给你做饭?凭什么我一个人干家务?我又不是家庭妇女!有本事你让我不上班,我就去读烹饪学校,回来天天给你做美食。单云的声音不大,意思尖刻,弄得男人气鼓气胀的,根本吃不下饭。本来也不是什么好吃的饭。这样的战争差不多三五天就会发生一次,男人说,我迟早会被你气死。单云说,我难道活得愉快吗?   终于,离了。   单云是带着希望离的,她希望自己的下一次婚姻,能遇到一个不让自己下厨房的男人,一个能理解她对阅读热爱的男人,一个让她安静地待在书房的男人。但凭她的先天条件,哪里可能呢?想都不要想。可她就是这么想的。没人跟她说,她还真不明白。   离婚后她数次相亲,每次见面她总是老老实实地跟人家说,我不善家务。我喜欢读书。人家问,生活呢?她说,过最简单的生活嘛。可是那些前来和单云相亲的人,都是些在美女战场上退败下来的男人,本来就抱着过日子的朴素想法,因为介绍人说了,对方不漂亮。你不漂亮还不善家务,一根甘蔗两头都不甜,那还是甘蔗吗?   单云总希望用自己对书的热爱打动对方。她比男方提前到,坐在那里看书,男方看到一个相亲的女人坐在那里安静地看书,就一点儿不感动吗?   总算有一个感动的,上来就说,单小姐,没想到你这么爱学习。   单云微微蹙眉说,我不姓单(dān),我姓单(shàn)。   男人说,不是简单的单吗?   单云说,没错,可是在姓氏里它念“单”,和善良的善一个音。   男人说,我觉得还是念“丹”好听些。   单云自然没有兴趣再见第二次了。   单云当然不是个不劳而获的人,她有自己的工作,大学毕业后分到一个机关,挣一份儿钱,但那个钱,需要她早出晚归,甚至早早出,晚晚归。再说,单云挣的那份儿钱,只够她有个睡觉的地方,吃最简单的一日三餐,哪里够有书房呢?   但她实在是热爱阅读,没有书房不要紧,她就在床上看,在公园里看,在公交车上看,或者,在单位的会议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