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中学生的学习札记(报告文学)


□ 李琭璐

应试教育如今让当学生的深感痛苦。作为一名面临高考的学生,作者在一同学的桌上发现这样一行字:“考试考试又考试,听到考试心就慌,红灯又要满天挂,回家如何见爹娘。”还有一位学生加了这样的旁注:“横眉冷对考试卷——一片空白,手里紧握金刚钻——双手发抖,分数分数奈若何——你来试试,谁叫出题这般难——该下地狱。”类似这样的打油诗还有很多,它们裸露在课桌上,不知道老师和家长看了这些打油诗会作何感想?
抨击应试教育的文章,本刊这些年已经发得很多了,却从未从学生的角度深入到学生的生活和心灵深处,了解他们真实的心理状态和思想情感。作为教育中的主角,对于来自学校和家长的压力,他们认同吗?他们快乐吗?他们的想法是否与大人们的想法一致?他们如何看待当今中国的学校教育?
请静心感受一下来自这个群体的内心律动,仔细倾听一下这些被家长和老师寄予厚望的主角的呼声吧,他们那鲜为人知甚至与大人们截然相反的思想与情感,或许会让你大吃一惊——

一、审视考试

有一个自己曾经最要好的朋友告诉我,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这个朋友在北京某重点中学念高二,紧张的学习气氛使她成长的脚步愈发沉重,直至将近崩溃。她去看了几次心理医生,但都不奏效。去年春天,由于过重的心理负担,她不得不辍学在家,开始了自学生涯。她在信中对我讲:她上初中时是年级成绩最好的,中考时以全校第一的好成绩考入了这所在别人看来遥不可及的学校。她说,上了高中才知道生活是那么的乏味,学习的紧张气氛使她透不过气来,她放弃的不仅是学业,也放弃了束缚她头脑的枷锁。
作为高二的学生,面对着一年后的高考,耳边激荡着隔壁同窗在考场上挥鞭策马的声音,我们无不心悸。在我的记忆里,高三的学生好像每天都在布置考场,每个教室只留25把桌椅,考试的时候摄像头全部开启。如此频繁的考试让高三的学生深感痛苦。我在一考生的桌上发现这样一行字:“考试考试又考试,听到考试心就慌,红灯又要满天挂,回家如何见爹娘。”还有一位学生加了这样的旁注:“横眉冷对考试卷———一片空白,手里紧握金刚钻———双手发抖,分数分数奈若何———你来试试,谁叫出题这般难———该下地狱。”类似这样的打油诗还有很多,它们裸露在课桌上,该给我们以警示了。
我不知道老师看了这些打油诗会有什么样的感受。我采访了自己的班主任,她坦言,学生的心理负担过重是社会普遍存在的问题,并不是通过学校和老师就能扭转这一现象的。现在全国上下都在大力提倡素质教育,但由于应试教育根深蒂固,真正实现由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轨有一个过程。有些地区反而是应试教育愈演愈烈。由于升学、就业的竞争非常激烈,家长寄托于孩子的最大愿望就是能够考取重点高中,考取名牌大学,而忽视了学生的个性化发展,这是非常错误的。少年作家韩寒说的一句话我觉得很对,如果这个社会上有全才,那么将是这个社会的一大幸事;如果没有,我们只好把全字下的“王”字拿掉。
据对部分在校高中生的调查,他们在初中,尤其是初三那年,课业负担突然加重,有十几门功课都要考试,加上中考的压力,学生们很少有没请过家教的。迫于社会及家长的压力,学校也难以适从,往往在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之间左冲右突,进退两难,这就使学生们仍旧挣扎在“应试”苦海中。
北京某中学在中考测试体育时,一位女生当场昏倒,待她送到医院时,颅内大面积出血,虽然性命保住了,但却永远不会和其他正常孩子一样学习工作。由于长时间的缺氧,她被医生诊断为脑死亡,即我们常说的“植物人”,只能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究其原因才知道,这个女孩在体育加试前超负荷学习,一天几乎只睡三个小时,体育测试前也是刚刚从一个学校上课赶过来,种种原因导致了这场悲剧的发生。我们不禁要问:学校里的老师难道没有察觉到孩子的异常?孩子的父母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女儿的异常?她才15岁,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还没等到绽放那一天就提前枯萎了。孩子的妈妈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回忆女儿:孩子,还记得白洋淀的荷花吗?你说过,你要永远坚强健康地成长,夏天快要到了,湖里的荷花又要开了……这样的文字让我们震撼,也让我们读懂了一位母亲对女儿的柔情。
这样的悲剧我们不希望看到,但却不断地从我们耳边传来。
2004年的一天,北京某重点中学一名学生在上学时间没有到校上课,而是让同学帮忙请假,谎称“身体不舒服”,他独自买来长绳子,挂在房梁上,还写了给父母的最后一封信,然后上吊自杀。信中写了许多关于他怎样反感老师,抱怨学习的压力过大以至实在承受不了等等。孩子的母亲晚上下班回家,看到孩子早已冰冷的身体,一下子晕了过去。在记者采访这位母亲时,她哭着告诉记者,自己的儿子学习很好,每次都是班上的前三名,这样的孩子怎么会有心理问题,他怎么会感到压力太大?她反问记者。记者又问她:学习好的孩子心理就一定健康吗?这位母亲顿时无语,眼泪簌簌地落下,嘴里喃喃地念着儿子的名字……仅仅从物质角度,母亲还是关心儿子的,她让孩子上最好的学校,享受别人没有的一切,但从精神上,儿子缺乏母亲的鼓励与安慰,长此以往,造成了儿子的性格孤僻,独来独往,最后酿成不可挽回的悲剧。试想,如果母亲在出事前一天说些鼓励孩子的话;试想,如果学校给予学生的压力小一点,这个17岁的高中生也不会头也不回地走上绝路。这有他母亲的责任,也有社会潜在的不可推卸的责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