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生二题


□ 杨玉祥

兰 子


兰子。大名叫兰新彩。个头、长像酷似电影演员斯琴高娃。走在街上常有小姑娘小伙子找她签字。
兰子有股子斯琴高娃饰演的“虎妞”的冲劲。刚生完孩子,婆婆死活不给她照看,可兰子一去,就成了。女伴们讨要窍门,兰子叉着腰说:“我就把小丫挺的往老丫挺的那一搁,走人。”众人皆傻眼,接着爆发一串笑。
那阵子兴看内部电影。兰子常跑去等退票,回到单位就眉飞色舞地给大家讲里面没有删去的暴露镜头。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
一位师傅把兰子叫进男更衣室说:“看一场电影给多少钱?”
“20元。”
“我这个便宜,你给10元就行。”说着就要解腰带。
换别人早羞得跑出去了。因为兰子当时也就是二十七八岁,算是刚刚生过孩子的少妇.
兰子从兜里掏出10元钱,往更衣室的桌上一拍说:“脱!”震得桌上尘土飞扬。
那师傅脱去衬衫,光着脊梁,再脱掉裤子,仅剩里面的裤衩.他偷眼看着兰子,兰子双手叉腰,挑衅般地看着他,嘴里不停地唠叨:“脱!”
师傅一抱拳说:“你真不怵呀!这10元钱我不挣了。”说完涨红着脸穿裤子。
兰子伸出拇指往后一戳说:“你姑奶奶怕过谁!你也不打听打听。”说完昂着头甩门走出更衣室。
那时我是个刚进厂门的小徒工.这天兰子聊起她又把一个魁梧的汉子灌醉,从椅子上滑到桌子底下。我静静地听着,喃喃说:“兰师傅真行!我是白酒滴酒不沾。”
她粗鲁地摸了摸我的脑壳说:“你也配做男子汉。还不如个娘们。”
不知是摸脑壳的动作羞辱了我,还是这句话刺激了我。我拨开她的手,怒目而视。
兰子笑了。“怎么,小伙子,不服?咱俩比比,谁输了给对方跪下磕三个响头。”
“比就比,我怕谁!”
兰子戳戳手指:“好小子,是条汉子。”
众人惊愕地望着我,似乎希望我赶紧改口。兰子外号“兰八两”,不知多少酒场上的英雄好汉败在她脚下。
我当时也不是吃了豹子胆,而是一位曾拉洋车的叔叔告诉我一个解酒秘方。我是有恃无恐。


在男更衣室的凳子上,摆了两瓶“二锅头”,旁边一盘猪头肉,一盘花生米。兰子把两个权当酒杯的茶杯斟满酒,然后举起一杯和我的杯子碰了一下说:“姐姐先干为敬。”一扬脖,咕咚咕咚喝个罄尽。
我抿了一口酒,火辣辣的,难咽。
兰子得意地望着我,似乎胜利在望了。
我说:“我这人喝酒前一般先喝点水。白开水。”
“喝去!”兰子依然坐在凳子前的小板凳上,没有起身。
我乘兰子不防备,把准备好的三包人丹喝进肚子。叔叔说:“人丹不光是去暑,还解酒。”
喝进的人丹在肚子里凉飕飕的。
我回到凳子前,也像兰子一样,一扬脖,把一茶杯酒喝干。那是65度的白酒。
“有种!”兰子赞扬我一句,同时又把我们的杯子斟满。她又一扬脖,一杯酒见了底。她举着空着的酒杯在面前晃了晃,像举着一面胜利的旗帜。
我也一仰脖,喝干了酒。
吞进肚子里的人丹发生了效用。灌进的烈性酒没有了热辣辣的气味。我甚至感到喝的不是酒而是水了。
对面的兰子两颊涨得通红,胸前燥热.她解开衣襟,露出白色的乳罩和雪白的脖颈。我第一次看见女同志袒露胸脯,感到耳根子发热。为了遮掩尴尬,我顺下眼皮,抄起桌子上的茶杯,斟满酒,举起自己的那杯酒,在空中晃了晃,像是炫耀军功章,一扬脖,喝个干干净净。
兰子傻眼了。她木呆呆地半张着嘴巴,伸手去端自己的那杯酒,手指间不易被人察觉地抖了抖。
酒杯端起来了,往下一灌,没有一饮而尽,而是仅仅喝下去三分之一.她涨红着脸,一只手抚摸着胸口,露出难以下咽的痛苦表情。
看来我是胜利在望,应乘胜追击。我给自己灌了一杯酒,满满地顺着杯口往下淌。我站起身,一手叉腰,一手端杯,大喊一声:“走!”咕咚咕咚,一杯酒灌进肚里。
围观的师傅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兰子仰着脸,傻呆呆地望着我空了的酒杯,双眼黯然了。忽然扑咚一声跪在我脚下,“咚咚咚”三个响头。我吓坏了,忙上前去搀,她依然固执地跪在地上,双手抱拳:“兄弟服了!兄弟服了!”


我站在宽敞的车间大厂房里,兰子走过来冷不丁击我一拳说:“练瓦尔特拳。”我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说:“甭闹!”
“论喝酒我不是你的对手,论打架,甭看你是男人,我是娘们,我不怵你。”车间里人都知道,兰子出身于武术世家,父亲、叔叔,哥哥、弟弟,都吃武术这碗饭,从小跟着他们伸胳膊踢腿,学了一些招数,一般男人不是兰子的对手。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