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视野中的谜 散落在川藏区的神秘星形碉楼


□ (法)弗德瑞克

这些高高的、傲视在川藏地区、或成群或散落的凸显碉楼,即使对于今天的学者们也意味着很多的迷惑:它们的建造年代是何时?它们的用途是什么?它们的建造者是谁?在过去的8年时间里,作者将大部分时间、精力和资金,都投入这些鲜为人知、却令人震撼的古代"摩天大楼"之中,试图揭开谜团,找出其中的某些答案来。
<a href=视野中的谜 散落在川藏区的神秘星形碉楼图片1" />

“这是一幅辉煌的画面!数十座高高的碉楼与色彩斑斓传统民居相映成趣,像是一把把金剑在落日余晖中闪耀。难道您不觉得这些不可思议的建筑比世界上任何城堡都要漂亮吗?
从这里我们能看到的多数是方形碉楼,也有些是5角、6角、8角,甚至13角的。每座都是杰作,结构没有瑕疵,角像刀刃一样棱直,墙壁牢固又光滑。经历了这么多风和雨,甚至战争和地震的洗礼,它们仍然骄傲地耸立着。有的已倾斜,但决不倒下;有的已坍塌了一半,废墟上布满了尘土,缠绕着野藤,甚至连树也欺压着它,最终沦为狐狸、老鼠的家。然而,在人们眼里,它们将永远保存着自己的荣光、庄严和神秘。即使你是一个西方人,来这儿看到这些古碉楼,也想要知道碉楼背后那奇异、神秘的古老故事。”
这是2001年,太阳光穿透了水晶般澄澈的空气,鸟正在歌唱,大渡河蜿蜒流过冰雪覆盖的墨尔多神山,牟子,一个本地的汉族作家,带着少许惊讶听完我关于碉楼的问题后,面带笑容,给我的回答。
当我努力用中文告诉他最高的星形碉楼在四川马尔康附近,在西藏工布江达,有8、12个角的碉楼,而且我关于碉楼的纪录片也已在西方播映了,他更加惊讶。
我也惊异于他对碉楼的热情。我以前遇到的当地人虽然很友好,但大部分对这些散落在其田间地头、家门口和山坡灌木丛中的,没有用处的废弃碉楼不感兴趣。问起这些碉楼建于何时,老人们会说“一千多年前”,这是句用于所有古老事物的惯用语。
世纪90年代初,我便独自漫游于中国乡村,包括西藏。因为想看到“最真实的中国”,我从不租车,总是搭便车、乘坐公共汽车或骑自行车旅游。有时还买马或牦牛到不通公路的地方去。
我第一次看到碉楼是在1997年。当我途经丹巴时,在瓢泼大雨的雨幕中发现远山的斜坡上,矗立着许多高高的建筑物,夺人眼目……几个月后,我到了丹巴以西约800公里的工布江达(西藏东南),又看到一些形状奇异的碉楼。
1998年初夏,正当我准备前往四川西部勘查雪豹现状时,一位法国朋友告诉我他在当地看到过一些独耸的“星形”碉楼。但这让我非常惊奇,因为这个地区离我首次看到碉楼的地方至少有300公里远。而且这位朋友还肯定地告诉我,迄今为止这些碉楼几乎被中外的学者所“忽略”。
视野中的谜 散落在川藏区的神秘星形碉楼图片2
但是真的没人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为什么建造了它们吗?

一个你能看见却解不开的谜

这些形制完全不同于我曾见过的碉楼激起了我的好奇,到底这些谜一般的建筑是怎么回事?我决定去调查,然而调查越深入,碉楼就越神秘。
在成都我和一些学者朋友研习了几乎所有建筑方面的文献,最后确信,虽然有很多对碉楼的研究,但都是在研究某些碉楼所在地区时顺带提到了这种奇特的地方建筑,可以说迄今为止,没有人系统地研究过这些古碉楼,更没有人确知其历史。
甚至在最近出版的五卷本共3000页的《中国民族建筑》丛书里,也仅有寥寥数笔谈到碉楼。书中只提到一座马尔康的星形碉楼,说该碉楼建于1887年。如果这座碉楼是如此晚才修建的,那么在其修建时就应被记载了。我感到越来越迷惑。不过,这本书里倒是多次提到羌族的“碉堡文化”。
当地居民、政府、学者,甚至19世纪进入此地的西方探险家都知道,“民族走廊”上散落着一些古碉楼。
但为何这些高大的古代星形、石砌碉楼尚未在地图上标志过,没人科学地测算过它们的始建年代,甚至也没人将其视为一种独特的建筑现象进行研究呢?
也许是因为人们都知道碉楼是中世纪极常见的一种建筑,因而易于将其仅视为“一些石头建筑”而忽略。没人认识到这些形制独特的碉楼是独一无二的,也没人意识到其数量之众,分布之广。
视野中的谜 散落在川藏区的神秘星形碉楼图片3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