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强故事:风流总在风雨后


□ 侯 亮


长大成人

其实当时家里人并不赞同我们姐弟俩从事文艺方面的工作。相比之下,我姐姐要比我有天分、有才华得多,但她最后没能进入这一行,而是进了市卫生局。面我走向文艺的道路却是受我姐姐的影响。现在想起,觉得有点阴差错的感觉。
——李强
李强1960年出生在北京。父亲在北京市总工会工作,母亲在市卫生局工作,上头还有个姐姐。
童年时,文化生活比较单调,印象最深的是冒充家属看电视。那大概是在上个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黑白电视机刚刚在北京出现,也只有大企业才有。电视节目也很单调,偶尔会放几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拍摄的革命历史题材的电影。不像现在,有这么多电视连续剧和综艺节目。
为了能看上几眼,李强常偷偷溜出家门,约了院子里的小伙伴,直奔附近的一家大工厂。到了工厂,还不敢走正门,怕让传达室看门的拦住。他们只能找一处僻静处,翻墙进去。因为家庭电视远没有普及,工厂附近跑来看的人非常多,有的是工厂的,有的就不是。人太多的时候,管理员就要挨个清点人数,看到面孔不是特熟的就要问,你是谁谁谁的家属。李强他们有时能混过去,有时就只有被轰走的份了。每次被管理员轰走的时候都又气又恨,心想长大以后一定要好好挣钱,一下买两台,想看哪台看哪台,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
看电影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了。那时候电影票比较便宜,五分钱一张票。逢上六一儿童节、国庆节,学校还会组织学生免费观看。每当这个时候,他们比逢年过节还要兴奋。在看电影前几天晚上就激动得睡不着觉了。到了寒暑假,电影院设有学生专场,放的是《奇袭》、《地道战》、《地雷战》之类的片子。说起来也奇怪,这些片子他们连自己都记不清看过多少遍了,每次却都津津有味,真是百看不厌。虽然电影票相比现在很便宜,但对大多数孩子来讲也是相当奢侈的。到了暑假,最轰动的爆炸性新闻就是听说谁他爸给了他一块钱,让把所有的电影专场都看完。
小学时李强还在一部独幕话剧里演过一个老班长的角色,但那时候却怎么都没想过将来会当演员,小学初中边玩边学就晃晃悠悠地过来了。等上了中学,他喜欢上了体育,打球呀、游泳呀、跑步呀,乐此不疲。班主任老师一看,与其强行制止,不如因势利导,就让他当上了班里的文体委员。他经常要带着同学野营、拉练、喊喊口号、组织联谊赛之类的。至于文化课的学习,李强倒没怎么费过心思。他们年级当时六个班,三个班学俄语,三个班学英语。他对英语有兴趣,却阴差阳错地被分在了俄语班。李强一上俄语课就头疼,有事没事就请假。还好那时候是开放性考试,要求很低,所以压力也不大。
在那个年代,能参军当兵是很多人的梦想,李强自然也不例外。早在初中的时候,他就和几个同学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考过特种兵。没想到班里有个同学竟然考上了,大家羡慕万分。要去当特种兵的同学临走时,全班师生像欢送英雄一样欢送他。等高中以后,李强还报过空军,但因为体检方面不合格,每次都被涮了下来。那种挫败感让李强至今难忘。
要说起对李强以后走向文艺之路多多少少有些影响的人,那肯定是他姐姐了。姐姐对文艺非常感兴趣,喜欢唱歌、跳舞,小学到中学她都是文艺骨干。可惜的是,她后来没有干这一行。北京舞蹈团、杂技团、电台都选过她,但最后都没有去。主要是家里总觉得女孩子不应该离家太远,应该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学习上,然后找一份稳定、体面的工作。

年轻的传说
当时有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女老师都劝我找团长谈谈,说傻孩子,你一定要找团长主动承认错误。我当时性格比较硬,一方面也是不敢去,另一方面觉得不要我就不要我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强
一个偶然的机会,姐姐得知中国铁路话剧团在招收学员,就鼓励李强去考。李强那阵子刚高中毕业,呆在家里也没事做,就决定去试试。于是姐姐找到了自己认识的老师,请他们给李强进行考前辅导,教他朗诵,小品等。就这样差不多学了一个多月,李强就去参加了考试。
到现在,李强还记得他参加考试的地点:北京西郊民巷38号。那天参加考试的考生不是很多。李强先是扯着嗓门,雄赳赳、气昂昂地唱了首革命歌曲,考到朗诵时,李强灵机一动,朗诵了电影《牧马人》中朱时茂写的一封信,后来还演了个即兴小品……就这样,李强稀里糊涂地参加完各种考核,也没怎么把这事放在心上。但过了一阵子,有消息传来:他被录取了!
1979年,也就是李强刚进去学习的时候,铁路话剧团正在排天津人艺创作的话剧《唐人街上的传说》。话剧讲述的是华人在海外的一些遭遇,故事发生的地点集中在一条华人街上。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