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疯狂的会议


□ 赵大年

  人,都是社会的人,不是孤独的鲁宾逊。人类的生产生活,凭藉分工协作,产品交换,信息沟通,知识传播……也有纠纷战争,胜败妥协。为了解决这些事,就需要彼此商量。甲乙二人,曰之交谈;三人为众,众人交谈,曰之会议。古今中外,文明的和不文明的人群都掌握了开会的手段。会议的功能不断扩展,花样翻新,千奇百怪,已经是个万花筒了。“文山会海”害死人。然而也有开会上瘾的人,成了会议迷,变着法儿开会,劳民伤财,乐此不疲,这又为什么呢?
  
  累 人 会
  
  小时候听过一个闹鬼的故事:某甲不听劝,廉价买下一套凶宅,果然夜里有鬼哭。他遍请和尚道士,画符念咒,均不见效。有位工友上门,说他能驱鬼,因为他从前就在这里当听差,知道夜里的哭声来自原先主人的鬼魂,只要新主人雇用他,就能把那鬼魂赶走。某甲半信半疑,只好试试看。夜里,又闻鬼哭时,工友立刻背诵《总理遗嘱》,果然把鬼魂吓跑了。鬼为什么怕《总理遗嘱》呢?原来国民党每次开会,都要先念《总理遗嘱》。原先的房主人就是开会累死的,现在成了鬼,听到《总理遗嘱》,以为又要开会,所以望风而逃,免得再次累死。
  然而也有这样的顺口溜:“国民党的税多,八路军的会多”。我们的干部有没有开会累死的呢?大概没有,因为历史在前进,今天的干部总会想出一些高招儿,不让自己累死。少开会,开短会,都是好办法。难办的是上级召开会议,指定厂长、书记、局长等等领导干部必须参加,一开就是十天半月,你想开短会,能由你决定吗?好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于是就在领导班子里增加干部,安排几位专职开会的官儿,名曰“会议厂长”,“会议局长”,以应付党政工青妇、农林牧副渔、五讲四美三热爱、扫黄打非倒计时……条条块块之各种会议。据说有位“会议县长”在上面开会4天,回来只传达4个字:“买房。下岗。”唉,他本来就是专门应付开会的,并不承担实际工作,你想让他有什么责任感,难矣哉。
  
  荣 誉 会
  
  某某参加了一次什么代表大会,登上天安门城楼,或者观礼台,或者参加过一次国宴,受到领导人接见,这都可以成为终身荣誉。因此,让谁获得此种荣誉,不让谁获得此种荣誉?有关部门每年都要忙活好多次,分配名额,呈报材料,逐级审批,“过了筛子又过箩”,还常常因为“摆不平”而苦恼。假若出席一次大会,不算什么重大荣誉,各个部门也就不会如此重视了。换言之,各部门不是如此重视,出席一次大会也就不至于成为重大荣誉。唉,一件寻常事,变成了包袱。
  例如,有位劳模出席代表大会,与毛主席握过手,他感到非常幸福,舍不得洗手,回到基层又跟很多工人握手,让大家分享领袖给予的幸福。对于一位工人劳模而言,他这样做也无可厚非。然而,报纸对此进行大量宣传,用政治化、庸俗化的语言加以渲染,好像握过领袖的手之后,劳模的手也有了“活佛摩顶”般的魔力,足以向众人传递吉祥。这种宣传,实属“造神运动”的组成部分。
  另一位劳模时传祥,出席代表大会时与刘少奇主席握过手,照片发于报端。国家主席与掏粪工人握手,说明领导人与群众是平等的。这本是一件既正常又平常的好事情,然而“文革”中刘少奇惨遭迫害,被扣上“叛徒,内奸,工贼”的帽子;时传祥立即受到株连,也被打成“工贼,粪霸,假劳模”,游街批斗,迫害致死!直到刘少奇的冤案得到昭雪,时传祥才随之平反。呜乎,出席一次大会,与领导人握一次手,或可名扬天下,或可打入地狱,这种被迫获得额外荣誉的“暴发户”,浑身粘满泡沫般的“附加值”,很可能变成政治舞台上的悲剧人物
  
  研 讨 会
  
  这些年流行的种种研讨会,其学术价值逐渐减弱,具备了“功夫在书外”的包装属性。本来,对一部优秀作品,或有探索创新的作品,文联,作协,科协等有关单位为之举办研讨会,进行评论乃至争论,帮助作者总结提高,是好事情。参加会议的学者、评论家、读者、记者,并不收取报酬,他们也需要学术交流,记者需要获得信息。可惜的是,由于不良社会风气,庸俗的名利思想,许多研讨会变质了,远离学术研究的本质。由作者自己或已故作者的亲属提出举办研讨会,把它视为一种荣誉,待遇,乃至福利,互相攀比,“某某都开过两次了,为什么还不给我开研讨会?”有关单位也难以招架,回答往往是“没钱”。于是就由作者出钱(有本事的向上级要钱,或拉赞助,没本事的自掏腰包)。既然是作者出钱,被研讨的作品也就很难保证是优秀的,有价值的了。讨论一部平庸之作,专家、学者、评论家也就失去了兴趣——没关系,兴趣可以转移——送个信封,内装几百元“阅读费加车马费”,还有纪念品和丰盛的“工作餐”。俗话说“拿了人家的手短,吃了人家的嘴短”,于是会上一片赞美声,不惜使用“划时代”、“里程碑”、“经典”之类耸人听闻的言词。开会的已经没有真正读者了,因为这类作品不值得阅读,或无法卒读,随手翻一翻,会上也能发言,反正是说空话、唱赞歌嘛。这样的研讨会可以开到人大会堂的某某厅里去,若有年迈的高干露面,还能上电视。这些研讨会真正的主角是新闻记者,他们不必发言,无须阅读,有现成的新闻稿连同信封一起奉送,非常省力,但求见报,协同炒作,扩大影响。由于学术研究已名存实亡,为了节省时间,也可叫新闻发布会,由一两个人唱赞歌,当然不会忘记介绍到会的名流贵宾,其它规格不变,也能热热闹闹地炒作一番。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