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杨绛的纠正》冤枉了“主持人”


□ 陈福季

《报刊文摘》2006年1月16日3版上祁文斌的《杨绛的纠正》(转摘自《辽宁青年》2006年第2期)一文,其中说,杨绛参加由她与钱钟书捐赠稿酬在清华大学设立的“好读书”奖励仪式大会,“当主持人介绍钱钟书先生的生平,提到他曾获得英国牛津大学文学副博士学位时,杨绛坦然而又坚决地纠正道:不是副博士,是学士学位。许是主持人的疏忽,抑或是有意褒扬。但其丈夫,一个著名作家的学位光环,就这样被杨绛坦然而认真地抹去”。这里把“杨绛的坦然”大大地表扬了一番,但杨绛这所谓坦然却大大地冤枉了主持人。其实说钱钟书在“英国牛津大学获文学副博士学位”的不是别人,正是杨绛自己。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重新出版钱钟书的《围城》时,杨绛写了类似钱钟书传记的《钱钟书与<围城>》一文附印于书后,此文中就称钱钟书在英国获得了“副博士(BoLitt)学位”。由于《围城》的大量印制,这个错误传遍天下。后来一些人包括许多铁杆钱迷对此提出质疑,甚至有人专程去英国牛津大学查了当年的档案,证实钱在英国只获学士学位,根本不是什么副博士。在铁的事实面前,杨绛才不得不承认是“学士”。但她拒不公开承认自己编造钱钟书副博士学位的错误,只在2003年出版的《我们仨》一书中悄悄地将钱钟书的学历又说成是学士学位,对她制造抬高钱钟书为副博士学位的错误却只字不提。祁文斌文章中提到的杨绛在清华大学举行的仪式上的“纠正”,其实却是贪污了自己制造错误的事实,而让主持人背上“疏忽”或“有意褒扬”的黑锅,将自己的错误神不知鬼不觉地推到主持人的头上。这岂是坦然的态度与做法?如果真正坦然的话,杨绛就应该说:“这个错误是我在《围城》一书的后记《钱钟书与<围城>》一文里的误记,请大家不要再传了。钱钟书在英国获得的只是学士学位,而不是副博士。我那文章中最后有言:‘如有错误,他可以指出,我可以改正。《围城》里写的全是捏造,我所说的却全是事实。’这点钱钟书虽未指出,却是错的,很抱歉。我现在借此机会郑重地加以纠正,请大家千万不要再误传了!”杨绛在会上只讲其然,不讲其所以然,让主持人背上黑锅,亏她能忍心下去,何“坦然”之有?她这样一纠正,似乎只她一贯正确,别人都是错的。如此纠正,还不如不纠正,她明知己错而推到别人身上的做法,真让人不可思议。最令人可鄙的是,杨绛不仅编造了钱钟书的学历,还抬高编造自己的学历。她明明仅是清华大学本科生毕业,偏偏把自己说成是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杨绛夸大自己学历的做法,是在铁杆钱迷范旭仑揭发后,才大白于天下的。
2006年1月18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