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驿站


□ 梅 洁

  1
  
  我在古代通往北方边塞的一个驿站生活了几十年,尽管这个驿站如今已发展成为一个偌大的城市,尽管现代交通天上地下地铺设,而我却依然每每沉浸在驿站的荒凉中。
  古代的驿路大多都开掘在崇山峻岭和沙漠戈壁之中,我宁愿把这古老的信路视为生命遥远的拓荒。而驿站是驿路上拓荒者疲惫了歇脚的地方,迷失了停留的空间,无奈了叹息的草房。拓荒者来了走了,驿站热闹了寂寞了,接纳了离去了。辉煌了湮灭了……
  我生活过的那个驿站临近蒙古高原,于是我相信,最早统治蒙古高原的匈奴人光临过这个驿站,建立了辽王朝的契丹人和建立了金王朝的女真人光临过这个驿站,而在漫长的100年里始终从这个驿站来了走了、往返不断的当属那个“灭国四十”、铁蹄踏遍欧亚的马背部落,这个部落的马蹄声曾经响彻了世界。
  然而,当这个部落最终走进城市,当他们把驿站最终改建成宫城玉殿,当他们年年金辔玉辇在都城、驿站间往返招摇时,他们离那片有苍狼、白鹿的美丽草原便越来越远了。
  
  2
  
  在那片高原住久了,我就喜欢起台湾歌手齐秦早年的一首歌《北方的狼》。这支歌的大意是:“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垠的旷野中,凄厉的北风吹过,漫漫的黄沙掠过。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报以两声长啸,不为别的,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歌声给人孤独也给人强悍,给人悲凉也给人温暖,而更多的是给予你咬碎一切苦难的力量。这支歌属于草原那匹凄美桀骜的苍狼,而那匹苍狼属于那个马蹄嗒嗒、马嘶咴咴的民族。
  我们打开这个王朝印刷的一个大帝国的皇室秘籍《元朝秘史》,一开头便这样写道:“当初元朝的人祖,是天生一个苍色的狼,与一个惨白色的鹿相配了,同渡过腾吉思名字的水,来到于斡难名字的河源头、不儿罕名字的山前住着……”一个以苍狼、白鹿为祖先崇拜的民族诞生了。
  他们就是蒙古人。
  其实,在欧亚草原民族中,突厥人也是以狼为祖先。我们的驿站有人知道一个悲凉的传说,说突厥祖先苍狼射摩舍利,居住在一个叫“阿史德窟”的地方之西,有一位海神女每日傍晚化为一只白鹿引射摩舍利入海同居,天明后送其归回。他们如此生活了数十年。一日,射摩舍利的部落要举行大猎,海神女对射摩舍利说:明日狩猎时,有金角鹿从“阿史德窟”跃出,你若能射中它,便能与我长久往来;若不能射中。我们的情缘就此了结。次日会猎,果真有美丽的金角鹿从“阿史德窟”中跳跃而出,不幸的是没等射摩舍利搭箭,他的部下已将金角鹿团团围住、杀死,射摩舍利悲痛欲绝,杀死部下,仰天长啸,而后在夕阳的惨淡里踉跄而去,惨白的身影最终草叶般消失在天涯孤野……
  这个悲凉的传说记录在唐代的一部典籍里。
  那一年,我的几个大学同班怀着对那片草原的敬畏而走进了草原深处,我来到了离草原咫尺的驿站,我们在这里一住就是29年——住老了的岁月和青春啊。29年里,许多时候我们都在努力谛听那寥廓中的一声长啸,都在凝望那凄美中的一叶惨淡。我们崇拜着传说,传说慰藉着我们平淡无为的日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