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诸神的复活


□ 张隆溪

  神话与原型批评
  
  上古时代的诗人相信自己凭借神力歌唱,所以荷马史诗开篇便吁请诗神佑助,且成为后代史诗沿袭的套语。柏拉图在《伊安篇》里把诗人和巫师并举,说他们都因神灵附体,如醉如狂,方能奇迹般地吟诗占卜,代神说话。这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灵感。屈原的《九歌》就源于古代楚地的“巫风”,是据民间祭神仪式中巫唱的歌改作而成。如《东皇太一》:“灵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满堂;五音纷兮繁会,君欣欣兮乐康”,据洪兴祖《楚辞补注》,这是写“神降而托于巫”的情形。《九歌》中的“灵”有时指神,有时指巫,又都是诗人借以抒发感情的媒介,所以在古时,神、巫和诗人可以浑然一体,瑰丽的神话还活在民间,那种神人交欢的盛况,难怪会勾得后世诗人们艳羡而神往了。
  神话是人类童年时代的产物,随着人类的成熟,神话必然渐渐消亡,现代的诗人也不复象古代诗人那样,可以直接和神交往。然而诗人却象是成人社会中的儿童,不愿舍弃稚气的幻想,对于神话世界的消失满怀忧伤。华滋华斯有诗吟咏人类童年时与神性和自然的接近,而他深感惆怅困惑的则是那种临近感的消失:
  
  Whither is fled the visionary gleam?
  Where is it now,the glory and the dream?
  到哪儿去了,那种幻象的微光?
  现在在哪儿,那种荣耀和梦想?①
  
  席勒也有诗缅怀辉煌的希腊异教时代,那时的日月星辰、河海山川,无往不是大小神的居处。但希腊诸神早已消隐,诗人徒然追寻,却只有唏嘘叹息,黯然神伤:
  
  Traurig such ich an dem Sternenbogen,
  Dich Selene find ich dort nicht mehr,
  Duch die Wlder ruf lch,durch die Wogen,
  Ach!sieWiderhallenIeer!
  我在星空里悲哀地寻找,
  却再也找不到你,啊,月神,
  我穿过林海呼唤,穿过波涛,
  唉!却只得到空谷的回音!②
  
  故意惊世骇俗的尼采更直截了当地说:“神已死去!”③近世文化的衰微都由于“神话的毁灭”,④而在瓦格纳的新型歌剧里,他欣然发现了“悲剧神话在音乐中再生”。⑤在尼采看来,神话与文艺几乎是同物异名,只有神话的复兴可以带来艺术的繁荣。然而早在尼采之前,意大利人维柯已经提出了新的神话概念,只是他的《新科学》直到十九世纪晚期才逐渐发生广泛的影响。
  
  一、神话思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